天台放眼枫门翠 那翠绿的思绪,绵邈,如天籁诱引。 因为扶贫,我来到瓦屋塘镇枫门岭村。 沿盘山公路往上漫溯,在空蒙中沉思,仿佛穿过一帘烟雨。这时,我透过时空朝古道西望,看见一个唐朝诗人,优雅转身,提着一壶冰心。 我崇尚这漫山翠绿,山色渐入佳境,听清溪叮叮咚咚,与绵密的细雨互为唱和。而枫门岭之上,我用扑朔迷离的神话涵养,在石屋深处,清风打开了窗扉。 看那阳光编织的网,捕捉的灵秀和青翠,都在明亮中凸显,此时,飞霞流雾,一只神鸟把天台山驮入云端。 兀然突起,于翠竹环绕的梦中。天台山啊,你怀抱的古佛青灯,把时间堆积在一起。界背的“翠竹公园”,铺满文章锦绣,文脉绵延,若高登神山,尽是文人骚客笔下的泼墨山水。我借天台寺一缕佛光,点亮我的余热,给冬天的枫门岭增添些温度。 有湘黔古道相挽,从遥远岁月里打捞的神话与传说,依然历久弥新。我流连于麻石古道,清风徐来,想像着飞禽走兽在神话中复活,也把荒芜的时光镌刻在古道边的崖壁。

在枫门岭,我欣喜地看到了高大的楠竹,见证了那小草也可以汇聚成森森林海的奇迹。片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绿色无边;根根挺拔参天的竹子,让我切实懂得了什么叫罄竹难书。

悠游于绿水青山,和白云一道。且观云雾飘缈,竹海茫茫。在天台山神圣的辉光里,枫门岭翠竹袅袅、惠风和畅,石屋里碓臼声声、瑞气盈庭。枫门岭竹仙滋养的风骨,刚柔并济。叠翠只是一种方式,众竹相守,似乎也有唐诗古韵。不说独坐幽篁,明月相照,但见窗含西岭,冰花恣意,皆辉映于我的臆想。 天台山肩,天台寺沐甘浴露,暮鼓晨钟。而我一次次在紫霞仙竹的传说里进入一朵云的内心。 “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两百八十五个日日夜夜,我在天台山下的石屋里完成了自己的修行。仰望天台,高山巍巍,枫门岭的那些山影,大化为澄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