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立的高楼大厦

淹没了昨天的老房子

城市像一条蛇

吞没着沿途的记忆

消化不掉的

是一些老街的乳名

低矮的屋檐

茶叶蛋的香味

煤饼炉燃起的炊烟

沿街各种口音的叫卖

百年的故事错错落落

在时间的缝隙里蛰伏


新建的城市地标下

老街匍匐着

脚手架和晾衣杆犬牙交错

各自相安

墙上五花八门的小广告

交谈着不同寓意的时代感想

地摊上的武昌鱼不那么新鲜了

外卖小哥挟着风擦身而过

你的清新

恰如其分融入了老街的烟火

远处

是你想看的黄鹤楼

后记:旅拍武汉第三天,即将离开这个充满故事和人情味的城市,霄太后说,离开前去黄鹤楼打个卡吧,没意见,当然,我不能有意见。

到了黄鹤楼脚下,如何停车成了个难题,没头脑转了好几圈,终于在离得好远的一条老街找到了停车位。街名忘了,却是满满的烟火味,小吃店,菜摊,服装店,杂货店不分彼此,交叉错落,低矮的房檐下,回荡着五湖四海的口音。走得小心翼翼,随时防备卖鱼贩子倒出的带有腥味的水,或者,避让个头不大,声音挺大的外卖小哥的电瓶车。

我的眼睛盯着远处日光下白晃晃的黄鹤楼,心里有一种望山跑死马的绝望,霄太后却对老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拍几张吧”,“啊”,我怀疑太后的脑袋出了问题,“搞啥呢,嫑!”想都不用想,断然拒绝。“拍几张嘛”!“行”!和太后过招,一个回合就足以败下阵来。

于是,这场景,这装扮,还有摄影师的这份不屑,便有了《遇见老街》。


旅拍记录:绝色·印象

旅拍人物:霄

文字记录:绝色·印象

旅拍坐标:武汉·黄鹤楼旁的老街

旅拍时间:201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