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十四)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单位的同事跟他开玩笑,都管他叫:半口气,他总是笑呵呵的默认了。我也没有太在意。随着光阴流转,谁知叫的叫的,竟然成真!他太逞能,总认为自己是钢铁侠,百病不侵!伤风感冒他从来不听话,不去医院,只是在家瞎吃点药,都是我太疏忽了!没有照顾好他……就他这半口气还完成了这么大的装修工程!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样忍受坚持的!

自从搬进新居,我们兴奋了很长时间,因为哪哪都是合合适适的,看哪都很顺眼。原来卫生间的坐便器,几乎在当地,离墙有很大的距离,很是碍事!别人都说,地下的管道已经固定,没法改!可他有办法!改了个合合适适!厨房的水管也是改过的,做饭洗碗那是方便顺手,尤其是厨房的抽油烟机排气的那个大粗管子,从哪里通过,别人家都是横在上方窗户玻璃上划个圆孔,我嫌它太难看,想直接穿墙而过,上方做顶柜包住,因为我们是最边户,什么也难不住他!他借了一架云梯,在山墙外,尽然晃晃悠悠爬到二楼的高处,高空作业,在半米厚的墙上去掏个洞!就是为了我看着舒服顺眼!我随便的一句话,他却是几天的劳累辛苦和汗水!还冒着危险!他很能吃苦,我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他完成了!他经常跟我说 : “对这个家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特别的满意舒服和踏实”。是的,我也是这种感觉。一个毛坯房,硬是在他的手中变成自己喜欢的舒服的住宅,因为他付出太多了……

每天凌晨五点来钟,他就起床了,他从不睡懒觉。他起床后,就悄悄的墩地,搽桌子,钢琴上,床头上,窗台上,就连大衣柜,也是要天天搽。收拾完,他开一壶水,泡茶,点燃一根烟,坐在沙发上,左手边是我自己画图定做的一人多高的玻璃酒柜,说是酒柜,里面都是他的茶具,茶碗,他喜欢这些,看见新款的盖碗茶就买,什么“独钓寒江雪”“凤凰楼”,大的小的盖碗茶,还有各种各样的微型小红泥壶和小紫砂壶,很漂亮别致。他从不喝酒,他说他在很早以前醉酒后出过洋相,以后他就滴酒不沾了!每天清晨,他取出茶海,摆到茶几上,然后用专用竹夹子,夹一撮茶叶放入茶碗,那小茶碗,也只够喝一口的,用九十度的水冲泡,把水篦出,再冲水,他说这叫洗茶。我看见他这一套,不由得就想笑:“你也太能装了!直接把茶叶放入一个大玻璃杯,充满水,就够喝的,用的着这么费劲吗?”他抬起头看着我笑笑:“傻娘们!就是要享受这个过程!喝茶是要品茶,不能用大杯大口喝,那叫牛饮!”他一边慢慢品茶,一边翻开一本书看着,他坐的沙发上永远都放着一摞书和杂志。

那时,每天早晨他都是一个人悄悄的在客厅里喝茶看书,天渐渐亮了,他是不会喊我起床的,他总是用他的布鲁斯(只有十个孔的口琴),他扒在客厅和厨房的隔窗窗台上,轻轻的吹起挪威口琴大师,西格蒙.葛洛文的那首《小丑》:

1 2 5 5 —

1 2 5 5 ——

6 7 5 6 7 7 77——

7 2` 2 3——

3 5 1 2——

5 6 1` 7 1`——

那旋律从他的口琴流出,仿佛是在唤醒黎明晨曦,唤醒沉睡的大地,让人感觉到东方的天边渐渐泛红。那些年,我每天都是被他缓缓的优美的琴声唤醒,当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直接能看见贴着半透明磨砂纸的厨房玻璃门,透出了自下而上渐变的橘黄色的光线,实际上是太阳在那个季节的早晨,是从厨房这边斜照进来的!还未完全清醒的我,在他嗡嗡的口琴声中,迷迷糊糊的总有一种错觉,总感觉门那边就是东海!仿佛推开门就会掉下茫茫云海!那种迷幻,那种幸福,那种踏实的感觉一直驻留在我的脑海!永远也抹不掉!

他非常喜欢挪威口琴家的演奏,所以买了一套(两盒)磁带,我们在太原买的双卡录音机,个头不大,声音效果非常好!其中有一首口琴曲很长,曲折婉转,如泣如诉。我只是感觉非常好听,有忧伤也有欢乐,可是他边听边给我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这个故事是他自己臆造的,是他从音乐中感受到的,他对音乐的理解是超常的,是我最佩服的!我现在还记得他的故事大概的意思:“一个小伙子爱上一个姑娘,小伙子很穷,但是他正直勇敢,两人情投意合,难舍难分。可是姑娘的父亲不同意,怕女儿跟着他遭罪,小伙子拜见了未来的老泰山,与他长谈,忍受着老泰山的刁难和考验。终于,以小伙子的机智勇敢和真诚,得到了老泰山的认可!两个相爱的人如愿以偿,走到了一起!”虽然他的故事流于俗套,但是他绘声绘色的讲述,能紧紧抓住你的心理!我一边听着琴声,一边听他的配乐故事,他还真能即兴发挥!还真让我入境了!说实话,我自打认识他就非常愿意听他说话,那标准的太原话,又风趣又幽默。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时时会逗得人哈哈大笑!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俏皮话,跟他在一起,是非常的开心和快乐……

  我时常在想,两人心心相映,爱的太深,反倒是一种不妥,甚至是一种残酷,一种痛苦!这使我想起古代南宋的大诗人陆游和他的表妹唐婉,就是因为他们太相爱了,被他的母亲硬生生的分开,那题写在绍兴沈园园壁上的两阙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道出了陆游和唐婉的眷恋之深和相思之切,以及难以言状的凄楚痴情,致使唐婉孤独终老,抑郁而逝。这样爱的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倒不如淡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见面推心置腹,离别相忘于江湖,来的更轻松些。明明知道人生就是一出戏,一场梦,一个过程,最终也是一捧尘土归于大地!这个人注定只能陪你一段路程,剩下的路还得自己孤独的走下去!为什么要留下无尽的回忆和思念,来烦扰今后的每一天呢?当你的脑细胞一个个超大的记忆优盘,存储着成千上万条爱的信息和温馨的记忆碎片,这其实就是把双刃剑!无论在何时何地,记忆优盘里的那些犄角旮旯里的点点滴滴,总会跳出来干扰你的情绪和生活!

……那幸福的微笑,那诙谐的话语,那炽热的目光,那温暖的怀抱,还有我最不愿回忆的,最最残忍的生死离别!我不敢描述细节,因为每一个字都会像尖刀一样割挖我的心!它死死的,实实在在的刻在我的脑海!一遍又一遍的跳出来……越不愿意回想这一段!它是越在眼前晃动!赶也赶不走!我不能承受!我无法关掉记忆的闸门!我要疯了!只恨我的大脑,没有格式化的程序!!!

……

   我每天还是要摁下时光的快退键,回找我俩一起的幸福开心片段……

那是一个晴朗的休息日,心情也格外舒畅。我坐在钢琴边,弹了一首舒伯特的《小夜曲》。他过来手扶着我的肩膀,跟着唱起来: “我的歌声穿过深夜,向你轻轻飞去……在这幽静的小树林里,爱人 我等待着你……”他唱歌很好听。唱到动情处他会俯下身来吻我的脸颊。当时我觉得这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很平常的,现在才意识到,那种特权并不是谁都能享受的和一直拥有的,回想每一个瞬间,每一组画面,每一个片段都是太幸福了!他还经常骑着摩托去我姐那里,他的家人都非常喜欢他,和他们那的人都非常熟,我姐她们厂天津人多,都管他叫:二姨夫!他也用天津话跟他们聊天唠嗑,他学啥像啥!尤其是那些天津大姐姐,一看见他去了,嗓门都高了:“二姨夫来啦!给唱一首,唱一首!”那时卡拉OK正时兴,很多单位都有音响设备。《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的太阳》都是他最拿手的歌曲,他在哪,哪就热闹,他是个见面熟,说话又风趣,把那些天津大姐姐逗的直乐 :“哎呀!二姨夫,你说话真逗!你可真哏儿!”

他是小提琴,中提琴,长笛,黑管,排箫,曼陀林,吉他,口琴样样都有,也样样能行!有一次他吹长笛,我钢琴伴奏一首《乘着歌声的翅膀》,那天家里的温度和湿度都适合,长笛配钢琴出来的音色,共鸣非常好!他讲话:两种音色在空中完美融合了!是那么和谐,那么好听!要么就是他拉中提琴,像这种“室内二人音乐会”是经常性的,虽然跟正规乐队没法比,不能登大雅之堂,我俩只图自娱自乐,只图耳朵的享受和心情的愉悦……

说到长笛,这是给他买的第三支了!那时一支长笛要两百八,我记得很清楚,是在太原柳巷的一个乐器店里买的,后来还在那里买了排箫。当时,我们每月的工资也就六七百吧,他是非常喜欢长笛,我也喜欢,两人一拍即合,说买就买。第一支长笛,是他还在夏店养路工区时,国庆节放假回来,别人从他的窗户跳进去,(他从来不防备别人)他的窗户只是关着,插销没插,那人连同他的最心爱的小提琴一块用我们的沙发巾裹着,拿走了!等他国庆休完假回去,只剩下空空的小提琴盒了。他也知道是谁,但他不让说,他说,那人什么也没拿,只拿走长笛和小提琴,说明他也喜欢乐器,都是同事,关系不错,他怕那人以后没脸见人。他权衡再三,就这样认了!这就是我的爱人!后来,他们一般不见面,就是碰见了,那人也是目光闪闪躲躲,不敢正眼看他👀……我爱人有一句话经常跟我说:“宁可让别人欠我,我绝不欠人!”后来我们又在太原买了第二支长笛,他太原的朋友借去吹,给掉在地上了摔坏了!要陪他钱,他死活不要。后来我们才买了第三支长笛。他的那把非常好的小提琴不翼而飞了,使他很痛苦,他说那把琴是用高档琴的下脚料做的,是他和他的小提琴启蒙老师一起买的,那是他的心爱!跟了他多少年了!在他孤独想家时,当他劳累困惑时,都是小提琴陪伴着他,最主要那琴还见证了记录了我们俩的爱情历程!他心疼了很长时间!我非常理解他。我说 :“你就用我这把小提琴吧!”我这把小提琴是上初中时买的。他拿起小提琴拉了几下说 : “跟我那把没法比,差远了!”我想安慰他,但不知道说什么。后来,我俩一回太原就是逛乐器店,就是想给他再买一把好琴,一次偶尔发现乐器店里有一把中提琴,很陈旧,落满了灰尘,没人买,他拿过来看了看,敲了敲琴板,耳朵贴在琴板上听了听声音,他说这是一把很不错的琴!就是没有琴码,旋轴还少一个。才85元!太好了这么便宜买到了一把好琴!后来,到处托人在天津北京买中提琴的琴码和旋钮,终于配齐了。中提琴音色厚重深沉,比小提琴柔和许多,他非常喜欢!从那以后,他优美的琴声又响起来了,我最喜欢听的《小路》也回归了!来了兴趣,我俩就合奏,屋子里经常充满了和谐温馨的旋律……

  一次他下班回来跟我说,他今天碰见一个很可怜的小伙子,看样子不到二十岁,脏兮兮的,穿的破破烂烂,脚上一双鞋子已经磨破露了脚趾,听口音是四川人,他是出来找人,人没找到钱已花光,回不了四川了!他就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都给了小伙子,跟他说: “你先吃点饭,这里就是火车站,然后买票回家。”小伙子高兴的千恩万谢。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见可怜人冬天没有棉衣的,他就脱下自己的棉衣给人,刚结婚那时我母亲给他做了一件棉衣,我母亲的手工非常好,棉衣是新里新面新棉花,又轻快又暖和样子又好看。那些年的冬天很冷,不像现在的气候变暖,又是羽绒服又是保暖衣的,那时要是没有一身好棉衣,冬天就得受罪!可他没穿几天棉衣就没了!我问他,他说送人了!他说:“那人很可怜,这么冷的天,冻得没有像样的衣服,我好歹还有公家发的棉衣”……像他这样的事情多了!是屡见不鲜了。他看见不如他的人,和那些可怜人,他是毫不吝惜自己的一切。又使我想起来他那把花了六七百块钱买的曼陀林,由于朋友的女儿喜欢,跟我说了一句,拿起来就送了人,之后他可又说,如果有机会想再买一把,就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躺在医院病床上,还是让我给他在网上搜索,买一把漂亮的曼陀林,我说:你能下床在凳子上坐两分钟,我就马上给你买……

他身上有许多闪光点,值得我一辈子去爱他去欣赏他。他从不攀高附贵,也不小看穷人,他不惧强权,他平和近人,他与世无争!他经常跟我说 :“不要跟别人攀比,不要议论工资多少!有多少钱过多少钱的日子。”自从1998年我的老同学把他调入机关门卫,这下他不用在养路工区受苦受累了!工作轻松了,可是应酬多抽烟就越多了!加速了肺功能的退化……每逢周四上午机关大门口有一辆献血车,隔上一段时间他总是要去献血。一天整理他的遗物,无意翻到了他的献血小红本,我看见他的献血本上日期是截止到2003年初。对!就是2003年,那年我发现他的病情加重了!那年儿子上大学,我们去太原送儿子,在柳巷给儿子买了手表和书包,发现他走不了十几步,他就要停下来弯下腰双手柱着膝盖歇一歇,一路上总是这样。我问他怎么啦,他说歇歇喘口气!从那时开始,他真成了半口气了!



  他是一介草民,是一个最低档的工人,可他有着金子般的心。他是一个穷光蛋,可他精神世界很富足。他把苦痛自己吞下,把欢乐笑声带给周围的人。在他屡次住院时,同病房的病人都被他这种乐观情绪所感染,说 : “跟你一个病房,病都好的快了!”

谁不怕死?从容淡定,面对死亡,我只是在电影电视里和小说里听到和看到,或是意识不清的病人。可是早些年他就经常的嘱咐我:“不要瞎花钱,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维持,维持几天算几天!”就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自己感觉到时日不多了,他郑重的跟心内科的主任,谈及眼角膜捐献一事,他说:“我这五脏六腑也没个好地方了!就是这个脑袋任何毛病没有,尤其是眼睛👀贼亮!我想捐献眼角膜!”主任说 :“你的想法很好,就是咱们医院不具备这个条件!你又不能移动!”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恐惧或者情绪沮丧,他一直都是很平静,有时还跟我恶作剧。一次趁我不注意,他脑袋耷拉下来,手也耷拉,我见他突发状况,以为他真的不行了!就在他脸上使劲拍打,怎么喊他他都不睁眼!我急了带着哭腔说:“你可别吓唬我!你怎么啦?”他装了一会,看我真急了,“噗嗤”一声笑了,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这种恶作剧多了,我也是有所准备,可是每次还是要中圈套!他经常跟我说:“我什么也不怕,就是舍不下你和孩子,我哪天不在了,你千万不要伤心难过!不要抢救我,这是人生规律。”又说:“不要通知别人,只告诉我的教友帮你把我火化了!不要买新衣,不要买骨灰盒,不要买墓地,去农产品买个瓷罐,把骨灰装里埋到我父亲的脚下!”他又说:“千万记住我说的话!”我心疼的含泪点头……他把我拽过去,一边帮我搽着眼泪,一边说:“傻娘们!到时候哭几声装装样子就行了!不要让人以为我是个后老汉……”

他这句话使我破涕为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