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的情感
我喜欢这个城市,这个城市给了我太多的依恋。
一个人踏着月色的石阶在城市的绿茵道上漫步,感受绿地的滋润,沐浴凉风的温柔,就像在他的话语中体验爱情的味道,杠杠的、腻腻的、滑滑的,极度地开心,极度地满足。每每到这些时候,就想,女人如果都像我有这样一个环境、一个恋人,是不是特美?
夜是美丽的。周遭散漫着穿着春天色彩的年青情侣,与她们擦肩而过,感受她们的快乐,心就会涌起一股股溪流,跌宕着、流淌着、跳跃着,穿过沟壑、穿过原野、穿过村庄,蜿蜒在两岸葱绿的小草、旖旎的野花中,享受提着灯笼舞蹈的萤火。
突然想喝酒,喝那种溢满他味道的红酒。
每每喝这种酒的时候,总是选在烛光下,总是有他在身边陪着。在他的智慧的神侃与大笑中,那种烈度酸甜的味道沿着你的咽喉弥漫你的全身,你就会发现,两人的对饮,对视,是那么陶醉,迷人。
两片红韵轻染我的双颊,朦朦胧胧缠缠绵绵的灯影中,温馨欢悦的感觉从舌尖暖到肺腑,他的特有的男人味薄雾一般涌过来温情地把你裹住。
醉了,醉成一朵云袅袅地飘上蓝天......
他呢?不知何时走了,为什么走,我不知道。
生活总是不尽人意的,我们常常感觉得到现实中,你爱的他不爱你,你不爱的他却偏偏死命地宠你,生活因此演绎了许许多多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的故事。
这样的月色下,这样一个充满诱惑的夜晚,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或将要发生困扰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为什么,我们要经历这些个烦扰?
人生不就是一个过程,无论是谁,都必须扮演一个角色在社会这个舞台上演那么一出。
角色是自己选定的,演好演砸都得自己扛住。只不过,剧情是时代与社会撰写的,要好看,故事中编出许多是非曲折、悲欢离合、荣辱兴衰,很多情节我们不能左右,只能接受。
我不想难为自己,接受也要接受得潇洒一些、开心一些、洒脱一些。
我们难免孤独,孤独了,就放纵自己在网上挑逗一些我喜欢的那种男性,与他们调情,与他们天南地北地神侃,与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消度光阴。
我们难免寂寞,寂寞了我就用我放逐我的野性,用我自由的语言歌唱、用我潇洒的舞蹈狂欢,撒野在暧昧的欲望中放纵自己。
我喜欢男性粗犷的语言和大胆的表白。
记得第一次与他对话,他近乎哲理的语言大气而俯视,诗意而诱惑,爽朗中的双关充斥着戏弄,文明的外壳下暗藏了挑逗。你稍不留意就让他玩你个面红耳赤,一不精心就被他偷偷占个便宜。
对话仿佛在江南长长的小巷里对垒,潇潇小雨,淡淡薄雾,似梦里游太虚幻境。如果你没自信、没才智、没邻牙利齿,你就只能是他手中戏猴。
好在我也是个语言疯子,在与他机锋的语言中几回合以后,我捕捉到了他的弱点,试想,如果是一个精神充实、生活丰富、没有弱点的男人会上这儿来?旁敲侧击我发现了他的孤独,狐仙般妩媚的试探发现了他的失落。
于是,在他失衡的空间里我强势地电击,+ 与 - 碰撞产生出火花,N + S 总是相吸的。抓牢他心力的漂移死缠咬斗,有了结果,脑力、心力、媚力的巨大攻势完美了我的印象。
频率的共鸣在升出黑色渴望的同时,再一记欲擒故纵。“你别爱上我哟,我可是名花有主的。”
“名花有主算什么,赏花顺手不为过”。
自由驰骋生产出喜欢的向往,若即若离的影子在遥远的时空上相思。
我喜欢清水一样的文字。
幼年期的女孩就是一株不起眼的苗子,如果没有文字的清泉浇灌、没有文艺的营养滋润,花季的青春也会凋零。我是捧着这样的文字一路走来的。
“我曾经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喜欢穿着白色的棉布裙,细细的高跟凉鞋。有一辆红色的自行车。清晨,我就骑着它穿行在故乡的小路上。一边是河流,一边是山坡,山坡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碎碎地点缀在杂草中。”
“透过阳光下朦胧的新绿叶子空隙,看见紫藤星星点点深紫色的花瓣,爬满冰凉的水泥石架,那纤长的新藤在夕阳下,晚风中,上下轻曼的舞,有夕阳的光辉,柔柔的穿过,金色笼罩的草坪,浸染上暖暖的气息。”
这样的文字让我的花季孕蕾,我似乎在庭院里闻到了暖暖的阳光,在山坡上捉到了凤尾蝶,在原野中学会了舞蹈与欢笑。

“一个人仰卧在水面上随波逐流,看似血残霞,看云卷云舒。那是一片神秘的天空,它能让我听见生命中最动人的颤音,从遥远的天谷临空而降的声音;它和着浪花撞击着我的心扉,一浪一浪,直到模糊了我的双眼。”

“一个人坐在礁石上听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那种声音是孤独的,但也是喧闹的。因为,那是一种呼吸的声音,仿佛是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角逐,它们会撞击出许多美妙的场景。”
生活在海边的我,常常看见一群光腚的男孩子在沙滩上挖洞,堆砌房屋,面对嘲笑他们小鸡鸡的大姑娘洒尿尿,扔沙子。
那时好羡慕男孩子们的野性与自由,好想、好想,学他们一样躺在礁石上欣赏蓝天白云,睡在草垛里仰看月牙星光。

长大了,飞翔了。青春期的城市大学让我远离了海岛的单调,城市的色彩一天天滋润开我的花朵,灿烂中乐此不彼地追逐所有女孩都追逐的梦。
梦是飘渺的。
城市,理想花团锦秀的外表与现实严峻无情的冷漠时时刻刻鞭挞着世人,不在城市中涅槃,就在城市中沉沦。在追逐与完善自己的行进中我被城市异化了。
我喜欢上了美丽的女人。
大学里,我认识了她,认识是从外貌开始的。他是那种清纯的女子,天真阳光的笑容与我拾到花贝壳的欢笑一样,爽朗。那天,报了到,认宿舍,303,她上床我下床。
“你好,容小朵。”
“哇, 易大朵。”
大朵认识了小朵,走进了小朵。小朵是城市里面的佼佼者,穿梭在城市中,不管是花裙子还是牛仔裤,简洁外总要搭配自己的思想,不时髦不从俗不沦落,清秀干练,落落大方。在小朵的影响下,大朵懂得什么是美,什么是审美,什么是女人之美、自己之美。
有一次,去看摄影展,有几幅照片强烈地撞击了她,那些照片不是在像馆里而是在野地里,废墟中,黑夜下拍摄的,照片有及其鲜活的性格和魅力,片片上那女人的眼睛有极强的穿透力,她可以看破你的心底,击中你的思想,穿透你的欲望,她还像一杯烈酒让你在狂燥中想入非非。

那是一个成熟的女性,身材极具诱惑,丹红的小嘴温柔厚实,现代的奇装彩裙随时可见她澎湃的酥胸和深深的乳沟,衣着包裹的身体颇有张力,轻轻一侧一扭都会巍巍地弹动。牛仔衣裤上身,也是凹凸有致、曲线毕露,白皙的肌肤荷一样透红、兰一样玉洁、露一样润滑。从那时她才懂得健硕也是一种美,她与小朵是二类不同方向的美,一类叫娇柔(赵飞燕)、一类叫性感(杨贵妃)。
于是,他有了自信,有了勇气,有了经验、阅历以及后来的爱恨情愁,真真的城市生活。
多年过去了,从不认识到认识,从认识又回到不认识,城市生活像过山车一样飞转了一周,似乎又回到原点,她在喜欢城市的同时又一年年陌生了城市。
我喜欢上了酒吧。
精致的酒吧里总是摆着一本本有品的杂志,杂志中有心灵的鸡汤和可读的东东,在品酒的同时品品我喜欢的段落,成了爱上酒吧的理由。
“常常在第一缕晨曦中想你,顺着昨天的小巷穿行,墙壁上爬满了相思的苔藓,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润润的栀子花香,脚下的青石路光洁寂静,我轻轻的脚步,一声,一声,是相思的喃喃细语。”
“闲暇,静坐于阳台之上,与含羞草默默相对,总会不由自主伸出手,轻轻抚摸它可爱的叶子。对视中,那娇小的叶子,在轻轻触及中一次次合扰,又一次次舒展,象是在进行着一次无声的交流,那含羞的姿态,犹如初涉人世的少女投来羞色的笑,怯生生,又富有感性的灵动。”
一杯红酒,轻酹慢饮,诗一般文雅下去,歌一般外溢出来;一杯清茶,在笑声中浸泡,在和谐中袅绕。与她们交往,天天春光明媚,夜夜星辉闪烁,你就像在清清兰湖中任性地泛舟,沐浴莹莹波光,娴静孤独心灵。

夜深了,月儿给了我无限的遐想,面对闪闪烁烁的星空,在轻盈曼妙的音乐中阅读、品酒、呆想,任出窍灵魂,寻找你的影像,放逐情思漫过时空的海洋.......

2009、9、13

2019、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