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时分,一只雄鸡站在高岗上放声歌唱,嘹亮的歌声穿过小城上空,飘荡在大街小巷。雄鸡扑腾着翅膀歌声不断,高吭的嗓音唤醒了熟睡的人——一伙赶“海”的过客。该起床了!揉揉眼,睡意犹尽。迎着昏黄的灯光,一伙人踏着蒙胧的夜色,穿过空荡荡的大街,奔向普洱山,以观云海。

      初冬的拂晓多清朗,苍穹的天空繁星点点,明亮的星星不时眨眨眼,向早到的过客问声好。极目天地舒。蒙胧的晨光下,整个小城掩映在一片薄雾之中。薄雾穿过小城、村庄、田野、山川、河流、整个坝子蒙蒙胧胧。小城的灯光忽明忽暗,薄雾犹如婀娜多姿的女子,尽情挥洒着衣袖,那灵动的衣带,给小城增添了几分曼妙。

      站在普洱山下抬头仰望,巨大的普洱山犹如泰山压顶,在蒙胧的晨光中向我扑过来,心中感叹自然造物的力量,多了几分敬畏之情,敬畏神灵、敬畏天地,也对“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多了一份理解。
      沿着普洱山的台阶逐级而上,脚下的路渐渐陡了起来。清凉的风轻轻拂动着我脸,在阵阵松涛声中,林间露水簌簌往下落,寒风不时拨动着枝干,脚下偶尔传来“塔、塔、塔、”的枯枝折断声,儿子立即搂紧我脖子,爸:
“我怕!”
“我怕黑,是不是有妖怪?”
“怕什么!”
“这是伟大的乐章,”
“这是风的力量!”

  我极力安慰孩子,并把孩子搂在怀里。

      路越来越陡,台阶越来越密,在半山腰,天色渐渐明朗,视野开阔开来。脚下,雾气开始聚积成块、成片,小城开始若隐若现。儿子也开始唱起了儿歌,我的耳畔仿佛响起了《马帮情歌》,由衷地发出感叹:遥想当年,这是一条贤德路,普洱府无数的骚人、墨客、圣贤,沿着这条路逐级而上,登高望远,吟诗作赋,他们把酒凌空,叹滚滚英雄流逝……而山下,浩浩荡荡的马帮载着普洱茶瑞贡京城,这是何等的荣光呀!
      今天,我们所走的这条路,每一块石头,每一个台阶,都有厚重的历史,每一个脚印,都有贤人留下的印记。我只能把脚步尽量放轻,不去惊扰曾经来过的先贤。

      终于登上山顶,眼前已有一些人早已到达,极目远眺,群山尽收眼底,小城已被云雾隐没,只有东塔格外醒目,像定海神针一样屹立在云雾中央,岿然不动。一位老者,站在峰顶放声歌唱,嘹亮的歌声随风而动,他在歌唱天地的神灵,世间的万物。他在歌唱平凡的生活,美好的世界。

在遥远的东方,在山以天之间,山天相接的地方,鱼白色的天边镶起了一条火红色的腰带,像一条赤链蛇连接天际。群山静穆、白云飘渺、云卷云舒,犹如万马奔腾,齐头并进,向着山川河谷奔去。在茫茫云海中,在山的那边,桔红色的朝霞开始发亮,太阳慢慢地从东方天际间升起来。火红色的太阳先轻轻地探出头,接着伸长脖子,最后整个火红的圆盘出现在天地间,火红的圆盘傲视着大地,没有发出一丝光芒。一瞬间,金光闪闪光芒四射,太阳发出最耀眼的光辉,缕缕阳光犹如万箭齐发洒满山川、河谷,洒满大地。

      人群中一片欢呼,大家纷纷举起手机、相机,尽情拍照,留住世间的美。

      太阳催促着白云,白云泛着金色的光芒从东塔边不断升起,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向四面奔去。云海滚滚,云朵们争先恐后向东塔压过来,想把东塔从大地上抺去,以解心头之恨,可在唾手可得之即,一阵寒风横扫过来,白云又卷起尾巴落荒而逃,如此三番,三番五次,白云只能望塔兴叹,天不助我也!而东塔纹丝不动,笑看风起云散。
      太阳渐渐升高,云海不断升腾,时而风起云涌,时而风起云散,时而万马奔腾,时而排山倒海,时而婀娜多姿,绚丽多彩、变化万千。“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眼前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与无穷的力量,真正感受了大自然的博大与秀美。人生唯有逐日月前行,与江山映辉。生活唯有自然的粗犷而美好!

      在路的尽头,在山之颠,在怪石嶙峋的石头上,几株野花把晶莹剔透露水穿在身上,阳光下,花苞更鲜,花瓣开得更艳。一只蜘蛛在悬崖上两块石头之间织了一张大网,凛冽的寒风中,蜘蛛网随风摇摆,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蜘蛛却胜似闲庭信步,悠然自得地跳起了舞蹈。一株株野草迎着阳光,频频向我们招手,不经意间一阵寒风吹过来又折断了身子,方寸之间,感知自然变化千万。天下万物都必须得适应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

      登峰望远,古老的村庄薄雾飘渺,奇峰罗列、群峰倒影、山川连绵、白云悠悠,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孩子们总是要体验一下“一览众山小。”不顾大人的劝阻,摇摇晃晃登上峰顶乱石,站在上面,连连发出“哇,我长高了!哇,真高、真险、下面万物太小。”不久又摇摇晃晃爬下来,累得满头大汗。离开时不忘拍几张酷照。
      太阳已经达到山顶,云海在太阳敲打下渐渐支离破碎。有的向周边山川、河谷奔去,遁如林中。有的随风而动升上天空化为朵朵白云。有的被太阳打得落花流水化为露水。有的舍生忘死,在阳光面前化为水气。剩下的残兵败将飘荡在村庄、田野、山地……一片片、一条条,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它们在绝望中挣扎。
      小城又出现在眼前,宽阔的大道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川流不息。鳞次栉比的高楼下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一群鸽子从公园飞出,正向普洱山飞来。新民街上炊烟袅袅,突然想起我们早点都没吃,于是呼朋唤友,赶下山来,向新民街老普洱豆浆米干奔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普洱山,这里有最美丽的风景,最美丽的七彩云霞。

      我等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