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手机影视拍摄制作俱乐部🍁
所有影视作品
全部采用手机
拍摄制作


  朋友从省城过来,点名要去看“两个人的学校”。
我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学校?
他说:看山西日报啊!上面有一篇报道,说是在太行天路的山区,有一个小学,学校里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
我当时就明白了,他所说的学校一定指的是西井山的西辿小学,说来惭愧,这个"辿"字,我以前没见过,不知道怎么读。
于是,我爽快而又含混地说道:好的,明天咱们就去看西井山的那个学校。


  我们在去往西井山的最后一个路口处,碰到了一群匆忙赶路到学生,我急忙追赶他们,但他们走的太快了,我只好大声喊话,总算问到了一些情况。
他们不是我们要找的学生,都是芣兰岩中学的学生,家住西井山脚下的棒峧村。星期天,他们刚刚吃完午饭,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返回学校。
大山里的孩子上学真不容易!
不一会儿,他们弱小的身影就顺着公路消失在茫茫的大山之中。
👇点击看视频
  他们走的这条路就是九层十八折七十二拐的太行天路,从去往库蛟的路算起,一直走到西井山的东香凹村,一共有九层,十八个折,七十二道拐。
  说到这条路,不得不提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海潮,作为村里的带头人,因为修路,他不仅搭上了自己以前辛苦赚来的积蓄,还欠了朋友许多债。朋友气愤地找到了他,了解完情况以后,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还给了他不少的帮助。
遗憾的是,他在为村里种一棵标志树的时候,从高台上摔下来,不幸牺牲。

  雄伟的太行山巍峨壮丽,一点儿不缺少这样的感人故事,王海潮用他自己的人生树成了一棵耀眼的标志树。

👇点击看视频
  以前,西辿小学有两个学生,她们是姐妹俩,姐姐升到三年级就去芣兰岩小学住校了,妹妹太小,学校就找了一个退休的老教师来村里上课。这就成了两个人的学校。

  付老师是山脚下棒峧村的,骑着摩托车来到山上,平时住在学校。

👇点击看视频
  生活条件的艰苦,无人到访的寂寞,难掩的无奈,令人敬佩的执着。

  校舍操场。
👇点击看视频
  孩子的父亲和来自邻村串门的村民。
  在几公里外的三岔口村,还有另一个学校,三岔口小学,一个老师,三个学生。
  在这里坚守几十年的许老师。

  2020年的秋季,西辿小学的小女孩升三年级,将入住芣兰岩小学,随后,两个人的学校将宣告结束。
三岔口小学的三个小学生会是什么样呢?是不是也会有学生升学离开呢,升学后的学校还会剩下几个人呢?
👇点击看视频
  后记:老彪探访之后,制作了一个短片上传至优酷,引起了很大反响,爱心人士组成车队向西井山进发慰问,但因为修路,无奈返回。
最新消息:通天峡至库蛟路段已经修通,现在去往西井山,道路通畅!

老彪制作工作室

👇老彪作品直通车👇

🔑长按二维码识别 🔑或扫描二维码
如果你觉得好就加个关注
转发出去哦!
谢谢您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