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返乡


周末回老家探视婆母,老人家

脸上笑开了花,像极了

九月绽放的秋菊


小黄狗亲热地摇着尾巴

大白鹅张着翅膀,“嘎嘎”叫着,

憨态可掬

胡同里的豆腐梆子声

伴着孩童的嬉戏打闹声,悠然

划过天空


爬山虎肥大的叶片铺满了西墙

院子里的石榴开始饱满起来,心里

盼着它们

咧开嘴笑的那一天


婆母和我漫无边际地拉着呱

她絮叨着邻居家的里短家长,我则

给她描述着

亲家头一回上门的情景


月色撒了一地的清辉,偶尔的

几声犬吠,更显得

山村的夜沉寂得出奇

想着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今晚上

能睡个好觉,满心欢喜


(2019年6月)

卖猕猴桃的老人


风吹着尖锐的口哨,抽打着

寒冬的枝头

也把路上的尘土

扬到他的身上,于是

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

污垢


脚下的一堆猕猴桃,已染上了

时间的颜色

本是秋天的收成

它们却以卖个好价钱的名义

惜售


每天面朝黄土,把日头

从东山背到西山

青丝缀满了霜华,他成了

被岁月不断咀嚼的老朽


路人披着暮色,朝着家的方向

行色匆匆。望着

目光呆滞的老人

和他蓬头垢面的猕猴桃,不觉

有一团哽咽堵塞了喉头


(2019年11月)

婆婆来了


婆婆来了

家里热闹了

她的大嗓门儿

响彻在屋里的每个角落


婆婆只要醒着

嘴便不会闲着

那些陈年旧事儿

一遍遍向我叙说


小时候吃过的苦

拉扯孩子的累

日子见好后的喜

双亲早逝的悲……

让婆婆不停地咀嚼


耳朵磨出了茧子又如何

我不再对老人说

这事儿你讲了N多遍了……

毕竟,重温往事

是老人不可或缺的生活


(2019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