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学无止境 后期:潮起潮落
诵读:潮起潮落 图片:网络

像一位大人物的出场那样,这场雪的到来 有气氛烘托。气温骤降,北风凛冽,先下几 天冷雨,人们总是记挂着,见面时会互相寒 喧,“是要下雪喽哈”,“是呢,我看朋友圈 里说郑州就下雪啦,估计我们这儿也快啦”。
  

  今年的这场雪来得有些调皮,它偏偏在人 们的意料与等待中没到,而在人们睡着的时 侯来到了。说它调皮,因为它就像一个孩 子。也可以说它就是一个孩子,它是冷流与 暖流融生的孩子。你看看它,只要能到的地 方,它都去啦。就连窗户没关紧,留一丝 缝,它都挤进来啦。你在雪天里行走,一不 留神,它会钻进你的衣领里,突然冰你一 下,凉丝丝的,你忽然打了一个激凌,毫无 恼意。

  雪的到来让人们的眸子里充满了欣喜。孩子们欢快地大叫,“下一雪一啦!下一雪一

啦!”,成人见面有了招呼语,“哈哈,终于

下雪啦!”其实成人也想大吼两嗓子,只是成

人内敛些,不比孩子无忧无虑。是的,冬天

要是不飘些雪花,总觉着不是那么回事。要

是不下场雪,冬天就跟白过一回似的。也有

过生日没见着雪落的孩子许下心愿,希望下

一个生日看见下雪。

  可见雪花是挺受人欢迎的。这也不得不 归功于大自然的造化神奇。春天千娇百媚、 夏天万物葳蕤、秋天硕果累累,冬天满目萧 索,人易心生凉意。在苍茫天地间,上天向 大地赠送了一份厚礼——雪花。它从遥远而 浩淼的天宇飘飘洒洒而下,花开六瓣,形态 各异。来自天上的,是精灵。自古以来,人 们视它为圣洁的化身。雪也成为文人吟咏的 对象。东晋大文学家谢安率侄儿、侄女雪日 吟诗成佳话,侄儿的“撒盐空中差可拟”、侄 女的“未若柳絮因风起”皆为金句,二人诗情 才情干云。除了吟诗作赋外,古人做过以雪 为主题的活动真是不少:煮雪烹茶,听雪敲 竹、踏雪寻梅、亭中看雪....想一想,都挺 美。不得不感叹古人的冬天过得那叫一个浪 漫。

  今天的人们,除了孩子们恣情纵意,雪中 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 成人的世界里, 总有要忙的事,穿梭于风雪中, 步履匆匆。 不是今人不懂,只是生活节奏快了. 人们对 雪的爱流转于眸子里,迂回在记忆中,“小时 候,我们在下雪天,往雪地上撒一把秕谷, 支起一个竹筛子捕麻雀;小时候,我们在下 雪天,一家人围坐于柴火堆旁拉家常;小时 候,我们带着狗在雪地里追野兔.....”有雪花 的回忆总是那么温馨。

  是啊,我们总是那么忙。春天里,百花争 艳,我们来不及看花开。夏天,万物生长, 我们错过了欣赏生命的拔节。秋天,枝头果 实累累,我们顾不上采摘。冬天,万籁俱 寂,我们的心也该静下来啦,脚步也该缓一 缓啦。快看啦,那雪花舞得多么欢快呀,再 错过了欣赏,再见时就又是一个季节的轮回 了。在这下雪的冬日里,就让所有的失落和 怅惘随着这雪花漫舞,让希望重新升腾,正 如这白雪覆盖下的大地,多少落败与凋零期 待重生,万物都在做它的梦, 等到春的来临 再发芽、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