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流凌那道湾

李春果

2019年12月2日

又到了黄河封冻季节。每年黄河流凌的壮观景象都会引来很多游客。今天我们纯徒俱乐部五位驴友乘坐一辆小汽车从达拉特旗树林召镇五黄毛村起身沿着一条冰雪水泥路上了黄河堤坝。沿着黄河堤坝一直向东慢慢行驶。

大概行驶五公里左右我们就到了田家营黄河扬水站。站在高高的堤坝,看着弯弯曲曲的黄河。河水好像已经冻结。远远望去,高低不平的冰面没有一点生机。更看不见流凌的景象。我的心里顿时觉得哇凉哇凉。看来,我们来晚了!

怎么想也不会冻结吧?昨天我还与包头市水文站的同学银世祥咨询,他说三五天内流凌最壮观,怎么一夜就彻底冻结?我们开车继续向河湾靠近,再靠近......我们过了田家英扬水站一公里后跟随河道向北转弯。哈哈,原来这里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一处非常宽阔的河道,水流很缓慢,大片的冰块拥挤在一起行走就像羊群一样缓缓而行。羊群中间偶尔还有骆驼🐫、斑马、大象🐘。人们都说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今天我们就看上了黄河流凌那道湾!

河道靠近堤坝的一个紧急转弯处水流湍急,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我站在弯道上面的堤坝石头上。开始观察冰块流动速度,大一点的冰块大概每秒速度在两米左右。小一点的冰块速度很快,就像猎豹一样,身体一闪瞬间就碰在大冰块身上。我眼花缭乱,好像在一艘快速行驶的轮船上,晕,晕,还是晕!我们几个开始抓紧拍照,生怕黄河瞬间结冰。实际上我们的想法真的有点多余。

  我们面对的这个弯道正好面对太阳,正是下午两点。想看清楚流凌还的眯缝着眼睛。我特别吃亏,他们都是大眼睛,眯缝起来都比我瞪眼的时候大。没办法,我就逆光拍照吧,好在我的摄影技术很棒(稍微吹牛😏),弥补了我屁旮旯眼睛的不足。你看,这张照片可以吧?那个高高在上的太阳也不是乖乖地进了我的手机镜头吗?它再不进手机镜头来,我就把它射下来(这次算吹牛,因为我忘记带弓箭)😄😄。

他们四人分别是高俊明、张占、胡宇和杨小庆。他们的眼睛真的很大,但是聚光性好像不如我的眼睛,这是他们的弱项。你们看,河道里一个白白的物体随着流凌向东北方向漂移。他们以为是天鹅或者海鸥在和他们招手致意呢!他们高兴的手舞足蹈,杨小庆心血来潮还现场作诗,高兴的不行不行的,脑子也激动的不行不行的了。差点把手机当成干馍片扔给那个天鹅或者海鸥。要不是我高喊大叫,他又损失5000元。后来他在五黄毛村请我吃了一顿“司机饭”。感觉特别好。实际上,事又凑巧,当时正好一群大雁(可能是大雁,也可能是海鸥或者天鹅,我们真的不知道是什么鸟)从我们头顶飞过,按照他们的队形,我猜测是大雁。我们都想拍照下来,可是都没有拍照下来。笨死了!!笨死了!!

有人问了,河道里那个漂移物究竟是什么呢?那就告诉你吧: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它在冰块上越走越远......阿,朋友再见!如果你在河水中牺牲,肯定有人把你埋葬!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他们四人站在堤坝上继续他们的笑声。河面上的冰块继续相拥,继续分散。继续演绎着大自然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规则。他们的笑声时而被冰块的撞击声淹没!冰块在阳光下时而金光闪闪,时而暗淡无光。我怎么看,此时的冰块就像是一堆堆,一捆捆柴禾,白色变得那么枯黄,那么易燃。它们在流水中显得那么无奈,那么徘徊。

水中突然一个漩涡,本来已经走了的冰块转了一个潇洒的圈,又回来了。他们四个人又是一阵阵嘘嘘感叹。

此时河面的颜色也不一样,蓝色,黄色。由于水流速度不同,蓝黄之间有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谁清谁浊?清怎么样,浑浊又如何?

一股浪潮打开,清与浑浊又在一起欢歌。又是一浪,没有了蓝色,也失去了浑浊。阴森森的冰块噼里啪啦相融再分开。

  他们几个人再一次向冰块靠近。冰块好像赋予了思想,孕育了人情。你看:

它们又形成一朵朵怒放的花。

紫金花、菊花、金莲花、罂粟花。

他们几个人向花儿招手。

花儿在灿烂,在狂笑。

花儿在接近他们,

每朵花儿都散发着一股股凉气,

花儿为什么这样凉?

无数个冰块一瞬间换了芳容,

形成两个大大的钻戒💍

钻戒向他们漂移过来。

他们呐喊,他们激动。

原来发财致富真的很容易。

一个,两个,三四个!

怎么那么多钻戒💍呢?

所有钻戒靠岸后都化为乌有......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来得容易走的潇洒......

  天,在变凉。冰块好像要聚合起来取暖似的。河面上的冰块原来越大。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仿佛有点老态龙钟。它们还在变。它们想变小,变得灵活多样。但是它们在集合、聚接、相融,长大......

它们快要占满整个河面。河水快要被它们覆盖。明天,后天,我不知道,它们覆盖河水还是河水支撑它们。看着它们的体积渐渐变得臃肿肥胖,有时候它们在水中翻腾。就像一个肥胖的醉汉在水里起落沉浮。它们不愿意停下来,打几个滚儿后又粉身碎骨,又迅速前进。天在继续变凉,河水继续变凉。它们又开始集结变得肥胖......你看,水面越来越小!

  我们几个驴友也感到天气的变化。背对越来越小的水面留下今年美好的记忆吧!上山徒步,穿沙徒步。追赶黄河流凌那道湾同样也是徒步。我们每天都在用平静的思想解锁思考大自然、用勤快的脚丫子丈量大自然、用快乐的心情拂拭大自然。

  我们五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态。好奇心十足,而且喜欢联想。看着什么都能联想。这可能是所有徒步人的特点。特别是胡宇同志。自从当了纯徒俱乐部群主后,总是猴急猴急的,就想表率表率。突然想上漂移的冰块上潇洒走一回😄😄。几次都想跳进去。我们几个怎么说都不听。还是张占有办法。

看看张占干啥呢?他看着一块像极了金莲花的大冰漂移而来,不知道这块冰花是否结实。捡起来一块2000克的石头扔了过去。我赶紧拍下了这个聪明的举动。你看:那块石头在空中栽了两个跟头后勇敢地打击在那个诱人的冰花上,整个花朵瞬间便四处飞散。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在阳光下,水面上出现了一圈圈一条条红光。原来这根本就是虚的。张占的嘴张成圆圈久久不能复原。胡宇看见后,吓得脸上煞白煞白的,冷汗顺着鼻梁凹往下滴。再也不敢说漂移了😄😄。幸好有张占,不然胡宇那家伙肯定就去黄河水里面表率去了。

  这张照片上的彩色条纹就是张占那个石头打出来的。好看吧!?那还用说吗,正是那:

一石激起千重浪,万种风情花又开。

黄河水面白云滚,蓝天碧海紫雾来。

  看看,杨小庆特别喜欢照相。我们刚刚换了一个方位,他就又麻缠住张占给他照相。还好,他的颜值也还算对得起观众。照就照吧,谁让我不如人家呢!我没说的,就主动给他们两留下这个镜头。相片里那堆像极了牛屎的“黑个桩”影子就是我给他们两照相的时候不小心照上的,我可不是故意显示我的漂亮颜值啊!这就是一个巧合。不过,我还算很欣赏这个张照片, 碧水、蓝天、白雪、牛屎、红衣!

  我们都开始作词吟诗。每个人都显示出自己的天赋和才能。你们看,胡宇面对奔腾不息的黄河深思,摇摆,激动。他的影子也随着河水流淌儿漂移。他高声朗诵:“啊,黄河......”,正在关键时刻,高俊明大声问道:“胡宇,你带充电器的了不”?胡宇受到高俊明惊吓顿时就像泄了气的气球,早已经忘记了朗诵内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朗诵:“啊,黄河......甚来来?,唉,你慢点流”😏讨厌的家伙!

  这是田家营扬水站抽水设备。正值农闲时候,它们也想睡个安稳觉。可是冰块总是不停地干扰它们的休息。

               我聊冬雪笑苍峦

河腾紫气倚云栏,不嫉君王拥殿欢。

背对荷花情召月,我聊冬雪笑苍峦。

  看这张照片,你们就知道我刚才不是瞎说。他就是胡宇。他站在扬水站的围栏上,又在蠢蠢欲动。准备再次下水。他好像把这里当成达拉特电厂游泳馆的跳水台了。我们大家齐出手,总动员费了三牛两虎的劲儿才又打消了他的积极性。他才恍然大悟,哦,原来这里是黄河!

  这张照片是张占拍摄的。他站在堤坝最下端。一只脚几乎要踏上冰块。冰块的撞击声,破碎声让我们心惊胆战。看着他举着手机拍照,我的心也在加紧“得瑟”。那种轰隆,嘎楂的声音紧紧地揪着我的心。冰块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尽管我在堤坝最上面,我却感觉整个堤坝都在摇晃。就像坐在一艘狂风暴雨中的小船上。风将堤坝上的雪花吹起,飘落在我的脸上。船在颤抖,我在颤抖......我赶紧呼喊张占让他上来。

后来他说,他脚下的石头好像都在随着冰块漂移。他说他在沿河地区长大,就是坐船的感觉。没啥交不起。可是,我是旱鸭子,我没有这个定力。我就感觉晕,心里晕。我觉得很了得。

我看着那些冰花就像洗衣机里面的泡沫在阳光照射下时而灿烂,时而粉碎。它们的确迷人,神奇,漂亮。我就是心跳加快,心儿要奔出来。我不得不对自己重新评估,我的心理素质很差!

  在扬水站东侧五十米的地方,黄河堤坝靠近河道一侧一个弯弯的河道上做了一个平台。平台比黄河水面(非雨季)高出两米。平台上停放着两艘弯弯的小船。这两艘小船并非是供游客观赏,更不是摆渡。小船的高度也是一个测量黄河水位的标尺。一旦有了特殊险情,小船真的就成了一个摆渡人员和物资的工具。

停泊小船平台紧紧倚靠着黄河堤坝。已经成了黄河堤坝的一部分,成了黄河堤坝面向黄河的缓冲地带。现在的黄河堤坝已经修筑成一条柏油公路。在达拉特旗境内全长大约150公里。达拉特旗人将这条堤坝称为官坝。官坝外侧是达拉特旗广阔的农田,主要依靠黄河水灌溉。官坝内侧叫河头地。紧紧挨着黄河,沿河人总喜欢在河头地种葵花或者玉米,黄河水泛滥,河头地被淹没,颗粒无收。黄河水平安,就是大丰收。大四轮车,小四轮车赶紧把丰收拉回家。坝上公路两侧都是挺拔的树木。开车行驶在公路上给人一种林荫大道之感。春、夏、秋三季,坝坡阳面各种花草相互呼应,方显一派春意盎然。每当细雨拂拭,便又是姹紫嫣红。一百五十多公里的堤坝就想一条蜿蜒舞动的彩色巨龙。

今天整条堤坝上,枝萧条、叶枯萎,风萧瑟、雪花飘。站在堤坝上观望黄河上的冰块漂移、思索农田的丰收景色、聆听河水的怒吼与风的歌声,又是那:

         一河腾云凌空起,四水漂移燕影飞。

         小船北侧冰怒放,堤坝南坡花流泪。

  看着这张照片,我想起来一首校园歌曲: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

白雪覆盖着我的校园,

迈步走在小路上,

脚印留下一串串。

有的深来有的浅,

有的直来有的弯。

朋友啊想想看,

道路该怎样走?

洁白如雪的大地上,

该怎样留下,

留下脚印一串串......

这里不是校园,胜是校园。流水声,冰块的破碎声和天空中的鸟儿的鸣叫声远远胜过校园的读书声。校园的歌声让我们懂得了为人处事的和谐共处。

这里的白雪、

这里的冰块、

这里的流水、

这里的小船、

这里的......让我懂得大自然的规律和四季轮回的变化。


              七绝•紫云词雾罩河朦


        紫云词雾罩河朦,黄水诗书读劲风。

        烟雨枯枝梳古雁,红颜袅雪润苍穹。

    七绝•腾云冰箭写文章

天水相连无尽处,腾云冰箭写文章。

海鸥拭雪翩跹舞,我倚青烟洒袖香。

         蜿蜒的黄河就像一条醉龙在大地上爬升。它的头颅高高竖起,孤零零的矗立在白云之中。黄河两岸的一切都被白雪覆盖。我站在雪花中,凉飕飕的。我还是略有陶醉之意,这雪,下得真美。

        看着两岸的白雪。我呼唤着这头骄傲的龙。它似乎已经听懂了我的呼唤。它摇头晃脑,发出低沉的声音。

        我与龙约定:我们一起到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