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风紧,躲在暖暖的屋子里读《应物兄》。

突然想起一直要背大悲咒,总是背不下来。昨日请教果悦师付,言分段来背。

于是以唵为分号,手抄一段,背一段,果然很快背下一段。接着又抄一段,接着背。

背着背着,脑中突然出现一字:赚。

背大悲咒,我的确是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