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山野

最新一期的《奇葩说》,

有这样一个辩题——

该不该介意另一半有「异性灵魂伴侣」。

许多人看到辩题,心生疑惑:

“这有什么好辩论的?当然介意啊。

为什么要把精神出轨说的那么好听?”

那么,选择「不介意」的人,

是怎么看待这回事儿的呢?

01

最引起讨论的,是储殷教授的观点。

他之所以不介意,原因有二。

第一:

出于善意的考虑,有些话不能讲给伴侣听。

“因为,家庭和伴侣,

不仅是舒缓压力的地方,

其自身也是一种压力源。”

伴侣二字尤为厚重,

不仅象征着幸福和陪伴,

也意味着责任、承担、生活的艰辛。

“当我工作很久,带着一身疲惫回家的时候,

情绪会没有理由的焦躁、愤怒、沮丧。

那这时,我身上是带着一个深渊的,

所以不忍心和对方分享我的艰辛。”

这或许是现实中许多夫妻的真实写照。

丈夫不愿回家诉苦事业的艰难,

妻子也会隐忍沉默,

不会去抱怨自己身兼多职有多么苦。

于是,在大多数夫妻眼中,

“一个人失眠,看她睡熟,

胜过两个人彼此煎熬。”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

那些负能量的情绪,该向谁倾诉呢?

储殷会向自己的「灵魂伴侣」倾诉。

比如学姐、同学、家属......

在他眼里,这不是出轨,

而是一种出于善意的考虑,

不想连累到伴侣(妻子)的情绪。

第二,储殷认为:

这道辩题的核心,

其实是「我懂你」和「我爱你」的关系。

“一份完美的爱情,

不仅是你要懂我。

而且是只有你一个人懂我,

只有我一个人懂你。

这种超然的境界,怎么可能存在?”

爱人也好,妻子也罢。

没有绝对的、百分之百的「懂得对方」。

“没有一百分的伴侣,

没有一百分的爱情,

但是它会有——

虽然不太懂你,却值得你珍惜,

值得你坚守的爱情。

最美妙的感觉是什么?

是我不懂你,我还爱你。

看完储殷的辩论,

为他和妻子相爱相守的故事所感动。

可似乎,这样的「不介意」

是需要建立在一定基础之上的。

那就是——

两个人相爱多年,知根知底。

他们经历了风雨,也同甘共苦过。

出于这份患难的交情,

才能让彼此充满信任和默契。

也让彼此心里有点数,不会将灵魂伴侣变成备胎。

以至于当对方有异性灵魂伴侣时,

能做到绝对的放心。

遗憾的是,如此相互信任的伴侣和爱情,

似乎并不是人人都能修炼到的境界。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正方观点。

02

其实,这场讨论的一大前提就是——

在你已经有另一半的情况下,

是否要找一个所谓的灵魂伴侣,

去参与你的精神生活,

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原本爱人的位置。

这才是许多人真正介意的。

肖骁就说了:

爱情,是需要「占有欲」的。

“只有我们对彼此有占有欲的时候,

我们才能真正感受到对方,

才算参与了彼此的人生。

一段没有占有欲的感情,

我们得到的不是空间,只有疏离。”

这才是成为伴侣的基础:

你和我之所以成为伴侣,

不仅是生活上相互扶持,共渡难关。

还要在精神和情绪上,彼此鼓励、交融。

肖骁反问那些声称「不介意」的人:

“今天我之所以介意,

就是我要知道你的灵魂伴侣,

是不是你的底线。

我要得到一个答案,

你在乎的到底是他的存在伤害了我,

还是我的介意打扰了他。”

肖骁的观点,说到了人心坎里:

不要通过美化所谓的灵魂伴侣,

而去合理化自己的渣。

03

如果说肖骁讲的是爱情的排他性,

那同一战队的詹青云,

则在谈爱情里的「诚恳和成全」

她分享了自己身上的故事:

曾经遇到一个很好的婚姻配对对象,

她在哈佛学法律,他在麻省理工学物理。

可谓是门当户会的爱情了。

但与此同时,詹青云在做法律援助期间,

认识了一名囚犯。

那个囚犯,或许在灵魂和三观上与她更契合。

虽然他们沟通极为不便,

但詹青云愿意将自己的心事通过信件寄给他,

哪怕那封信会被拆开检查,

哪怕两周后才能收到回信,

她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心事发一封长私信,

给那个物理学博士。

这种矛盾,这让她开始思考——

现代婚姻所谓的「门当户对」逻辑。

“我们恋爱结婚,

难道就是为了有一天在婚礼上,

当主持人介绍我们的简历时,

底下的人会拍手说真配啊?

但我们心里却藏着一个可能还没有出现,

于是就此错过的人吗?”

所以,如果你发现了那个的异性灵魂伴侣。

与其奉劝自己和伴侣不介意,

不如诚恳一点。

不要将自己置于没有灵魂的婚姻,

更不要粉饰太平,

辜负且耽误了原本的伴侣。

正如她所说——“为什么我有了一个灵魂伴侣,我还需要一个伴侣?为什么三个人明明都可以拥有爱情,却各自戴上了枷锁。”

04其实,支持与否,或许有各自的立场。而在这场讨论中,我也察觉到另一个题眼。那就是,爱情的自觉性。每个人都在问:那个无形中变成受害者的伴侣是否应该介意。却忽略了——那个已经有了另一半,却又声称自己遇到灵魂伴侣的人,是否应该对一份感情保持应有的敬畏和自觉呢?曾在@故事FM听过这样一个真实事件:一个叫慕容欣的男人,在十几岁那年暗恋上一个女孩。女孩对他,也是有所好感的。俩人算是青梅竹马的感情,他们三观吻合,默契无比。

然而中学时期,女孩要前往外地读书,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于是,夹杂着男女好感的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离别之前他们约定:40年后的除夕,在一家电影院相见。这或许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约定,别说40年,几年后他们就各奔东西,女孩也去了国外生活。可命运的奇妙,就在于此。40年来,他们没有任何联系。可到了约定的那一天,各自已经五十多岁的男人女人,真的不远万里,来到那个电影院赴约。我想,这应该最能证明彼此是灵魂伴侣的默契吧。如果是拍电影,可能他们就浪漫且传奇的在一起了。这岂止是灵魂伴侣,简直是神仙眷侣。可他们是怎么处理这段关系的呢?虽然见面后相当兴奋,但彼此还是保留着一份清醒和自觉。因为各自已经有了家庭。要懂得分寸,对自己的伴侣负责。如今,他们的关系依旧止步于友情。而非什么所谓的灵魂伴侣。彼此妥当地称呼对方为老友,不会经常聊天,顶多逢年过节相互在微信上问候一下。我想,这才是伴侣应该有的样子。生而为人,我们有许多缺点。人性的反面,隐藏着欲望,贪婪,欺骗,隐瞒。伴侣,意味着共同生活,也说明彼此约束。而身在其中的人,理应拥有一份自觉,去对抗人性中的弱点。
就像有网友打了个比方:为了健康,我选择戒糖,于是不喝奶茶。我会有意避开任何奶茶店,卸载外卖软件,杜绝所有可能接触到奶茶的机会。为了戒游戏,我会卸载游戏软件,而非去网吧静坐,以此来考验自己的忍耐力。因为我知道在诱惑面前,我的自控力不强,所以不会将自己置于两难的境地。爱情也是同样的道理。或许每个人在感情里,多少会有走神溜号的情况。我们能做的不是挑战人性的暗面,而是规避那些诱发我们犯错的人和事。在遇到所谓的灵魂伴侣之前,主动与异性保持距离,直接把让自己两难的抉择扼杀在摇篮里。这才是身为伴侣,每个人应有的自觉。所以,倘若另一半有「异性灵魂伴侣」,你会介意吗?

看更多走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