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很多很多细节放在一起的时候,回忆就产生了。有了回忆,时光就长出了脚。


     我在秋天又来到宏村,来前在网上预定了宏村同心精致民宿。


      我们一行四人,下午进入宏村,随着导航,小杜甜美的声音说,到达目的地,就在道路左侧。可是我仍然找不到,我问了好几次路,在巷子七走八拐终于达到。

    老板是一个80后,姓吴,人很热情,带我们停好车,用摩托车把行李箱带进来。


    客栈一共三层,公共空间很多,客房很干净舒适。院子里有一个小天井,有鱼池,鱼儿自在的游着,花草幽幽的绿着。


      从民宿出来,右手边一拐,走出不长巷子,就是宏村景区村口大树的门口,很近。

     到达那天下午,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收拾好后,我们就出来看景。看看阴沉的天空,我没有背相机,走到村口大树的入口,一问,65岁的老人免门票。正好他们三个人都是免门票的年龄,而我有省级的摄影证,也在免门票行列。我拿着证件在购票处进行了登记,然后就一起进入景区。


      渐入深秋,傍晚还是有点凉的。没有阳光的南湖,有一层薄薄的轻纱,徐徐地洒向平静的湖面。湖边有许多人在拍照,远远望去,湖中心的画桥,机乎站满了人,一点也没有深秋萧条景色。

     湖对面的白墙黛瓦,辉映着镜面一样的湖水,顷刻间散发着千百年光阴流转之美。我立刻后悔没有带相机,没有阳光,景色也很美。我们沿着南湖慢慢地走,在合适的位置,我用手机给他们拍照。


       我看见湖边有很多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有几个人坐在湖边等光线,我与他们攀谈了几句。得知他们是从婺源过来,我问他们婺源的景色,他们说今年整体的秋色都不是很好,因为天旱,乌桕树和枫树的叶子,还没有红就干掉了。

      我想起,我们进入宏村之前,在公路边看塔川景区,就是没有看到图片上那种红黄绿相间的色彩,我一直觉得是天气不好的原因。原来是雨水少的原因,心里不免生出一丝丝的失落。


      正聊着,一个女子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说,请您帮我拍几张照片吧。我开始以为她是一个人来的,就让她在湖边坐下来,我也蹲着,调整着姿势,让她以画桥为背景拍了几张。一旁坐着等光线的摄影人看着我手机中的画面构图,说:看她拍的真好。她一说,有好几个人都围过来看。我蹲着拍照也是很费气力的,我站起身来,把手机递给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翻看了一下,又把手机递给我说,真好,再给我拍几张吧。还是你们这些专业的拍的好。我轻笑了一下,心里想,她从哪一点看出我是专业的,我连相机都没有带。


     我让她换了一个角度,以湖对面的白墙黛瓦为背景拍,又给她拍了一组。我站起身来,才发现我身后站着许多等机位的人,有拿相机的,有拿手机的。刚才让我帮她拍照的女子不是一个人,她有两三个伙伴。


     我直了直蹲酸的腰,跺了跺蹲麻的腿。心里想,真的是老了,拍人像也是很费力气的,以后不能轻易的为别人拍照了,我得省着我的力气。可是,每次看到那些拿着手机,找不到最佳机位的拍照人,心里总是替他们惋惜,远远迢迢地来了,连一张像样的纪念照都拍不好。

    我想起很久时与老张参加一个摄影团去云南梅里雪山,一路高原行走,来到达观景台正是落日时分,蓝天下,一排雪山静静地出现,那景色美的让人感动。老张连行李都顾不得搬,就在观景台上拍起来。


      我在一旁看着,有一辆小中吧停下来,一车乘客陆续下来在观景台上拍照。有几个女孩可能是晕车,下来找到僻静处就吐,看着她们苍白的脸,我们团队的摄影指导张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诧异的望着他,他说,每次我看到这些从那么远来到这里的人,都替他们惋惜,身体承受了那么多的疲惫,来到这里连一张好点照片都拍不到,就替他们难过。


     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人们多数都用那种卡片机拍照。像梅里雪山这样的景观,没有专业的相机和技术是拍不好的。

      太阳落下来时,我们走到月沼,看见拍夜景最佳位置上,占满了拍照的人,都支着三脚架在哪里等,等月沼周围房子上的灯笼亮起来,等天黑之前那一刻的魔鬼蓝。很多年前我与老张在南湖也拍过夜景,老张那次突发奇想,他想把湖对面的白墙拍成不一样的颜色,他用黄、蓝、绿等颜色的玻璃片罩在闪光灯上,他在墙哪边一段墙一段打闪光灯,让我在河边拍。老张反反复复地走了许多趟,后来看拍出来的照片,老张还是不满意,说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第二天早晨,我六点多起来,背着相机来到景区。我本来想拍那个空旷的画桥,没有想到的是,旅游团就如潮水般涌来了,一队队的人走过画桥,村庄清晨的宁静顷刻间化为乌有,导游的讲解声,游人的说笑声,把湖里的鸭子都惊醒了,在水面上振翅欲飞,荡起一波波的涟漪。

      想拍空旷画桥的想法破灭了,我只好在湖边游荡。太阳渐渐升起来了,阳光穿过云层和树叶,投下温暖的光,走在树木葱郁的小道上,偶一阵风吹来,缩在薄棉衣下也不觉得冷。此时,倒是想去村里咖啡厅喝一杯咖啡,背靠着透明的玻璃,听喜欢的歌曲,在清晨的村庄中偷过这一段悠闲的时光。


      村里的店铺都没有开门,毕竟没有多少人是在这个时间闲逛的。姐姐来电话说,在村口的早餐铺子里等我。我赶紧朝村口走去。

     在宏村住的三天中,有两天我们开车到附近的塔川、卢村、南屏、西递、棠樾去逛。看了许多古村、古宅、古桥、牌坊。而我早晚都是在宏村游荡的。


      第三天清晨,我仍是早早地起来,背着相机来到村里。今天不错,没有大队旅游团在早晨到来,画桥还是比较空旷的,我拍了几张,也没有拍出感觉。


     在湖边,一个女子告诉我,说湖边的这棵乌桕树,要到中午时间来拍,阳光会把叶子照得很亮,非常美丽。

     我们吃完早饭在客栈里喝了一会儿茶,我让姐姐们换好衣服,说去村里给她们拍人像。转到快中午的时候,我让她们回去休息,我专门走到湖边那棵乌桕树下,正好看见四个女孩在那里拍照,我就给她们拍了几张。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就是显得非常漂亮。


      晴空一碧,万里无云的秋天,在宏村景区内走着,从湖面吹来的微风,带着一股莫名清香,阵阵袭来,边走边作漫无边际的遐想,将近黄昏,夕阳洒下微黄的余晖,在山的那边铺展开来,这天然的水彩画美的不可言说。

     热闹的傍晚,我们在网红店添灯食堂吃饭。在宏村这几天我们把特色菜都吃遍了,臭鳜鱼、笋衣烧肉、毛豆腐、笋炒火腿等等。添灯食堂的菜也是一般,人们都是慕名而来,要等位呢。


      夜晚的宏村,走过熙熙攘攘主街,僻静的巷子里,似乎飘来一份远古的哀愁,那窗户里,窄窄的门透出的温暖而安静的光,女人们似乎在等待着回家的男人,却总是未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

   小贴士:


     宏村建于南宋年间,距今900多年历史,原名弘村,乾隆年间避讳皇帝名讳而改为宏村。现今村内个仍存有明清古代建筑103幢,尤其以南湖书院为代表的建筑群。


      宏村南湖仿照西湖平湖秋月式样,所以人称黄山脚下小西湖。画桥从湖中而过,小虽小,却依然美的动人。深秋南湖上一大片的荷花枯枝,想象荷花开的季节里来一定是更美的。


      月沼是半月型,据说开挖月塘时,很多人主张挖成一个圆月型,而当时的76世祖妻子重娘却坚决不同意。她认为“花开则落,月盈则亏”,只能挖成半月形。所以最终成今天形状。它也曾是《卧虎藏龙》的拍摄地,月沼上李慕白蜻蜓点水而过,也牵牛走过南湖。


    适合漫游的地方,推荐住两到三天。

清晨的月沼。

拍照的人。

清晨的南湖。

南湖书院。

村口的大树。就这样生长了900多年。

这张是我在宏村的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