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阳,总能让人心生欢喜。


坐在会议室的长桌前,贪婪地享受着阳光照在侧脸的温暖,映在键盘上的光芒,四周的寂静无声好像都在欢呼雀跃,心下安耐不住的,欣喜。


想到马上能和姐姐一起去苍山洱海,就激动不已。我已在自己的长篇小说里去过这个地方,在这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不久的将来,真的能到达,有种,梦落为现实的美好。


如同阳光透过晨雾,光束里微凉的气息,清馨迷人,只是看着这光影,都可以忘记时间。

不由想到,昨天偶遇的一场讲座——喵呜不停的《城市之猫》。未曾想到他就是《皇城猫语》的作者,那个勾我又上紫禁城,只为撸一把御猫的“混蛋”。


听着他讲成功的故事,那些细碎的过往里,一个人背着相机,六年的孤独岁月,在各个城市的街头巷尾,记录、捕捉街头的猫咪,或灵动或安逸或打盹或捕食。


关于他的故事,我很感动,感动于一种坚持。


我能明白,那种一个人追求一种热爱,无人理解,无人帮扶,多少次想要放弃的瞬间,多少难以言表的孤苦,多少自我怀疑的迷茫。最可怕的不是失败,是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时,对整个人生的怀疑。

但他坚持下来了,坚持使热爱有了归属,坚持让成功水到渠成。没有成功的岁月里他不知道自己会成功,没有得到的岁月里他不知道能名就,没有曙光的岁月里他不知道黑暗是黎明,但最后的破晓,让一切热爱都闪着光芒。


有人十年磨一剑,也未觅得一个陌上花开,在每一个夜里激情澎湃,每一个清晨自我怀疑,从怀疑自己的能力,到怀疑自己的选择,到最后甚至怀疑初心。我做的这一切,我坚持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是我真实热爱的吗?


什么是热爱?是即便这一生都不会成功,也会坚持一生的东西。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迷茫,迷茫自己到底为什么而执笔,追寻的道路上没有回响时,人就像在深山里迷路。时间愈久愈迷茫,甚至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何要来到这片森林,又试图在迷雾里追寻什么。

初心,是一道光,在任何深渊都能指引出道路。也是在他身上,我看到一种同样的光芒。


我总在说,人间值得,是因为人间有爱。教条的语言总让人乏味,真正的美好,是桃李不言,清风自来。


喵呜不停什么也没说,但是他的每一张照片里都展现出一种美好,让人内心动容,让人在猫咪的世界里找到人间的一方净土。


你无需言语,只用将世界的美好展现给世人,人间自然值得。


我为什么执笔?我总在怀疑里徘徊,虽然坚持着一种热爱,同时也在怀疑着这种热爱。


那一刻,我看到的光束,将过去的黑暗照亮,也将未来的道路指引。


此后人生,我将一往无前。


行过万里河山,哪怕方寸间,也要将我眼里,这世间的美,幻化成文字,呈现在你面前。


人间值得,一缕光,一丝风,一片叶,一点禅,皆尽美好。


你细细去听,慢慢去品,静静去看,岁月山河,锦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