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我的本命年,自然就关注“猪画”,尤其喜欢尉明宽先生笔下的“猪画”。写意画贵在出神,越出神越贴近本真,越有新意,越能赋予中国画传统艺术绵延不断的生命力。尉明宽先生笔下的“猪画”,便蕴含着这种创新精神,令我叹服。

  猪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家畜,在民间被尊为六畜之首,且纳入中国十二生肖之中,成为“诸事如意”的标志,家庭和顺兴旺吉祥的象征。在农耕社会里,有了“豕(猪)”才有“家”,由此可见它在百姓心目中的位置。猪长肥壮,五谷丰登,都是十分喜庆的事情。

  自明清以来,以猪为题材的艺术画作,大多是取其富贵吉利之意。即使是名家,也很少自觉地脱离这一传统画风,往往囚于具象语汇的表达层次,求形似而乏新意。以画鸡享誉画坛的尉明宽先生则另辟蹊径,笔墨初涉“猪画”,便匠心独运,将自己内在的感悟幻化于表现对象,让笔下的“猪画”成为极富张力的心灵图景,着实让欣赏者有耳目一新的审美感受。

  “心无欲而自在,眼无恨而安祥。”尉明宽先生准确地把握了“猪画”的亮点,已经将绘画对象物人格化,实现了“人畜灵”相融合的梦幻美,达到了使用“梦象”绘画语汇的境界。所谓“梦象”,就是绘画艺术家将与心灵有关的元素,通过意识、潜意识,甚至无意识萃取而同化生成的一幅幅心灵图景。这时的“猪”已经不是表象层次的猪,而是他心灵世界诗意般的外化与幻化,成为哲学层面的“猪画”。

  一般来说,起初绘画艺术的目的是描摹对象物的外表,追求某种形似,于是产生了具象。进而以肥猪昭示旺福,这时则加入了绘画者的意识,形成抽象加工后的意象,尔后在心灵内宇宙的激荡中再发展成为梦象,让画作成为解放想象力的手段。尉明宽先生无论是画鸡、画猴,还是画猪,都有一种才情召唤他娴熟地运用梦象语汇,画出内心的愿望。

  画家追求和使用梦象语汇的能力,来源于自身的心灵内宇宙,这需要学养、人品和天赋。尉明宽先生好学博学,能文善画,机敏聪慧,心灵内宇宙储存着产生梦象的丰厚土壤。他将自己心中的梦象种植于笔下,常常呈现出他人笔下无的图景。或者说,他笔下的“这只猪”,绝不同于其他画家笔下的“那只猪”。

  有的人画猪,只见“体胖”,难见“心宽”的神态,谓之虽形似而无精神支撑,呆头笨脑。而尉明宽先生的画中猪,或昂首,或低头,或睁眼,或眯眼,自由自在之态都意趣十足,所用的梦象语汇能触碰人的心灵,让欣赏者有所动,有所得,有叫绝之处。

  我常常用好奇心期待着读尉明宽先生的新作品,视觉得到的是兴奋与愉悦交织的审美享受。我想,他创作“猪画”的时候,也一定是在用好奇心创造或发现内宇宙的梦象,然后呈于笔端墨色与我们分享。“象由心生”,尉明宽先生在“猪画”世界的自由表达,必出自于心灵梦象的自由驰骋。


空净悟能,梦象缘生。尉明宽先生的“猪画”让我国传统绘画艺术焕发当代光彩,愿他在猪年里有更多好作品问世!

  尉明宽 字容之。山东莱阳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潜心文、史、宗教的研究,着力追求画外功夫的多重修养。在艺术上,汲取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而能自出机杼,尤擅画鸡,猴画亦飞扬灵气。其作品雄浑敦穆,温文而霸,龙骧豹变,气度恢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