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慢半拍”


对面出完牌,其下家已经揭牌在手中,这时候才好像反应过来,喊到:“碰!”有人便埋怨,“干嘛呢?人家牌已经揭到手里了……”

前两年,和西工大的一位同学玩牌,他有糖尿病,他经常这样,其他人也经常对他有意见。其他人批评他的时候,他便不好意思地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老啦,老啦……”

我也批评过他,我想象不来,糖尿病会让一个人的大脑反应变得迟钝吗?

现在轮到我了,我现在也经常这样。看着其他人出牌,明明可以碰,可就是不知道碰。其下家都揭牌了,这才反应过来,喊一声“碰”。有人说:“不能碰了。”也有人说:“可以理解,老了就这样。”

过去,我不理解西工大的那位老同学,现在,能理解了。


不再愿意学习


可可喜欢玩我的手机,他所看的那些视频,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也试着倒弄过,但没有倒弄出来。

“告诉爷爷,你是怎么弄出来的?”我向可可请教。可可一边操作,一边不耐烦地说:“你看,简单的很。爷爷,你怎么这么笨呢?”

现在的智能手机,我几乎玩不了。新手机买回来,便央求儿子给我“拷通信录”和下载应用。儿子告诉我,“爸,这简单的很,我告诉你怎么操作……”

“你别告诉我,我学不会,有什么问题你给爸弄好了。”也许就像儿子说的那样,很简单,但是,我就是不想学。心里老在想,“不会就不会吧,周围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怕什么?”

当然,不愿意学习的不仅仅是手机。


“爱占小便宜”


超市搞活动,发传单,我从来不关心。妻子拿着一张传单让我看,我批评她:“看咼干啥?”超市排队买鸡蛋,一斤可以便宜几毛钱,妻子让我排队,我不耐烦地拒绝说:“没有事干了?”这是过去。

今年,猪肉价格天天见涨,我发现我也开始关注物价了。过去买东西,从来没有问过价,妻子问我“多少钱一斤”,我总是回答“不知道”。现在,我买东西的时候虽然不讨价还价,但我得看看“多少钱一斤”。

有一天,和妻子进超市,排队买鸡蛋。排队半个多小时,买了十个鸡蛋,便宜了六毛钱。提着这十个鸡蛋,走出超市,连我自己都笑了。

有一家超市,如果办卡交二百一十块钱,就能成为会员,就能每天领到一份免费菜,这个我也办了。成为会员之后,我没有事的时候,每天都要去一趟这个超市,去领免费菜。我对好多朋友说:“我不知道怎么啦?也变得爱占小便宜了……”


力不从心


有儿子那一年,我二十七岁。礼拜天喜欢抱着儿子逛钟楼,或者逛公园,我经常抱着儿子一口气走十几站路。有可可那一年,我五十六岁。我经常抱着可可去公园玩,也一口气能走十几站路。

现在,不行了。

送可可到学校后,我便陪着妻子走进附近的公园散步。我经常走的那条“线路”,妻子有些烦了,质问我:“为什么老走这条路?”我告诉妻子,“这条路上,有坐的地方。”

我很想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永远都走不累,一口气能走十几站路,但是……只要看到有坐的地方,我就要停下来坐坐。

我在五十五岁以前,晚上十一点睡觉,凌晨三点起来。很多人有中午睡一觉的习惯,我没有。我是一个精力特别旺盛的人,我很少有感觉“累了”的时候。可是,这两年,我发现,我老感觉到“累”。晚上,我经常十点不到就睡了。中午吃完饭,我多多少少得睡会儿。不这样,“我受不了。”


我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老了,我也从不会承认自个老了,但事实上,自己的确是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