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初雪,仿佛回到了北平。

平常灰蒙蒙、土头土脑的民居小屋,被雪勾勒得黑白分明,有层有次,像镶了花边,一下子清新、雅致了许多。

白雪覆盖着的灰瓦,衬印着灰砖山墙、红窗框、绿窗格,格外安静,漂亮。

不用说,那些金瓦红墙的宫殿、寺庙,更是被点缀得无比美艳、妖娆。

先蚕坛,明朝遗物。

绿的松,白的雪,红的墙,相互衬映。

紫薇,竹篱,石径。

老人歇息,品尝初雪的清爽。

广寒仙境,云蒸霞蔚。

水中琼阁。

荷花小舟,雪掩芙蓉。

静谧的北海。

红墙,玉树,曲径通幽。

倚晴楼。

瑞气氤氲,松柏苍翠。

燕京八景。

见春亭。

春从何方来,踪迹无可指。

忽见桃始华,辄以名亭子。

弘历

黄版脊兽:骑凤仙人,龙,凤。

绿版脊兽,多了只狮子。

像狮子吗?鹅看更像短打扮的圣诞老人🎅!

堆云牌楼,不带仙人。

东门外,大红灯笼高高挂。

团城,世界上最小的城。

景山柿园。

洲白芦花吐,园红柿叶稀。

柿叶翻红霜景秋,碧天如水倚红楼。

柿园雪人⛄️。

一只石鸡,立在那里,一个回眸,淡淡的一笑,充满了幽默和自信!那眼神,要多萌有多萌!😜石鸡,又名旮旯鸡,或笨鸡。

万春亭,景山最高点,也是中轴线的南北分界点。

故宫,或紫禁城。很久以前,一位法国朋友就说,他有一个梦,就是想看la Cite Interdit sous la neige,即白雪下的紫禁城。

鹅在北京工作了30多年,这才第一次见到,逆光,灰蒙蒙的,似乎有霾。

南中轴线。

北中轴线。往北,是寿皇殿,鼓楼,钟楼...

正午时分,雪几乎散尽,北平走了。留下的,还是北京。

琼岛如初。

《想北平》老舍(节选,有改编):可是,我真爱北平。这个爱几乎是要说而说不出的。

我所爱的北平不是枝枝节节的一些什么,而是整个儿与我的心灵相黏合的一段历史,一大块地方,多少风景名胜,...我的每一思念中有个北平,这只有说不出而已。

北平也有热闹的地方,但是它和太极拳相似,动中有静。...在北平,有温和的香片茶就够了。

北平在人为之中显出自然,几乎是什么地方既不挤得慌,又不太僻静:最小的胡同里的房子也有院子与树;最偏僻的住宅区也离商业街不远。这种布置可算天下第一。

柿子,进了城还带着一层白霜儿呀!

北平是个都城,而能有好多自己产生的花,菜,水果,这就使人更接近了自然。

它紧连着园林,菜圃与农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确切的应该是见西山,或北山。

好,不再说了吧;要落泪了,真想念北平呀!

初雪若初见时,怀旧因用情深。莫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