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棟子

楝子树,过去路边、田野随处可见,是小时候最喜欢攀爬的树,虽因它生得特别干净,树皮光滑,不易生虫,但更重要的还是采摘它的果实。

初夏时,楝子树会开满一树浓香的紫白花穗,待花败去便会生出满枝头的青楝子。

七、八月份这些青楝子也只长到花生米大小,又苦又涩,小鸟是不会光顾它的,待到秋冬季青楝子长成乳白色,其苦涩之果方具甘味,鸟儿便去采食。


近些年无论城市、乡村难以见到楝子树了,周末公园散步,这些乳白色的果实被鸟儿啄食掉落下来敲在头上,一些被遗忘的记忆便被敲了出来。

抬头仰望,但见这些乳白色的小果实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显的白了,如珍珠一般,密密麻麻,缀满枝头,镶嵌在碧空中。

东皋公园原来叫造林局,也称东岭果园,是87年动工,历时一年改造成为公园的。

公园建成后,虽经二次大的改造,这些楝子树未曾被砍伐,尚有七八棵,能得以保存下来皆因己长成十至二十米高的大树的缘故吧!看来万物一理,欲立于世,必自强大!

儿时喜欢攀爬楝子树采摘那些青油油的苦楝子并不是因为它可食,是因它可作为弹弓的弹药使用。

过去的孩子玩具少的可怜,基本靠自制,不似现在的孩子玩具五花八门多的数不过来,但弹弓几乎是男孩子不可或缺的标配!

打弹弓一般用石子、泥丸、钢珠,但因具杀伤力,为不使其伤人便寻找替代品,青楝子大小、轻重正合适,便成了不二选择!

苦楝子从花生米大小长到成熟需五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期间不知要走到树下几回以观察其大小、何时可用,有时也会随手一弹弓敲落几粒果实以验证是否可用了!

待可用时便会招乎小伙伴们去采摘,几乎人人装满衣兜便分伙互相攻击。

因为弹弓从不离身,自小练习,所以人人练得一手好弹弓,即使离地面七八米树上的蝉也弹无虚发。所以游戏是有规则的,即不得打到脸上,更不能打眼睛,只能打颈部以下部位。

苦楝子打在身上没有石子般的威力,身体只会有疼痛感,但不会起包更不会出血。

寒风吹来,苦棟子随枝干在空中摇荡,不时有几粒坠落地上,捡拾几粒,选个大成熟的咬一下品偿,味道还是儿时那般苦涩,但苦涩中更觉出丝丝的甜意,余下几粒放入兜里,不为别的,只为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