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罐驿,位于重庆九龙坡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旧时重庆三大水路驿站(铜罐驿、鱼洞、木洞)之一。因曾挖到一只铜罐而得名。不过,后来渐渐被岁月的洪流淹没。只是,有人念念不忘,对于我,七零后来说,怀旧是不了的情结,总想去寻找我们过去的岁月,在古朴自然的村落中,青石板古道,吊脚阁楼,残垣断壁,一口古井,一座石磨子,那种天然般的淳朴气息,就连村口那一朵朵野花,都透出我们小时候的温馨,淡淡的清香,总飘逸着少年时期的味道,在这里,不受羁绊,没有约束,可以随心所欲的欣赏,和老年人唠唠嗑,问问收成,体会风土人情,做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者……

看到铜罐驿古镇的路牌,我们一行三人,老尧夫妻俩,随机下车,步行有一里多路,路很窄,刚下过雨,泥泞不堪,快到古镇,有一段水泥路,也只能容摩托车走~

虽说是古镇,应该有的繁华,或者古镇特有的建筑风格,很少,静静的,没有丝毫喧嚣,思维刹那间安然,站在青石板古道上,目之所及的地方,都仿佛在诉说着千年历史的变迁~

和老人聊天,才知道真正的铜罐驿在哪里?现在除了当地人,还有老点的人晓得以外,怕很多年轻人搞不大懂。其实,两地都在长江边上,冬笋坝在上游,铜罐驿在下游,相距不过三、四公里,顺着成渝铁路往重庆方向走,半个小时就到了,路旁的民居只剩空壳,通往长江码头的石板路,早已堆满落叶~

也许人少的缘故,这里青石上长满青苔,绿绿的,煞是好看,在这消寒的冬季,给人一种温馨,也点缀着古老村庄,沉寂中有了点生计,我们北方冬,没有这样的绿,也就没有了生气气~

听这老人讲,原来这里有商铺,有茶馆,还有戏台,逢赶场天这里热闹无比。后来这里繁荣不再有了,许多人都搬走了,只有寂静的街道,破败的房屋诉说着曾经的辉煌。现在还有赶场天,但我想更多的是一种怀旧的情怀。

可爱的小狗,对我们陌生人,没有半点生疏,萌萌的样子,让人感到很是开心,犬吠鸡鸣,袅袅炊烟,已经在大多数地方看不到了,很是遗憾,自古以来的农村文化底蕴,风土人情,风俗习惯,乡绅申达,也都没有了,不知道是好是坏?但都没有了我们小时候的纯真了~

古镇尽头,已经没落的古码头,一叶扁舟,老者怡然自乐,垂钓于长江之上,风景如画,站在江边,任思绪飞扬,心底怅然辽阔,滚滚长江东逝水,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乃蝼蚁般漂泊在外,一事无成,回忆过往,如梦如烟,心情和这没落的古镇一样,惆怅,也许饱经风霜岁月,才能体会繁华落尽后的悲伤,年过半百,应该放缓脚步,细细品味人生,在平凡岁月里,不负生活带来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