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一、悖论

是的,这只是一支普普通通的酢浆草


拍她的时候正微微有雨,光线很暗

我原本在拍我月季,她叫彗星

但抬眼的时候却看见了这枝酢浆草


因为雨天

它卷成一只小小的花筒

光线透过她绿色的萼,看得到里面点点的蕊

精致得像一枚童话

因为瓣与蕊的距离

她们成了彼此的悖论


我将焦点对准瓣的时候

相机拍不下蕊的精美

而我将焦点对准蕊的时候

我拍不下螺旋形的花瓣,她是糊的

其实无关悖论

只关取舍


或者,我换一个好的设备

可能会拍下精美的画面,会有清晰的蕊与瓣


原来这世间的所有悖论

无非只是因为自己

二、来不及

夜雨落了一宿

梦里,我还是在拍我的酢浆草

阳光很暖

因为光线,我拍出了完美的酢浆草


半梦半醒的时候我想起,或许,光线确实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的噪点


阳光透过窗幔的时候我醒了

我看到了我的酢浆草

她们在夜雨与阳光的滋润下明亮而润丽

花瓣上还带着水珠


我打开了相机

然后我发现,她打开了第一枚花瓣

就那么一瞬


我甚至来不及对准她的蕊

我几乎惊慌失措了

我来不及调整光圈与快门

我只是急匆匆地换了个角度


我还是慢了

她已经,只剩最后一个花瓣了

我终究还是慢了一拍


这一次

我确实拍到完美的蕊与瓣了

只是,她不是筒状的

她的蕊赤裸裸的就在眼前

没有剔透、没有神秘、没有朦胧与遐想

她就是一枝普普通通的酢浆草


原来,不是所有的花开都是缓慢的

原来,不是所有的事都因为你去做了就可以

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遗憾,叫来不及

三、执念

我看着阳光退去

我看着花瓣打开

我几乎是悲伤了


转头的时候我看到了另一丛酢浆草

紫叶,粉花,她开成了一朵小小的喇叭

她比原来的那丛酢浆草,大了那么一倍左右

悖论依然存在

拍她的蕊的时候花瓣是糊的

但因为花型的大小

我终究还是同时拍下了她的蕊与瓣

虽然,都有点糊


只是,她的蕊,是绿色的

我是那么的不甘心

我几乎想问我的酢浆草,为什么,要如此执意不让我拍到我想要的照片


酢浆草沉默

我却想起了我的樱花杯子


我有一个极美的樱花杯子,玻璃的

后来,卷卷来的时候失手打碎了我樱花杯子

因为喜欢,我又重新买了一模一样的樱花杯子

然后,卷卷又来了


我买了五次这个杯子

在买第六次这个杯子的时候我拿出了五个杯盖

问卷卷:你对我的杯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执念?

卷卷笑倒在床上,问我:你对这个杯子,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执念?


原来这执念,并不是一个人的事

你认为别人执念的时候,其实你已经陷入执念


原来这执念,仅仅只是执念

无关对错

无关好坏


我若继续执念,为拍这个酢浆草换了设备、守了时间、忘了它心,也未尝不是好事

我若因为这执念走了火、入了魔,拔了我的酢浆草,恨了世上所有的酢浆草,估计会是疯子


图文: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