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不为他写点什么,不足以让我记住他曾来过一样,我知道我也不可能忘记。

他踱着脚步悄悄地走来,像我会怪罪他珊珊来迟一样。没打扰我的梦,给了我一个白色的惊喜,一个白色的冬。

当我站在窗边满脸惊讶的表情,老友透过窗上的冰花向我轻轻招手,我知道他一定常在百无聊赖时想起我,若不是天宫不许他早就奔向我、奔向大地了吧。窗上的冰花映照在我眼中,我有一个白色的梦想和你说。

  不顾自己乏累的身体也去访友,也是我送他的一份礼物吧,我这纯洁的朋友我曾无数次在冬天、在这五颜六色的生活中想起单调的你。

人们常常说你会带来感伤,是这样么,朋友?

  轻轻坐在你旁边,感受你的呼吸,你的体温。我走了很久才到湖边的草地上,都市路太硬没有你的踪迹,也请你不要怪盐褪去了你的笑容;人们不懂欣赏你的单纯,他们有太多大事要忙。

  我带来了美酒和画板,与你把酒共话桑麻,美酒一杯,共赏小桥流水,举世繁华。我懂你也是性情中人,不然怎偏偏出现在湖边呢?别人总说你也出现在寒风、悲凉中;也只有我懂你性情冷若冰霜,却温暖了我的心头。谈何温暖?便是:

良辰美酒老友,心中春宵垂柳.

纵是寒意彻骨,温存心头长久.

  还愿画下你倾城容颜,把酒言欢欢之间,你已悄然消散,留我醉倒人间。我不怪你久违于我、不怪你悄然离去;下次再见你仍是一身洁白,我仍一酒一腔诗意。便是无法留下的,才值得人怀念。

我本世间一酒徒,在这杯酒中沉浮.

我本无名一小卒,未能换来你踌躇.

如君不为我止步,让我醉倒于江湖.

如君乘风归来时,旧情老友当如故.

拙笔表达有限,不及诸位半分.

文有心灵真实,任人笑骂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