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林培森


对黄山最精彩的评价,恐怕非徐霞客莫属了。据说,有人问徐霞客:你遍游天下,依你来看,哪里的山水最美呢?徐霞客答道:“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后人将它演绎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流传至今。我黙念着先哲们的名句,步游圣的后尘,迎着初冬的风雨,来领略天都峰独冠天下的人间仙景,体味着黄山那如诗如画的韵味。

一一题记



由于这几年的铁路工程在安徽淮北和江西景德镇,每年我要乘高铁路经黄山站好几次,但由于工作繁忙,无暇一游。今年11月18日,我从南京返回景德镇时,终于圆了这一美梦。在黄山高铁站下车后,一头扑进了黄山的怀抱。

持杖叩阶而上,从云谷寺到白鹅岭,我仅走了九十分钟。这时,天下起了阵阵小雨,虽然看不到碧空万里、艳阳高照,但在霏霏细雨中游玩,就是在云里走、雾中飘,别有一番情趣。当我看到铺海的奇观,立刻产生羽化飞升的感觉,意念在渐渐飘逸,人变的清高起来,第一次领悟到“物我两忘”一词的精妙。这种境界,使你抛却红尘,什么官场争斗、商海沉浮、情场失意,统统都烟消云散了。



你看,一座座峰峦峻峭峥嵘,错落有致,鼓荡阳刚之气;一簇簇林木挺秀俏媚,浓淡相宜,漾溢阴柔之美。走到这里,游人方才认清它奇甲天下的真面目来。

始信峰所在的北海景区,是黄山风景区的中心,集峰、松、石、云诸景之大成,尤以松树最为奇特。黄山松,大多植根于石缝之中,与奇峰怪石相映成趣,遥遥望去,恍若一群群临凡仙子,绿衣婆娑,翩跹而舞。更有贴壁松、黑虎松、竖琴松等,惹得游人流连忘返,纷纷拍照留念。最富情趣的是连理松。它原本是两棵树,根部却合为一体,主干仍分为两支,亭亭依偎,恋恋缱绻,枝叶缠绵且对称,身姿飒爽而奇伟,已然融合为一株巨松,恰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情侣,在亲密无间地诠释着天作之合。



进入西海景区,山势愈发险峻。双笋峰拔地怒耸,九龙峰横空腾飞,松林峰层峦翻卷,石人峰一柱擎天。站在排云亭前俯瞰,幽谷云雾尽收眼底,绝壁千仞直踏脚下,不能不让人对这雄、险、奇、幻的景色,既赞叹不已,又敬畏有加。



峰奇大多石怪。黄山怪石遍布,或状似动物,或形若人貌,或巧如器物,天然浑成,惟妙惟肖。其大者,独自成峰,蔚为壮观。如形具神生的梦笔生花,妙趣横生的鳌鱼驮金龟。尽得造化之神奇的当数飞来石,那可是一块高十二米重三百六十吨的巨石呀,居然兀立在直径十多米的悬崖底座之上!危如累卵更显得威风八面,鬼斧神工直叫人叹为观止。



这时雨越下越大,望着那条虚线似的台阶,不免有些心慌,这石阶的坡度,听导游说,是60——80度。然而我有一个法宝,就是不停的、慢慢地走,凭我的体力和意志,成功地登上了光明顶。遥望雨雾中的崇山峻岭,好似喷涂上了金红色的油彩,最高的莲花峰“菡萏金芙蓉”,神采焕发,紫气氤氲。



攀登莲花峰的小路,陡峭、狹仄、盘折,全然是在峭壁上开凿出来的,险绝处,如同直立的云梯,许多路段仅容单人通行。幸而路面全都铺上了石阶,路边又修有护栏和护墙,否则,恐怕只有猿猴才上得去。伫立峰顶,放眼环眺,美景如画扑面而来,苍山如海漫向天边,真的是飘飘欲仙的感觉啊!



黄山的风采,笔墨难以描画;黄山的魅力,文字难以备述;黄山的神奇,影视难以尽现。一天游程,走马观花,别说一百五十四平方公里的风景名胜区,就是目前供人游览的这三分之一区域,也不是我这样匆匆一游,所能品味和领略得了的,何况又赶上了这风雨交加的天气,实在是游兴未尽哪!



黄山啊,你是华夏壮丽河山的一个缩影。如有机会,我还要去亲近你,拥抱你,在你最高峰看日出。我想,当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时,我定会融化于你奇妙的霞光中!


七律.梦游黄山(通韵)

——赠林培森兄

文/于贻琦


温泉脉脉洗尘埃,迎客奇松峭壁栽。

西海峡中浓雾锁,天都峰上怪石来。

文殊佛卷传人世,黄帝丹炉弃紫台。

梦遇林兄携我手,同攀极顶赏莲开。


《北京头条》(563)



作者简介:

林培森,山东青岛人,1976年3月应征入伍,原在南疆线铁道兵五师二十四团服役。1984年元月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现在中铁建工作。长期的部队和筑路架桥基层生活,积累了一定的生活阅历和题材,他酷爱诗歌,每逢人生转折,社会巨变,亲朋聚散,情感悲喜之际,总是激情喷涌,并诉诸笔端。曾在多家媒体,大路文学发表诗歌散文360余篇。并获得“新绪杯”全国文学大赛, “魅力诗人”荣誉称号。2019年他参赛的第二届《才子》杯全国文化大赛作品《又到春节》被评为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