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不适合回忆。

喝一口茶或咖啡,到窗前看对面两个窗口的灯光,看街口路灯橘黄色迷蒙的晕染,于是,思想就涂抹在两处光之轨迹上了……

——铁丁

那是旧时的处子的雪

即使印上山雀的小脚印

依然那样纯洁


不像这城里的雪

半空就被潜规则

被光和尘猥亵了


一只喜鹊

飞到六楼的楼顶

半个时辰

一动不动地,瞭望


我也像他一样

有时站在山顶

不为了觅食

仅仅是,看着远方


白天的月

隐到西边

他也知道

自己不是主角

于是

心甘情愿

在日头的光芒中

惨白如雪


他的工作

在于空隙,在于夜

比起毁灭

平凡就更需要决绝


闲话与笑话

都不是正经话

闲话裹着刀鞘

笑话抹着糖衣


他们没有翅膀

却如满弓之弩机

可以娱乐

也可以杀敌


幼儿园,淘气的儿子

被关在小黑屋子里

许多天后,儿子睁眼闭眼

天花板都飘着图的形迹


人对笼子有天生的恐惧

动物更是难逃厄运

除了杀头

笼子是最重的刑具


文字:铁丁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