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头摇落的叶子,

在寒风中,翩飞,

仿佛昨日,还是蜂飞蝶舞。


一场迟来的大雪,

一夜间,将我们置身于,

冰天雪地之中。

冬天,

显露出,她应有的样子。


一年很快,

一年又是那么的漫长。

蓦然回首,

我们究竟是过了三百六十五天?

还是活了一天,

重复了三百六十五遍?


无风,便是暖的日子。

岁未,擦试窗上的玻璃,

总想让来年的视野,

变得更清晰,更辽阔。


一只春天的小鸟,

衔着某些过往,

落在我窗前的老树枝头。


那鸟的鸣叫声,

唤醒了,

来不及告别枝头的

枯叶的悲伤。

翠绿的颜色,一眨眼的功夫,

就变成了枯黄。


另一片恍惚的叶子,

飘过了窗户,

落在我屋内一只碗的边缘。

那只碗里,

装着我一年中的虚度的光阴。


年初时,踌躇满志,

还有一个五彩斑斓的梦;

岁末了,

只剩下碗沿上的忧伤……


我端坐在碗沿上,

细数一年来的收获,

看看年末,碗里有什么?

再看看镜子中陌生的面孔,

鬓角不合时宜地多了几根白发?

还有眼角的鱼尾纹,

远了反而看的更清晰的眼……


时间的城管,每时每刻,

都窥视着我们。

一炉火,一盏茶,

一杯茶,一壶酒,

一个拥抱,一句问候,

每一个触动人心的柔软,

都能驱散心头的冰寒。


如烟似梦的飞雪中,

也适合怀念,

有对三月份的耿耿于怀,

为争一抹白,而冻死杏花的雪;

还有夏季田野里,动听的交响乐;

或者十月份,掉落的一枚松果,

正好击中了你的目光,

在枯叶里,兀自为你动情。

或许还有一缕淡淡的思念……


细数经年的过往,

所有的日子,不管好坏,

只要我们真心实意地对待,

都会变成,

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一年中,最后一个月来了,

是结束,也是开始。

在它的最后,

将汇成一个完整的二O一九。

感叹季节的轮回,感概人生的苦短,

让我们面对白茫茫的大地,

为二O二O年,祈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