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画了一辈子的画,却从未正经地为发妻乔依画过肖像,枉为票友也。知过就改,这便有了这第一幅。

乔依就在身旁,但不可能长久坐着给我当模特,用照片最简单易行(现在大师也抄照片,甚至投影仪,何况吾等平庸之辈)。电脑里正好有她六十岁生日时我为她拍的照片,拍得不好,因此搬上画面颇费周折,好在照片有十来张,可各取所长,况且老夫老妻厮守三四十载,颜容可谓熟矣……

画脸时,我刻意淡化了些许老年特征,果真年轻不少,唉!年轻真好 。其实五十岁时也为她拍过生日照………又是一个十年倏地溜走,乔依说,当时看照片真是不忍目睹,“哪能嘎老了!” 如今回头再看,感觉五十岁——好年轻哎!所以我要赶紧画,让她到七十再看看年轻的六十模样,希望再说一次,“六十岁,好年轻哎!” 哈哈……更希望八十岁时看七十,九十岁看八十………

乔依诞于春节前后,所以我用一两枝写实梅花作前景,背衬单色中国画梅花图式。记得有诗云:“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我把“江南”换成“燕山”,都是地名,十分妥帖。呵呵,投机取巧,拿来主义。然而,“聊赠”却是我对发妻的真情流露………以下删去88字(盖因言语过于煽情,怕客官酸倒了牙,现在种牙很贵的)。

——燕山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2019.12

以下为作画步骤,不看也罢

拆了旧布换新布

定位

底色

除了背景全部画了一遍

完成

素描关系

配上镜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