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北京深秋,对于我和我的全家来说,都是一段难以忘怀的时光。那时,我刚好虚岁73 , 又适逢我的本命年。从不信邪的我 ,老早就告诉女儿千万别给我买什么红裤头红袜子啊!我不信那个!可有谁曾想到,这些年连感冒都很少得的我,却在9月13号发起了高烧,而且是高烧不退!在深圳福田医院输液三天后住进了深圳港大医院,在港大医院住院17天不见好转后,又转到了北京协和医院内科感染病房,一住又是二十多天!虽说还没有完全退烧,也没有最后确诊,但医院同意我先回家观察,不适随诊。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吧——因为我终于能够出院回家了!

《病之随想》

  出院了,回家啦!我就像一只被困在笼子里48天的鸟儿,今天终于可以放飞了!这感觉真好!

  由于不明原因的高烧不退,我在深圳港大医院治疗17天不见好转后转来北京协和医院住院,在前前后后的这段日子里,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检查 : 派特CT、胸部CT、腹盆加强CT、脑部核磁共振、眼部全科检查、甲状腺的各种检查、心电图、脑电图、动态心电图、超声心电图、腹部超声波、双肾输尿管彩超、颞动脉彩超、胃镜、肠镜、腰穿、骨穿、皮肤活检和无数次的抽血。现代医学的发展,就是为医生提供了更多更好的检测方法,帮助医生用排除法来确诊。而对于病人来说,确实有点惨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做为病人,我觉得自己好无奈、好无助、好可怜!看到身边健健康康的人,真是好羨慕啊!一场大病,让我真正体味到了健康的快乐和无价!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一场病患,更加印证了亲情、友情和爱情的难能可贵!发烧几天后,儿子从北京赶来看我、照顾我,后来又买了头等舱带我去北京看病;后来又找了北京的名中医给我诊治。他说,“妈妈这次大伤了元气,一定要在北京吃几个月中药调理一下再回去”。儿媳为了接我,怕我走不动忙着买轮椅,拖人找关系联系病床,买各种各样的吃的喝的和营养品往医院送,还抱病多次去医院和医生沟通了解病情和治疗方案。女儿为我着急上火,抽空就往医院跑,她也变得更加自强自立和坚强,让我安心在北京治病,家里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妹妹刚办完了丈夫的丧事,就要买票过来照顾我!

  更加让我感动的是原来省委机要局的那些老大哥老大姐、老同事和我的那些老同学们,还有刚在老干中心声乐班认识不久的高大姐,他们有的发微信问长问短;有的鼓励我要有勇气和病魔抗争,默默地为我担忧,为我祈祷。还有的每天发微信祝福不断,却不忍心打扰病中的我!他们对我的关爱,就是远隔千山万水,我也能深深地感受得到!

  最后我还想说一说我的老伴——那个和我结婚46年,吵吵闹闹快半个世纪的老伴!在这48个日日夜夜里,是他这个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每天寸步不离地陪着我,照顾着我的吃喝拉撒,每天被我折腾地吃不安、睡不宁!还要为我的病痛担忧,为我做各种检查遭罪默默地流眼泪!48天,让我体会到了老伴那发自心底的无言的爱!这就是老伴吧,无人能够替代!

  想说的该说的似乎都说完了,唯一更想说的只剩下感谢啦!感谢孩子们给我的爱!感谢新老朋友对我的关爱!感谢老伴给我的爱!此生有你们,即使是生病也觉得自己幸福满满!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努力恢复身体,倍加珍惜眼前的一切,让自己的晚年,生活的健康而快乐!

  最后,祝愿所有的亲朋好友健康!快乐、安康!

2018年11月16日于北京国典华园

  出院后,儿子带我去看了中医,吃了不到十天的中药,发烧一个多月的我,奇迹般的不再高烧,连低烧也没有了。去医院查血,各项指标竟然都正常啦!祖国中医药的博大精深,在我身上又一次得到了验证,全家人都非常的高兴!恢复中的我,每天按医嘱喝着中药,每天由老伴陪着,两个可爱的孙女乘欢膝下,儿子儿媳一下班就过来问情况,阿姨照顾着我们的生活,天气好的时候,老伴会陪着我去家对面的《元大都公园》走走,嗮嗮太阳,日于倒过得消遥自在。

《游元大都公园》 又是一年秋叶黄,帝都深秋比画强。两岸柳丝随风摆,映入小河亦成行。银杏叶儿金灿灿,风吹叶落满地黄。大病初愈河边走,老伴携手相依傍。人生苦短几十年,同甘共苦度时光。祝愿老伴永康健,相依相伴百年长!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朝夕祸患!可能是照顾我累坏了,也可能是几十年的高血压糖尿病总暴发了。在我出院不久,发烧才刚刚稳定下来那个周六的早上,老伴却突然走不了路,整个左半边枝体活动不方便,经脑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脑梗!这对于我和孩子们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没有床位住院,我们只能每天到离家不远的安贞医院输液。就这样,本来工作就非常繁忙的儿子和儿媳每天接送老伴到医院,因医院没有车位停车,他们只能把车开到医院门口,尔后的一切都由我这个刚出院的病号来做了。而原来为我准备的轮椅,又成了我每天推老伴进去挂号、交费、拿药、输液的工具。为了尽快的康复,15天的液体还没输完,儿子又给爸爸联系了北医中医三院的针灸,这样我们俩个病人每天忙忙碌碌的在两个医院之间奔波,周末儿子又给我俩挂名中医开中药。那段时间,打针、吃药、针灸几乎成了我们生活的全部。苍天不负有心人吧,在全家人的努力下,老伴的身体慢慢的好转,开始能自己慢慢的走路了,而此时的我,早已忘记自己也是一个病号啦!上面是老伴陪着我在元大都公园散步的照片,那时的他还没发病。但当我把这些照片发出去,并写下这首小诗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脑梗了。因此我从心里祈盼老伴早日康复,身体永远健健康康的!

  康复中的老伴和小孙女在《元大都公园》。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们准备回深圳了。临走前,想去看看儿子工作的地方,被保安谢绝。儿子知道后,第二天就带我们去了。看了看他的工作的环境,作为父母,还是挺欣慰的。

  再见了,《元大都公园》!希望下次再来北京,老天会还我一个健健康康的老伴!

我和老伴回深圳后在市民中心。

命运多舛的2018年的深秋就这样过去了,2019年的我目前已基本上康复,老伴仍然还在康复治疗中。回想起来,我和老伴的那场大病,让人到中年的孩子们第一次体会到“上有老、下有小” 的责任和艰辛!要工作,要照顾自己的孩子,还要照顾有病的爹妈,孩子们真得是不容易啊!而我们更是深深地体会到了健康的快乐和无价!健康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自己的,它更是全家的!因此,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们,认真锻炼身体,让自己的晚年健康快乐,尽量给孩子们减少负担,这就是我目前最想说的,也是我目前最想努力做到的!

  最后,祝愿全天下的老人健康长寿!祝愿家家户户幸福安康!

2019年12月3日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