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父母养我们大的小木屋

  出生在偏远的小山村里,从我16岁那年开始回忆,父亲是一名裁缝,在当地也算有名气,虽然他每天那么辛苦,每天坐在缝纫机上一针一线地赚钱养合我们全家,甚至有时候还要给爷爷奶奶们一家,我已经16岁了,书也不爱去读,一天就调皮捣蛋,父亲叫我不要贪玩了,跟他上街一起教我打衣服去,当然街上也是我们家砖房小屋,这一走,寨上的小伙伴们跟我一起长的都基本也外出打工去了,从此大家失去了联系,也就没时间和他她们玩了。

  一晃我已经17岁,跟着父亲也算有一年头了,该学的也会了,姐姐这年也结婚了,家里生意重担也就落我肩上了,父亲每到赶宽坪场天他就去收客人做衣服的布背回来,我就在家只负责加工好,当然家里也有人拿布来打衣服,也就是在这一年一个政府小伙子看上了我,去问政府厨房煮饭美女师傅,问那边打衣服的叫什么名,煮饭师傅说成我父亲名字了,小伙子说怎么男生名,煮饭师傅说,你问的是谁?小伙子说那小姑娘,煮饭师傅又才说原来是问珍蓉,小伙子就想起一首歌,《峥嵘岁月》就这样他就给我名字记下了。

xⅹ的一天晚上我们大家不约而同的在向老师家玩,就在这天晚上,向老师老婆说我珍蓉给你找个婆家,马上又问小覃给你找媳妇,经过王阿姨的二句话透穿,我们就开始相知相爱。但是问题出来,双方父母不是很乐意!他父母嫌弃我无工作,我父母怕他对我不好,我俩不顾父母反对,继续走下去。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们恋爱2年快三年了,我看到外出打工的小伙伴们回了,回来说她们在广东做的和我们一样打衣服,机子比我们的好,叫平车,那时候的我好奇心很强,我也想去广东尝试一下平车的感觉。然后就和他和我父母讲,我要去广东,当时他支持,父母不支持,我没顾父母的反对就跟一位姑姑走了,还是他送我到思南县城来上大巴车走上广东方问的,我坐上大巴车上到了玉屏上了火车,不知怎么回我开始想家,想他了。吃不下东西了,经过几天几夜的火车时间到达广州了,但还未到达目的地。又坐上中巴车经过一天时间终于到达目的地。到了是又累,又饿,又想家,又想他。

  到慧东的第二天姑姑带我们三进了制衣厂,一进厂让我大开眼界,厂里千多人,几层工厂,管理规模别大,我进厂第一件师傅叫我学折叠衣服,当时的我很不服气,我的目标是来坐平车,而不是来叠衣服的,在家是师傅出来叫我叠衣服,我就听师傅的叠起厂里衣服,才刚刚去嘛!不管你懂与不懂,也空杯思想做事,共计叠了三天,师傅叫我过去问,你会打衣服吗?我回答是。

  第四天我们开始坐上平车,心里好高兴,就开始写信告诉父母和他,但是一天好忙好累,目标达到了,心里在想我在家要是也这样能吃苦,也会找钱,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一个了,我在那里水土不和,天天鼻子流水,就这样申请离职反回家乡。

  当我反回到家后我每天很勤快,像换了个人一样,天天加班给父亲收到的衣服帮忙做完。那年的我快20岁了,可能是懂得体会父亲的辛苦了。就在20岁这年我们俩开始谈婚论嫁了,我5月20岁,时间定在10月1日。

  10月1日到了,我们终过3年的恋爱走向婚姻的殿堂,那时候我们小山村还先哭,当然我也不例外,就在出的那天早上,我还数落了几句,(谁能出来留得我,房子屋机平半边)在走的时候带礼奶奶给我一把筷子,(一把筷子十二双撒了筷子走别方)。当然每个女生在出嫁的那天是对父母亲人依依不舍的,也是很伤心们,只有结婚的才知道那天的痛苦。

  就在国庆这天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亲人们送我踏上结婚之路,那天雨好大,那年头没有小车,中巴车也很少,他就找了两辆大汽车,一车拉我的嫁装,一车拉送客和轿夫,我坐上了大汽车的车头,当时我们那里路好烂,那车子半天爬不上坡。经过多人的帮忙,车子走了,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雨越下越大,下午送我去的亲们要反回了,而我哭得稀里哗啦的,心想你们全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眼泪是不由自主的流着,心里难受得撕心裂肺。

  结婚的第三天,要回门了,公公给了我们150元回门和我们生活费,因为结婚他工资已经弄来办事了,他身上已经是分文没有了,还欠了外债,而我的400多哭钱也给他还账了,我也没钱,就这样我们拿了150元回了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