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者:日 月 照 明

图片:网络+手机自拍

动图

岁月静好,冬阳静美。

十一月,郑州虽然已进入冬季,但依然秋景宜人;虽然没有初雪的惊喜,但有的是冬日暖阳。花甲人静坐在窗下,享受着这时令冬阳暖和,适宜低眉阅读,简静自然,随遇而安,不亦乐乎!


薄凉岁月,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匆匆人世,不过百年。我,六十年的岁月风雨,六十年的踪迹,六十年的故事,于我是一朝一夕的日子,于别人不过是几场花开,几度叶落。我经历的风景,遇见的故事,都成了诗料,落于文中,与尘世的人们相看相望。回首我的过往,看似忧伤,多愁多思,实则明净温婉,一草一木都有灵,一词一句都有情。

感恩岁月,六十年的风雨路,自我感觉良好,也算是修得了一个正果,虽没有功成名就,然再也不必为谋生而辛苦仓皇,可以安居于这郑州闹市小楼之中,喝茶读书,写字听雨。我一生坚持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读书习文已成为了我的情结,亦是我生活中的必须和归宿。有时想来如有一天,风景看透,人情过尽,不离不舍的,除有一个爱妻,还是我读书写作,墨迹书韵。


岁月不能让我忘怀。

吾生于乡野村落,寒门农家,几代人都是“修地球”的,父母都是大字不识一个。到我这代,千载难逢有了书读,清风教我识字,明月伴我读书。然且“十年动乱”没有大学可上,高中毕业归家耕耘。年少时,我自是不甘于平凡,不愿庸碌一生,后遇国家征兵,才算是披绿扛枪到了洛阳军营。岁月待我不薄,终于跳出农门,进入了校官之列,后又站到了公务人员队伍之中。这一切的一切,我感恩我有一个心胸明朗的母亲,是她教儿立志远飞,为国为民效力。


我的少年,是母亲教我简净平和,只道寻常。所以,我一生都爱上了寻常岁月,寻常人家,寻常日子。一生爱恨,付与柴门巷陌,袅袅炊烟。今后的岁月,纵有风尘起落,我自明净如水。无论是住郑州红尘闹市,还是居豫南偏僻山区,我都心安理得,安享晚年。

在退休后的岁月里。

笔者想择一事,终至老,做一个散淡闲人,奔七的路上,除了读书习文,不愿经营任何事务,也不想与人过多纠缠!从此,愿找一处清幽之所,和爱我的人一起,守着小桥流水之家,看静水回风;还愿人生简简单单,平平凡凡,虽无雷声轰轰烈烈,但也有和风细雨绵绵暖阳。


如今,笔者是日子清闲,现在拥有了一院馨香鲜花,满屋书香墨韵,更有一个陪伴我甘苦与共,风雨不弃的爱妻。我虽住闹市,但简衣素食,不烟不酒,如居深山。我的住室,喜静不爱闹,喜简不爱繁,喜雅不爱俗。我的一生,所寻的不是名与利,而是自己心灵的宁静和归宿。静坐雅室,用最淡的心,捧一本闲书,喝一壶清茶,有一爱妻伴我左右,尽享清欢,真的是满脸笑容乐开花!

盘腿静坐细想:

人生百年,春秋朝夕,往来匆匆,余生几何?人间富贵功名,如过眼云烟,得之不以为傲,失之亦不以为憾。世情如水,冷暖自知,多愁多思,风风雨雨,皆以寻常心相待,自可开阔清朗。时光流去,再不复返。过往的人事在迂回曲折的山径渐行渐远。人生迢迢,苍茫无边,所经历之事,无论是福是祸,皆要从容相待。过好当下,珍惜一切所拥有的,因为一旦失去,可能就是一个永远。但万般带不走,唯平安、健康、快乐是福!

岁月待我总是好。

六十年,倏忽而过,岁月可以更改我的容颜,让我缓慢地老去,而我的心却愈发地明澈干净,不染纤尘。余生不再去计较,不再生愁绪,不再理是非;也决不问尘事,不取悦他人,更不为难自己。和我喜爱的人去看世界,残山剩水也风流;与喜欢的人过日子,粗茶谈饭也香甜。余生,我要把日子过成诗,美味无穷;把后事抛到远方,天涯何处不葬身?!


岁月,年华虽渐行渐远渐无声,但我要在往后的岁月里,听风赏雨,种月耕云,看春秋来去,挺起胸,昂起头,唯愿余生,月下白雪,清澈明朗,只生欢喜不生愁,居家皆是欢笑声。


写于2019.11.26郑州

作者简介:

日月照明,原名段明照,河南泌阳县人,已过花甲,出生于豫南山区的一个小村庄,现居郑州,自由撰稿人。坚持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阅读是生活的习惯,写作是心灵的期盼,不求名与利,只是把自己的所有感受、生命思索、情感流变,用笔阐说人生哲学,记录美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