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

图片/网络

小时候的夏夜,总是非常闷热,没有风扇空调,热得人睡不着,只好在平房顶上铺张席子,放块竹匾,睡在外面,乘凉到半夜。


四周一片漆黑,仰面向上,只有满天的星星包围着我,仿佛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接近。它们有的明亮有的暗淡,有的稍大有的微小。我寻找着银河系,据说它是一条明亮的星河;我寻找着牛郎星和织女星,它们应该在银河的两侧;我还寻找着北斗七星,它们应该像勺子的形状……我寻找着所有我所知道的名字的星,还要和姐姐妹妹们比试眼力,争论几句。一颗流星在高空划过,无论谁先看到,都会向大家叫唤一声“看,流星!”然后我们大家看着它拖着长长的尾巴缓缓地消失在夜空。


时间长了,大家都不吱声。我沉浸在星空中,想牛郎织女的故事、嫦娥奔月的故事,想宇宙到底有多大有多远有多少个星星,想有没有像我们一样的外星人……我那时眼力真好呀,我能看得见所有发光的星星,我一个一个地清点它们的数量,一直数到几百上千个。数着数着,满眼的星星摇晃,迷迷蒙蒙进入了梦乡。


以后几十年都没有这样看过星空。我已走过了很远的路,不知道那满天的星星是否还在原地等着我。

暮春时节,麦苗拔节,蚕豆碧绿,野菜野草铺满了大地,整个田野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我和小伙伴早早打完了猪草,装满了篮筐。太阳暖洋洋地照着,我们躺在草地上,张开四肢,仰面朝上,感觉就像在温暖的沙滩上晒太阳,无比的惬意。


天空是那样的广阔,碧蓝碧蓝的,蓝得看不见底。几丝白云像一条条洁白的纱巾围在蓝天的脖子上,随着微风在轻轻地摆动。四周一片寂静,世界仿佛只剩下我跟蓝天对视。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仿佛羽化成仙,融入到那一片蔚蓝的大海之中。


阳光在我的眼睫上跳跃,我睁大眼睛直视着太阳,仿佛要穿透阳光看清太阳的真面目,直到阳光晃花了我的眼,金针银线乱舞为止。


麦田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暖风中氤氲着麦子青草的清香。寂静的田野在蓝天阳光下尽情地散发着活力和美丽。

时光飞逝,几十年来,我只顾埋头赶路,从不记起抬头仰望天空。我跟天空已经阔别很久了,我已记不起它的模样。天是否还是那么蓝,云是否还是那么白,星是否还是那么多,彩虹晚霞是否还是那么美……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仰望天空,我是否还能寻找到旧时那一份心境,那一份美好?仰望天空,我是否还能寻找到那一份好奇,那一份幻想?仰望天空,我是否还能不汲汲于眼前的苟且,拥有诗和远方?


天空无语,它以广博的胸怀欢迎每一个投向它怀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