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就没有这样沮丧,走进茶馆的远山走向他他与妮可最爱坐的那个角落,这个角落听音乐、听歌是最佳的位置,妮可说。他与她就常常坐这里听。久而久之,这里成了他俩的专座,再后来,延伸到他与他那帮哥们姐们的专座。
       就在这专座的角落,妮可让她听了那首让他动情的忧郁的“雨中的歉意”。
     “......当你走后 ,懊悔在我心中升起,不能就这样失去了你,哦、怎样才能遇见你 ,拥你深深在怀里,向你倾诉一万遍我的歉意,没有你的生命, 我一刻也不能延续.......”
       这个角落曾经是她与他的天堂,也是他与哥们常常聚在一起最来劲的地方。
       木子、融融、波波、沫沫、燕儿、影、青青.......好多、好多朋友在这角落一块儿喝酒,一块儿聊天,一块儿大呼小叫。

       这个角落让她们开心,让他们释放,让他们在红色的酒精中忘却了疲惫、忘却了沮丧。
       可今天,这里十分冷清,往日那么让人兴奋地红木桌椅也失去了光泽,阴暗着脸。酒吧里的歌星还唱着那首曾让他们动情的歌。叫什么来着。最近怎么啦,什么事都记不住,什么都特没劲,总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是什么呢?

       老板,来瓶“路易十四”。
       这是小小最喜欢的酒,每逢石榴色的液体倒进杯子,沐总是第一个举起来,为美女们干一杯,于是玎珰交错,呼声叫声笑声就缠在一起,冒出泡儿、打着滚儿,飘成汽球。常引来四周的白眼,让老板不得不隔一会儿就要崴过来打打招呼。
       远山抱着一大把香水百合刚跨进酒吧的大门,就被叽叽喳喳的一群人大叫着,“罚酒,美女的生日来这么晚,不行,必须干一杯”。
       妮可笑眯眯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满满的一杯红酒,那神情有一种解读不了的韵味,让你不能推辞更不能拒绝,何况,他的心中已悄悄地为妮可留了一个位置,她是目前在网上认识,网下来往最多,也最让他感觉最好的一个女人。 看着妮可的眼睛,远山皱了一下眉头,喝就喝吧,为了那双眼睛,他一口喝尽平生第
       那天晚上的妮可特别风韵,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把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忖托的那么完美、曲线,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一枝初初盛放的莲花,一树洁白生辉的玉兰。低胸的衩口,若隐若现的乳沟得体而又性感,天生尤物,从没有人让远山这样痴迷过,他有些醉了。
       什么时候,人们都走光光,只剩下他和她,是她把他送回他的屋里。醉朦胧中的他要吻她,是那种痴狂的电闪雷鸣的吻,他发疯地拥着她,贪婪而癫狂。
       她躺在他身下推他,猛击他的头部,声色严厉地告诉他“远山,我告诉你,今天你两种选择,你要是再这样强迫我,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不是哥们,不是.......”
       他感觉到了她的哭音,看见了她的眼泪,在他最后的印象中,是她幽怨而愤怒的眼神。他从来没见过的天使的愤怒。

       第二天早晨,地上有一只断裂的玉镯,带有绿色冰花的玉镯,那是有一次旅行,他陪她一起去买的。还有一张带泪的纸条,再见了........

     “那个晚上,本来我是想跟你好好谈我俩的事,可.......我只好走了.我们再不可能像以前一样。”

       这是随后她在网上最后的留言。

       一年了,妮可像只断线的风筝飞得无影无踪,泥牛入海。这以后,远山又认识了一个像极了妮可的女人。他带她到梦酒吧听那首《雨中的歉意》,听了一次,那个像极了妮可的女人说:她不喜欢这首歌,她喜欢邓丽君《我只在乎你》。
       从那以后,他就不再约她。
       那个像极了妮可的女人问她原因,他告诉她,他不喜欢邓丽君。

     “......当你走后 懊悔在我心中升起,不能就这样失去了你,哦~怎样才能遇见你 拥你深深在怀里,向你倾诉一万遍我的歉意,没有你的生命 我一刻也不能延续.......”

                                                              2009、10、30

                                                              2019、11、30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