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于贻琦 朗诵/冬梅(老乡)


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新河庄,座落于鳌山湾畔,四舍山脚下。从打记事起到如今,小山村早已旧貌换新颜,而飘落在我童年脑海中最靓丽的记忆名片有三张:一棵老槐、一口古井、一座家庙。



大概是人老易怀旧吧,近几年茶余饭后,我常常自觉或不自觉的踱到老槐树下。望着它更加叶疏枝残,皱皮暗淡,在风中像一位拄杖孑立的老翁,一丝苍凉无奈的感觉,便涌上心头。有拙诗为证:


七律.老槐树(新韵)


闲来信步又村东,举目苍槐似老翁。

追忆往昔犹体壮,感伤今日已心空。

枝残频落春秋雨,叶瘦长迎日月风。

树下红尘多少事,都随父老笑谈中。



据传,我村先辈于明洪武年间从文登大水泊迁移而来(2008年秋,“先”字辈的原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带谱书认祖,得到证明),当时槐树已碗口粗了,算来,老槐当满六百岁了。

老槐的树干,需五个人手拉手才能合围过来,早已中空,树洞可容4人站立。我上小学二年级时,学校暂设于老槐树下一座二进院的闲宅。夏季,童伴们常常爬上大树乘凉嘻戏;严冬来了,不懂事的我们,又偷偷地剥它的老皮引火生煤炉。

为纪念与大槐树朝夕相伴的难忘时光,特赋拙诗一首:


七律.又见老槐感吟(新韵)


井畔国槐六百春,香曾满院溢黉门。

昔闻鸟语多怡趣,今看残枝倍怆神。

攀树恍如昨日事,赏花无复少年身。

青葱岁月何时去,回首依稀唯梦痕。



大槐树长于南院。房主于秉先,字民一,是我们鳌山卫镇第一个共产党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旅长,解放后,曾任吉林省委宣传部长。我村皆于姓,被称为父子村,我应喊他大爷爷。大爷爷的儿子于绍泽叔,教授,82岁,与儿孙现居靑岛;孙子于贻光,现任青岛天柱化肥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曾孙于永樑,现青岛九中学生,已收到加拿大世界名校西安大略大学、维多利亚大学、约克大学等的录取通知书,明年即将开启加拿大留学之旅。

五年前,老槐树西北的根处,又生新枝,现在直径已逾二十多厘米,撒下的绿荫,遮盖了新房主的大半个院子。父老乡亲都说,这是大爷爷家族兴旺,人才代出的喜兆,纷纷前来观看。

再赋拙诗一首,以贺之:


七律.老槐新枝(新韵)


莫笑苍颜褶皱身,斗霜傲雪显精神。

根扎沃土情犹在,叶润甘霖意未沉。

老干重生怀旧影,新枝几度送浓荫。

书香门第祥云降,又是当年那个春。


(562)



二十多年前,家庙早已拆除,古井也湮没于新房基础之下。值得庆幸的是,老槐树安然无恙,仍倔强地屹立于新房的院墙中间。



两位美女诗友,听说老槐树的故事后,也颇为感慨,特填词相赠:


画堂春.新河庄老槐

词/孙瑞青


新河庄上老家槐,先人洪武年栽。

历风霜雨雪天灾,持节成材。

回首平生故事,雄姿护佑华台。

传承代有国梁才,继往开来。


金字经.百年老槐

词/曹政玲


历劫凡尘事,饱经寒暑难。

枝叶参天九重冠。

繁。傲然千载坚,槐荫赞。

翰林翘楚颜!



诗友邵哥赠诗:


老槐树

文/邵顺利


你啊你,辛苦一生

心都操空

穿越了六个世纪

躯壳硬撑


为了子孙于姓旺盛

旺根深埋土中

颤颤巍巍

如天柱山下一盏灯


风云变幻

朝代多替更

你把生命活成了佛

血缘脉脉传承


如今你与日月为伍

注望苍生

在你的年轮里

滋长着无尽的春夏秋冬


七律.新河老槐寻祖根(通韵)

文/于福芝


踏破铁鞋寻祖根,忽闻喜讯泪难禁。

新河天佑一宗脉,老树祈福六百春。

周武辈出才俊后,成龙有继栋梁臣。

离巢紫燕思乡久,不日归家拜上亲。


注:

1、于氏乃周武王姬发的后代。

2、在我们老家(山东陵县),有于家是从即墨大槐树底下搬去之说。这么说,即墨新河六百年大槐树足以证明我们就是新河于氏一支。

3、新河:即墨新河庄。

4、成龙:清廉吏于成龙,即墨丰城人。


作者简介:

于福芝,女,初中文化,于1945年生于德州市,1968年定居即墨区蓝村镇王演庄村,农民。

现为蓝村镇王演庄红叶诗社常务副会长,即墨区首届《墨河韵语》诗词大赛一等奖(第一各)获得者。



于绍泽叔与他儿子于贻光,得知我写大槐树,专从青岛回村,留影于大槐树下。



作者简介:

于贻琦,青岛市即墨区鳌山卫街道人,退休教师。自2017年8月以来,500余首诗歌习作散见于多家文学平台及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