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从小姐家拿回来一小箱地瓜,今天晚上用烤箱烤了一些,因为都是精心挑选的小长型的,口味特别好,是面面的那种,不是稀软的。

吃着碗里的地瓜,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在上小学四、五年级时去姥姥家,姥姥坐在炕头上,把一个刮面的地瓜用筷子拆开放在一碗热水里,这可能就是姥姥的一顿饭。姥姥看见我进来,就在屋里面的一个坛子里拿出长着白霜的地瓜干给我吃,还有两个没熟好的柿子。告诉我柿子是小姨从刘家店门口树上摘的,并告诉我说小姨村门口都种有柿子树。还告诉我大姨家的表哥考第一,让我好好学习。

记忆里最早的是父亲在张家联中开会,把我送到姥姥家,那时也就姥姥一个人,姥爷去世时,我没有记忆。躺在姥姥炕西头,看着西墙上有一幅童叟的图画,慢慢睡着了,在靠近屋南窗墙处挂有姥姥的一幅大照片,还清晰的记着。一觉醒来,恍惚的看着炕前东北角有一个白面团,也许那时真的是饿了,只知道自己大声哭着喊着:我要面。姥姥问我面在那?我指着却没有。后来父亲回来接我回家了。

逐渐又长大了几岁。一次,母亲做好了豆子汤,盛在瓦罐里,让我从岳家村步行送到张家村的姥姥家。那时两个村之间有个狮子沟,因兴修水利挖开一条很深的河流,实际很窄,我就是不敢迈过去,因手里拿着罐子,脚下的鞋子掉在水沟里,险些被水冲走,但自己还是把面汤午饭前送到姥姥的饭桌前。姥姥家厢房南有颗香椿树,我还在那采过叶子吃。

最后一次看到姥姥,是我初一下学期。放学后去姥姥家,看见母亲和大姨小姨都在姥姥家。也是这天,我永远的失去了姥姥,只记得姥姥享年8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