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蕴与“小红妈”王吉娣
章蕴为湖南长沙人,老共产党人,抗战爆发后便一直担任妇女工作。1977年曾接受我的采访,回忆了抗战时期在茅山地区开展游击战的历史,在那艰苦岁月中,章蕴与“小红妈”王吉娣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1925年,章蕴参加了地下党组织,1937年在湖南湘潭当县委书记,1938年抗战初期,到武汉长江局参加周恩来组织的培训班学习了一个多月。那时,新四军在皖南建立了军部,全国各地很多知识分子找八路军、新四军,新四军军部打电报到长江局,希望派有经验的同志到新四军去带领这些青年知识分子。1939年,章蕴作为东南局妇委负责人之一,又是青年战地服务团书记,被东南局派去江南巡视工作。 江南设有四县抗敌总会,章蕴作为中共苏南区党委民运部长兼妇女部长,在区党委领导下指导并实地参加民运工作,跟随吴仲超带队的战地服务团活动了3个多月。因为是游击区,根据地不稳固,必须在群众家落脚,在群众中走来走去茅山是当时新四军在苏南的第一块根据地,章蕴的主要工作就是动员群众,宣传群众并组织群众,通过群众工作建党建军建政,建立群众组织,达到胜利的目的,就是这段时间,章蕴来到王吉娣家,开始与她接触。 王吉娣是苏北东台人,早年从江北逃荒来到江南,一间矮茅屋,灶与床靠在起,床上只有一条破席一摊草,一条破旧的被子,生活非常艰难。丈夫姓徐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只知道干活,事事听王吉娣的。他们有个儿子叫小红,所以大家都称呼她“小红妈”。 王吉娣是个老百姓,怕兵怕惯了,见到新四军也还有点怕,再加上那时候党员不公开,只以新四军的名义出现。直到后来,慢慢熟悉了,相互间有说有笑,关系也亲近起来。 那时敌人有规定,一家隐藏新四军,就要连累几家“连坐”。章蕴他们半夜行动来到王吉娣家,她也敢接待,这已经很不简单了。王吉娣家住在天荒湖西边的一个小岛似的滩地上,一间破烂的小茅屋,去的时候,只要拍几个巴掌,她就破冰撑篙用船来把新四军接过去住在她家。她怕新四军冷,还抱些稻草烧火为他们取暖,江南农民过冬的稻草比金子还贵,盖屋、烧饭、喂牲口全靠它。他们夫妻俩罱河泥,泥里有小鱼小虾,收到一碗,就拿回家洗净烘干留着,自己不吃,新四军一去就烧给他们下饭。她家来来往往的人不少,有的甚至特地跑到她家办公她不识字,但记性好,认得我们不少人。男同志的破衣破袜丢在她家,下次去她会洗好补好交还给你,不管去多少次都一样,她总会真心诚意地待你。 有一次章蕴问王吉娣有没有养过猪,王吉娣说没有,养不起猪。那时地方党和军队一样,一天的给养是2钱油2钱盐,1斤蔬菜1斤半粮,每月1元钱零用,有就发没有就拉倒。章蕴想办法省出5元钱给她买了猪苗回家,她种了5分地的胡萝卜作猪饲料,几个月后,猪长到了一百五六十斤。刚好那段时间章蕴去了别的地方,她等了好多时候,后来把猪杀了全都送去慰劳新四军战士,给她钱也不肯收,部队便把缴获来的一头小牛送到她家。王吉娣高兴得不得了,找了个小姑娘来放牛,打算姑娘长大了就当媳妇,后来儿子小红不要,也就算了,那头牛后来被鬼子扫荡抢走了。 章蕴经常去她家谈工作。离建昌不远有个上新河,街上有党的地下支部,王吉娣不是党员,但请她办事她从不推辞,她常抱着孩子帮忙带路找人。夫妻俩还特地加盖起一个茅棚,给新四军用,方便他们行动,茅棚四面用竹子泥巴干打垒的墙,一面挖个小方洞,可以从里面向外看,家门口摆起一副麻将牌,有人来就打麻将作掩护。 章蕴在那里的一段时间,她家那地方还没有暴露。后来敌人发觉了,把他们夫妻俩全抓了去,说他们为新四军服务,并严刑拷打。她丈夫被打伤,不久病重去世了,她自己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膝盖也被打伤,茅草棚也被放火烧掉了,但她还是念念不忘新四军。 王吉娣热爱新四军,为新四军做了许多工作,搞民运工作的同志也都很关心爱护她,自己不买鞋省出钱来给她,有时与她同吃同住同劳动,宁吃大麦粥也要省出粮食给她。她把新四军看成天底下没有见过的好人,章蕴也给她作思想工作跟她说为什么穷人那么穷,为什么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新四军为谁打仗。有时鬼子扫荡来了,她跟新四军一起转移,看到敌人杀人放火,咬牙切齿地恨,她把新四军的性命当成是自己的。 现在回想起来,章蕴仍不免遗憾,当时没有把她吸收进党组织。那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她一点文化没有,对党最基本的内容和目标都说不清,经过年多考察,看她确实不够入党的条件,最后决定把她当成与党最亲密的基本群众。至于后来她是否入党,因为章蕴的离开也不得而知。吴仲超、陈丕显等同志都一致认为王吉娣是新四军的亲人,江南的党组织和军队都称她是拥军模范。新四军与小红妈王吉娣的关系,可称是新四军与江南人民鱼水关系的缩影。 1949年5月,上海刚解放,王吉娣听说报纸上出现了章蕴的名字,便去上海看望章蕴,和章蕴同睡一张床,诉说往事。此后,她几乎每年都去北京看望章蕴。1959年建国十周年庆典,她被邀请到中南海,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国宴,还和章蕴说起见到毛主席的激动心情。 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章蕴被关在妇联重点批斗,因为她是邓小平点名解放回妇联工作的人。王吉娣知道了,又特地赶到北京看望章蕴,陪她一道睡在地震棚里,老姐妹有着说不尽的心里话,临别时,还说来年一定去看望章蕴。可惜她回家不久便生了病,章蕴连忙买了最好的药派家人送去,但后来还是得到她逝世的消息。 说到这里,章蕴一时无语凝咽,两眼泪珠涟涟……

(本文由汤钟音老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