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其实命运的偏心最无法捉弄,


讲真情绪的高低是人生最不愿操控,


回忆的温柔会开启过往的尘封,


倘记得那年冬雪倒映出一片通红。


情人总争夺夸奖的光荣,


火星与地球亦争太阳的恩宠,


无奈天体均有既定行踪,


悲伤似波涛冲进海蚀溶洞,


你我不愿沉沦誓为爱情搏击轨道之中,


如孤岭屹立在喀斯特峰丛,


自赏的孤芳总令人心痛。


寂寞的天际拥抱你的容颜,


疑惑谁将奉献感情遗言,


情爱超出控制范围,


生命总会如此哀艳。


悲哀岁月不可任意回顾怀念,


感情或者需要实践,


你将望着谁畅谈变迁?


如若悲情可以自试管提炼,


又为何留爱于一边任人分拣?


八大行星绕日飞速公转,


引力作用避免了一切跃迁,


身边谈天论地耗尽了时间,


终将发酵成醇酒引起质变。


阳光的辐射来自氢核聚变,


产生的能量盈满星辰空间,


反应的痛楚为一切推进提供条件,


仰望星空的你与谁结伴共同怀勉?


你用心碎治疗亏欠,


分别的眼泪滴落到繁复的心田,


看那宇宙星系不会再有弓箭,


成吉思汗的英勇亦会消散如尘烟,


但谁又可预言银河系不会存在失恋?


但愿明年不会独自失眠,


也不必出席虚假的盛宴,


只想与银河系单纯地聊天,


梦想在信仰上无言地构建。


当期盼换来地月之间的会面,


当等待碰撞太阳极光的浮现,


天体的追赶竟向媚俗演变,


世事万物在争夺中失掉尊严。


终于泪水落进宇宙空间,


人海的孤独仍需自己体验,


星夜的月光散入你的双眼,


那是银河系邀你共眠的意念。


醒悟的你用勇气接纳请柬,


执着地拥住这残缺一面,


自由的绝望来临一刻终于发现,


与银河系的约定是你许过最毒的誓言,


自此忧伤不必再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