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曰:

自古秦川圣杰地,

精英猛将铸大器。

天降灵童耀秦川,

托付大任救国难。

灵童辉世天地新,

国难当头显精英。

人民江山从此兴,

习氏仲勋镇国魂。

中华民族几千年民族文明文化史都离不开有史以来的一句老话:''男如雄狮镇国邦,家有男神主安康。''又道是:“望子成龙!早生贵子早享福,有儿穷不久,无儿久久穷…。如此诸如此类的几千年民谚乡语层出不穷,举不甚举。

在那动乱不堪的年代,习氏家族为了生存,千里迢迢从河南邓县舍弃祖辈居住的老家,徒步谋生饱经风霜雪雨艰辛来到陝西富平县,凭着习家人的忠诚老实善良和勤恳对人才嬴得了人心,一个从异地他乡来此能立下足跟!可想而知那是多么的困难。

好在现在不但立下了足跟又有了自己的安乐住所,现在又喜上再添新喜,所以使习家实属地无一垄,上无片瓦的寒门!天赐吉祥庇佑好人,早生贵子,新生的小生命给这个外来他乡刚驻足不久的贫寒小户人家凭添一份喜悦和心慰,习家上下对这小宝宝的降临真是如获致宝!喜在眉梢,愛在心里,说起这新生命宝宝他却是真与普天下婴幼儿刚来人间有所不同,令人最喜悦是他自刚降生那一刻哇哇大哭后,最后他就一直很少哭闹,竟好象他也巳知道自己已来到这个光明的人世界,自己才高兴欢喜地哇哇大叫报喜来啦:''亲们,你们的宝贝儿子我来了!''

小生命在温暧的母爱怀抱里一天天长大,滿月后亲朋好友及左邻右舍都来祝贺,让大家惊奇是小生命不但不怕生人和各种陌生面孔,而且他却超出平常孩子一等,见了谁逗他他都微微含笑,有时还小嘴儿微张微合地:“嗯呀哇呀地哦啊哦啊着似说非说地,小手小脚也不停地微微移动着,这更使在场人无不惊叹!个个都向习家人竖起大拇指赞扬:"如此灵性贵子,真是世上从无仅有也…!"

诗曰:

人心向善天地敬,

天恩重沐贫民心。

崇德向善是民愿,

天佑平民保国安。

习氏世代崇德善,

仁慈善民护国权。

亲善智慧育英才,

英才报国盛世开。

光阴似箭岁月蹉跎,转眼小宝宝就滿一周岁了,真是穷人的孩子早懂事早成才早当家!刚滿一岁的习仲勋他就能站立独自蹣跚着拉步学走路了,第一声学着父母常教他的叫爸爸妈妈了,两岁时由于受到习家祖上遗训:"…父母是孩子最亲近师长,父母的一言一行,关系孩子未来成长,人穷志不穷,志在育儿金声重,成才大器世人颂,贵在家教声言行,圣贤金句比天高,童子功夫根基妙,砺志育儿黄金道!"

习氏父母虽是地道贫民出生,可他们一直遵循祖上一贯对后辈儿孙们的家教遗训:“忠厚作人,诚信善待他人,对己对子要严,对亲人朋友,邻居友善,对子女爱和痛在心里,吃穿不能亏待孩子!教育要从严辅助孩子步正道"。

首先习家父母辈辈谨尊祖上遗训,从不辱沒辜负上辈祖宗赐教他们的:''崇德向善"作为代代育儿的宗旨!因为习氏祖宗世代宗族都以:"崇德向善,"为宗旨,所以他们辈辈都以崇德向善一直往下传,他们祖辈世代做人的准则就是:习氏宗族永远都要遵循老祖宗遗训家规格言是:

诚信做人正义心,

善待他人福不轻。

吃亏是福理正端,

崇德向善天地宽。

才三岁的幼儿习仲勋他就能全部铭记背颂下父母教他的幼儿首部启蒙识字课本旷世盛传以久的:"三字经,"由于他们家是从异地徒步搬迁来的,从兴家业及一家人日常生活负担更给习家父母压力山大!可是,习家父母时刻想到,即是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的未来和一生,再穷也不能以穷就不让孩子念书上学。

习家父母深深懂得千变万化,人一生沒有文化就甚么都不能化!想送孩子上学,可孩子还小还不到上学的年龄,况且家中紧巴巴的,也沒那经费开支,习父最终想出由他读了几年书的学历资质,负担初教孩子学认字和写字,先给孩子自己家教这样就暂缓一家人的生活上的窘境。

没有钱给儿子买笔墨纸张书本,他就想出一个简单解难办法,用木板做个小木盘,盛一盘绵细沙子用小树枝和竹签作笔,抽时间和晚上在油灯下教儿子仲勋学文化,就这样他手把手地教儿子在沙盘上一笔一划地天天学写画,苍天不负苦心人,这样日复一日年复年,小小幼儿仲勋四岁时就能写下很多唐诗宋词了。

诗曰"

强国富民江山稳,

民心大顺天下定。

清正廉明纲纪正,

国泰民安盛世兴。

好家风巧育青松,

寒门睿智廠心怀。

民俗家风圣贤开,

呕心沥血辅英才。

习仲勋五岁这年春天是他人生最大的起点!由于父母凭着一身健康结实的身体为本钱,常年给人下苦力打长短工挣下微薄甚少的苦力钱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每天他们都要勒紧裤带过日子,好从生活中每月挤出几个铜板,积攒着才好让儿子习仲勋走进学校。

一九一八年的春暧花开暧阳高照,八百里秦川春风暧流融融,山川一派花好月圆嫩绿生机勃勃景象,习家父母就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景象时刻将自己的宝贝儿子习仲勋送进了就近处一家私塾正规读启蒙学习了。

私塾老师是位姓杨的进步人士早年去广州求学过当时的一所:康有为,梁启超等进步学者创办的复兴校毕业后回西安求职,他看不惯末代清庭的腐败及官场黑暗贪腐成风的混乱政局,要想在这种情况下找份政府职员工作,手里没有巨资去捐买官职是不可能揽得的。

杨只好就本村自建私塾暂且安定自身下来,正好习仲勋是杨私塾的第二年进他私校启蒙,杨在广州求学时,就一直是一名追求当时的康梁维新和孙中山同盟会提出的扶助农工民主政策的进步青年学者。

真是天佑好人,杨老师一眼就看中习仲勋是个不一般的孩子,当习父亲带他去报名那天,杨叫习父登记写名字,习仲勋竟象个很有文化的大人样,他麻利地右小手抓起笔沾了沾墨,就跟他在家中沙盘上很正楷的一笔一划写就:"习,仲,勋!"三个大字一下就映进杨眼帘里。

杨惊讶地盯着习父问:"你这孩子不止五岁!他已是上过学的?读过书会写字年龄不只五岁吧?他怎么竟跟大人一样,定是在别处读书调皮老师不要了才来我..这里…是…吗….?"

习父赶紧笑容滿面和颜悦色不慌不忙地:"嗬,老师!你误会了,你听我慢慢给你道个明白…!''

欲知习父说出什么话来,杨老师是否收下习仲勋且看第三回便知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