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程山水相逢的交错,汇成涓涓小溪,放入流年,将重叠的山野,写成一支永恒的高山流水。走过苍葱的岁月,在山一程水一程的光阴里,读几本闲书,喝一杯清茶,不问世事喧嚣,也不负累。一盏茶,一个人,一本书,那清澈如水的心境,在微风里荡起层层涟漪,一圈圈地弥漫开来,凡俗尘嚣悄然远遁。在蔓延的彼岸,不经意间停歇于一朵时光,绵远深邃荡漾在一笺诗意里,在文字里凝望无际的风景,万缕深情在一首小诗里,陶醉温情似水的诗行,时光如流水般在心间流淌,漾一袭情愫于文字里神采飞扬,将清宁恬淡的时光,隽刻成一段唯美的回忆,走过季节的悠长。种植一段岁月,宁静安然,将悠悠往事,深深收藏,慈悲生命中的每一个晨曦和黄昏,豪饮诗和远方……

菊,又名延年、寿客等。菊花是我国人民喜爱的传统名花,有着三千多年栽培的历史。菊花清雅高洁,花形优美,色彩绚丽,自古以来被视为高风亮节、清雅洁身的象征。深秋季节,百卉凋零,唯有菊花霜中争艳。经过严霜后,才能等到花开,这也许就是被称为傲骨的由来。 文人笔下的菊花,更显得多姿多彩。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谓是脍炙人口的佳句,妇孺皆知。王安石的"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把落地的黄菊比喻成雨后的黄金。李清照的"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诋迟?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写出了自己的满腹忧郁。 梅兰竹菊"四君子",千百年来以其清雅淡泊的品质,一直为世人所钟爱,成为一种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这虽然是自身的本性使然,但亦与历代的文人墨客、隐逸君子的赏识推崇不无关系。 "四君子"题材始终伴随着中国花鸟画的发展。

冬,即便满目清冷萧瑟,却也有一种动人的美,在不语中深情,那是生命的一种顽强。走在冬的旷野,如时光里最动情的诗句。冬的安静在冷寂的风声里,在清晨袅袅升起的炊烟中,若是有雪,便会听到籁簌的落雪声,煮一壶茶,听雪烹茶,静静等候一位故人,雪酿佳话。时光犹如一杯清茶,让岁月慢慢品味其中的韵味,且香韵犹存,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会偶尔想起。走过的路,都是风景;经历的事,都是人生。 回忆中,总有一些瞬间,能温暖远去的曾经。在岁月的一隅,倾听长风悠悠吹过,看天空飘起了雪花,接泉水煮一壶新茶,把经年陈事都煮在里面,任茶韵悠悠……

一朝一夕,一山一水,在每一个清浅的日子里,有岁月静好。站在山水之间,笑看人生风雨路,淡泊平和心,浮生是一轮日月: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方幽塘一浮萍。世事茫茫,闲来静处,且将诗酒唱一曲归来江湖。岁月是一杯清茶:只有品味了苦涩,才懂得甘甜的滋味,生活如酒,日子如茶,回味尤甘。闲来竹篱信步,倦看云卷云舒,让生活,自在生香。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人生如梦看淡一切,看淡曾经的伤痛,一半现实,一半虚幻,清晰也朦胧……



光阴的钟摆 走进古韵 沾满轮回的尘土 研一痕幽静悠久的古巷 青瓦白墙上印迹 在洁净的石板上 奏响了一曲遥远的古曲 时光的故事在古城流传 古巷悠悠岁月深 紧抱着青砖黑瓦的年轮 念着昨日的星辰 物是人非把流年铺在氤氲 转身的背影

朦胧了千年轮回 站在老旧的屋檐下 斜倚木门 双眸凝视古巷深处 沿着前尘的旧梦 久久徘徊在幽长的小巷子里 寻觅一些隐约的故事与光阴......

冬天,旷远、素简,很淡。飘雪的季节,一朵又一朵,接天连地,很美,很浪漫。因为岁月如流,所以越来越喜欢念旧,趁时光尚好,趁人生未老,就让轻舞的雪花,开一朵怀旧的岁月吧。旧日的光和影,以及一笺未完成的小诗,尚且停留在时间的风里,迢迢岁月,拦不住一个念旧的人。那是怎样的一种岁月啊!可以高估理想,也可以低估悲伤,当时光之手再次翻阅那些日历,不得不说,那就是至美的驿站。雪花簇簇,拥一怀光阴的诗句,写一小诗取暖。背着一袭沧桑的行囊,走在怀旧的路上,种几行深情的小诗,把云舒霞卷的往事,落字成韵,惟愿,未来的日子里,且行、且惜、且念……

雪秘密书写人间的方言 白色的雪线上有挥手的雪人 冻僵的大地上

枯枝干裂无数的诗行 片片乌云在苍穹站立起来 在一场稠密的大雪纷飞里 那是一朵朵桀骜的黑 高山耸峙云宵 孤峰壁立万仞 让人惊悚的风声 仿佛凄厉的嗥叫 一夜之间

集结大片的雪白 十万江山 在白昼被催眠 雪间 雪后 找个温暖的地方 有炉火 有酒 有友人 也会感慨 一片白茫茫 心旷神怡

在诗里编织出诗情画意 那些在江湖上走散的句子 一直在悄悄地在阳光里抽出嫩枝 等好雨灌满墨池 静好的岁月齐刷刷地 围炉煮酒吟词 把岁月捻成了一串光阴的菩提 借鸿鹄的翅膀与蓝天比翼 赊来无际的雪花做漫天的旌旗 在一叠老照片里 把青春重新捡起 那年 那月 那时光

那打滚的草地 都被光阴粘合成纯真的日记 把阳光雨露的恩宠统统调集 大宴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