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十九峰之第一峰为云弄峰,也是苍山海拨最低的一座山峰(标记海拨为3572.2米)。感觉很长时间没有上山了,决定去苍山随便走一走,当然是选择第一峰。其实这次是第四次去登云弄峰了。

这座山峰海拨不算高,但路程应该算是较为艰难的。记得第一次上去就没能登顶,几座峰的高度都差不了多少,所以没有人带路,真正的峰顶无法找到。这也是我自己(不想跟在别人的背后)上去的主要原因吧。


苍山一直都在,你怎么管理是你的事,老百姓祖祖辈辈都活动在这大好的山水之间,而且上山的路有许多条,你能修一条长城把苍山围住?

行走在洒满阳光的山间小路,尽情地享受着林间清新的空气,这是大理人上山最美的感觉了。上山不单是为了看山,更美的是在苍山上看洱海,这是在大理登苍山的人独有的享受。

自己走路可以不受别人的影响,可以早,也可以晚,想停便停下了,想走你就走,自由自在,随意而任性。当然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跟随一支队伍安全。

 登山当然要有目标,但更为重要的是过程。天还没亮,已经到达天龙洞之上的小山头了,在这里回头看上关渔村、大理坝子、洱海、洱海之东的村镇、远山及天边,怎一个“美”字了得?

远山天际紫光四射,山色更觉暗了,忽然像有一层看不太清的薄雾在山间流动,光影自然为洱海调合彩色,在这初冬,水和蓝天一样的清凉,天上微微有些流云,水上微微有些波皱,城市和村庄的灯闪着亮光。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内心早已洒满了阳光?或是坐看叶榆黎明中,凭山远眺寄心愁?

  虽然好景让人流连忘返,目标定了还是必须前行的。上云弄峰的路程长、岔路口多、坡度大、而且走的人不多,植物茂密,许多路段都是平视不知路何在?低头才能看出路。看来还是低着头做人做事才不会出问题?

背负着行装、流着汗水、喘着粗气、确定是有些辛苦。走到看着比较舒服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或直接仰面朝天趟在草地上,看看天空和树林真的很享受。

 这个时段的云弄峰是最为凄凉的,约中午12时,到达我自己命名的红湖,可惜的是红湖没有水了,一片荒芜,湖中的几块大石还留在那里,走近看看,没有找到曾在湖水中游戏的成群小青蛙的。心内有些许失落和惆怅。就在干枯的红湖边用过午餐,开始登顶。风很大,天气非常冷,天上的云都被吹走了,只好把带上去的衣服都套在身上。上峰顶的路被生长很快的小灌木丛盖住,走起来有些艰难。到登峰看到苍管局和红星社立的峰顶标识还是小有成就感,只是没有小年轻那么的疯狂表现。

 遥望峰下蓝湖,只是一片黄色的草原,明亮如镜、碧蓝似玉的蓝湖也没有了。心中的明镜也随着暗淡无色。淡定,再淡定,一切都是自然,还是随缘吧。我好不辛苦费力背上来了三脚架、减光镜片,准备认真的拍一拍我的红湖与蓝湖,拍一拍白云弄山峰的动感之美,一切都成为泡影。

在世间,许多东西不是你能心想事成的,所以我们必须学会接受现实。静下心来,走向东面的山峰,在冬季暖阳的照射下,洱海蓝得让人心醉;群峰中的草甸,虽然没有湖水,黄灿灿的野草、成片的紫红色小灌木丛,一种凄然荒凉中的顽强,带着对冬雪春雨的渴望,忍受着寒风的疯狂。难道不能从中得到一些收获?

美不一定非要春花秋月,美无处不在。美不专属于靓丽,有香残之美、残缺之美、物哀之美……不是冬天来到苍山,你就无法感知苍山、草甸的凄美!

云不弄峰山也寒,水不润潭草更黄。

峰含凄美盼冬雪,心有甘泉何荒凉?

                ——2019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