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数字年代的感悟】

文/董乾慧(春鸣)


又是一组数字学的特殊年份

我在你的前夜不知疲倦的等

遇上你,该不该算是幸运

用2020这组数字

追溯已逝的岁月

压缩了太多的记忆

无以诠释人生的方寸

同时来到这个世界

只有我们

是一个个特殊数字年份的见证人

然而,我们经历了太多特殊的历史

也成就了特殊的情与仇、爱与恨



1991如此规律的组合

给我的记忆是刻骨铭心

用几个词语概括

生离死别

思念泪奔

天各一方

痛苦沉沦

与母亲最后的话别

留在心里,无须与任何人讨论

世界上最亲的只有母爱

只是我无从解释一个孝字的本身

每每雨纷纷的清明祭扫母亲的孤坟



2000接近又跨越一个世纪

从零开始的岁月

找不到有星辰掠过的划痕

只是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感奋

我们把若大的一个年代数字

在阅历中保存

是女儿一纸高考通知书

我找回属于自己精神慰籍的灵魂

同是华夏臣民,同是炎黄子孙

不去考虑2000是头还是尾

登上这组时间的列车

你会觉得脚下的车轮在飞奔



2002又是一组新的对称

是时间在与数字做着游戏

好听地讲我们是游戏中的道具

借一步说是道具上的一粒灰尘

岁月有我们与否都不会静止

时间一分一秒地都在前进

如此好玩儿的只是一组数字

难以相信的是我们已不再青春

仿佛命运给了我太多的居无定所

跌倒爬起我面对又一个新的早晨

可是早晨又意味着什么呢

相对应的仍然是不可逆转的黄昏



2020将从一次春天的感冒开始

声声杜宇冥冥之中

唤回一组新的数字列阵

是爱你、爱你吗

汉语中我查不岀准确的译音

在这上几组数字中陈列的时空里

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人情事故

也让时间一步步把我们向老年逼近

用童心好奇这些数字概念

也心怀对岁月的一份感恩

真的,我们还在路上

用健康和快乐向更远的目标挺进



相约2020,历史在风卷残云

不是所有人

都能经历过这样的数字组合

也许世纪之交只此一次轮回

我们所赢得的是

前人从未有过的自信和自尊

下一个如此规律的数字岀现

将是全新的一百年

我们已在上帝那里俯首称臣

此时真的难以想象

那时世界变化是怎样的翻天覆地

我们是否活过?也许无人问津



谁在玩转阿拉伯数字解析年代

可能会后无来者、前无古人

实际这与儿时撒尿和泥没什么不同

找另类的开心让这些数字点石成金

历史给我们的机会只是埋没

几十年过去意味着山穷水尽

回头再重新认识这个大千世界

数字对称不代表社会对称

想找平衡,恐怕上帝都会如此审慎

能经过全程对称的百岁风雨

我知道了为什么生命白来一次

但愿这个世界从此不再混沌



下一组对称也许是2112

2121、2222乃至………

太远了,再远的梦已经没有乃至了

请问?这个世界你还可能回来吗

历史经历千百代翻云覆雨

多少帝王将相、豪杰才俊

大千子民,没有谁不贪恋红尘

请问?生命再长死后谁为你写碑文

恐怖吗?这个地球上坟墓多于活人

有的流芳百世、还有的臭不可闻

而大多数根本就留不下名字

默默被时光谈忘,根本找不到正寝



好好活着吧

岁月能给你个2020

这是上帝赠予的爱你

为你打开了让请的方便之门

你还有什么理由说不吗

红尘的合同只有胜任、没有反聘

每个活着的人都在喊爱你

不用羞涩了吧

翻开下一页生命的卷宗

按下你的手印

已经说好了我们还同步前行

明天,还是日月同辉的大好乾坤


           2019年11月29日,写于沈阳长白岛
注:在这几组特殊数字年代中还夹杂着一个2006,是我这一生同最难忘的年代………

  

特殊的历史时间段,与我无关近有关。浅浅悟,深深恋。任你非凡,我亦平凡。晨曦逝,为霞晚,云烟翰墨诗酒禅,断简别梦尚余欢,何忧秦汉康健奔百年。一路人生恍惚间,无长叹,笑对苍天。


外一首

【进取2020】


一个重叠的数字年代

我用脚步丈量你的存在

我用衷情拥抱你的到来

2020,你甩掉2019的寒冬

掀开了世界又一个春天的舞台

风释怀、雨多爱、阳光不等待

大千别梦,睡眼睁开,蓬勃不改

山水相辉,红绿相映,天与安排


时光共天地,春秋往复

生命多进取,莫谈成败

乾坤转丸,日月飞箭

童心逝梦,青春奔百

灾欢属宿命,荣辱难怪

骑路行人生,何尝不是心态

过奢的欲望,带来的总是伤害

真实活着,把握人生自己那片海


客观永恒,不哀叹鬓白

世态炎凉,要学会覆埋

闲书多读遮世事

勇抛龌龊青山外

不与村夫争高下

看淡钱权乐快哉

负责亲情,善待知己

人生还有何许称能耐


2020不期而至

活着的人,该是上帝的偏爱

想好了吗

你该如何游说解读这个大的数据

你的荷尔蒙行将绽放怎样的精彩

叠加志象与年代等同

从零开始再彰显豪迈

直立行走的人生,永不徘徊


2019年12月23日写于沈北福宁

作者:董乾慧(春鸣)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整理: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