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曾是我年轻时十分钟爱的绘画题材(其实现在也是,不忘初心哦)。咱家距江南水乡不远,上海自家就有,朱家角、枫泾、七宝等,周边那是太多了,著名的有周庄、甪直、同里、黎里、西塘、乌镇、新市等,习俗相近而风貌独特。“小鲜肉”时的我常背着画具去水乡写生,游玩更是不计其数。

加句题外话:记得上世纪七零年代初,我曾经在水乡住过5角一宿的旅店(还需单位介绍信)。

  关键是中了陈逸飞的“蛊”。

曾在油雕室(全称为上海油画雕塑研究室,现在叫油雕院)看到他与魏景山共同创作的巨幅场景油画——《蒋家王朝的覆灭》,后称《占领总统府》,虽然创作只进行到一半,就足足令我不能自己,以致后来每次晋京,都要去军博看看这张画。后又见到了他在美国画的中国江南水乡,同样叫绝,奉为圭臬,我想画的水乡就应该是“酱紫的”。私忖,“蒋家王朝”咱“覆灭”不了,那就玩一把水乡吧!

  ………

眨眼许多年过去了,不画画久矣。日前翻看旧作,发现了五张江南水乡油画(见图),虽然水准与陈逸飞先生相差可谓云泥,然而您是否觉得至少有几滴陈先生水乡水滴,假若您连这点也不同意,那也忒不给老夫面子啦!哈哈!打个趣……博您一粲!

  其实老夫深喑此道(此处有自吹自擂夸夸其谈之嫌)——艺术最怕雷同、模仿,创新、独特才是王道,才有其艺术价值。但我打心眼里喜欢江南水乡的独特的温婉甜糯韵味,并以陈逸飞先生那种浪漫唯美的写实画风展现出来……好在我只是像中国的许多历史学家一样——自娱自乐耳(复旦葛剑雄语)!

  我的水乡油画虽与学术无关,却也并非“行画”(商品画),“燕山”水乡从不指望流向任何大雅之堂,但足以让“蓬荜生辉”,呵呵!俺是指俺自己家。

  重新翻看自己的“水乡”,突然有一种冲动——去水乡玩了那么多次,拍了那么多照片,应该说非常“有生活”,且对水乡人文感情十分深厚,何不老调重弹再画它几张?

2019.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