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豫州深秋的时节里,我们走进了她,只为欣赏她收获的喜悦。但当我们一踏进豫州,那菊香扑面而来,原来郑州和开封的菊展正在进行中。我们自然不肯放过,纷纷用那浓郁的菊韵清香我们寂寞已久的快门。

令人感动的是,那金色的诗意斟满了我的心房,让我的秋思在菊风里流浪;透过心灵的一缕缕幽香,轻轻向我倾诉衷肠;我艳丽宁谧的小时光,婷婷玉立在东篱上;于是,我用镜头赞美她深秋里的坚强,我用取景框把她永远地珍藏。

浅红淡白间深黄,簇簇新妆阵阵香。

无限枝头好颜色,可怜开不为重阳。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

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阡陌篱边,花蕊清香透。柳衰雁别群芳瘦,我独香盈袖。

一夜霜风卷,黄花笑靥开。

另眼阅菊姿,仙子下瑶台。


淡雅清香遍地黄,

我花独放羞群芳。

笑看冷风着浓妆,

何惧江天万里霜。

  萧杀秋风九月寒,

  众花不敌露霜残。

  群花谢,独吾妍,

  隽雅高风气凛然。

深秋笑靥扬,傲骨沐寒霜。

玉面盈芳韵,柔肌散冷香。

深秋阶下见寒霜,

陶菊篱边迎晓光。

旭日初升消薄雾,

微风习习传清香。

何处香魂动鬼神?丛中只影种花人。今朝醉卧东篱后,方识娇娆不在春。

晚秋众菊迎霜放,

芳蕊盈枝满院香。

采摘金华存入酒,

邀朋酣酌醉篱旁。

昨夜蝉鸣秋声急,

黄菊片片绿叶犁。

金甲纷纷流香色,

清韵袭人纤姿绮。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坐拥碧枝傲霜天,

一抹金黄醉红颜。

莫道香随秋风远,

已随春色去来年。

摄影:紫桂

撰文:部分取自网络

紫桂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