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乐:琵琶语

书法:赵文杰

汤汉(1202—1273),字伯纪,号东涧,今余江县画桥镇画桥汤家人。画桥汤家位于锦北山区。这里山清水秀,民风纯朴。

画桥汤家的先辈在唐初迁到饶州安仁时,看中了现在汤家村这块风水宝地。汤家村村前是万年港,对面是佛岭村,后面是青山。万年港四季不涸,水流平缓,后山四季常青,郁郁葱葱,真是好山好水好地方。最为奇特的是,村口临港一座小山坡,上面长着几棵高大的枫树,小山坡北门有一池塘,面积和小山坡差不多大,从对面佛岭上望村庄上看,这小山坡像一颗官印,池塘像印池,那几棵枫树就像印把。汤家村民为了保护这块风水宝地,就在山坡上盖了一座亭子,叫枫林亭。明朝本县秀才陈煜有《枫林亭》诗,诗云:

原上枫枝高百尺,交柯影覆浓阴柯。

何代有亭罩其根,取便往来休过客。

朝朝樵竖敲木檐,牛背牧童挥竹鞭。

行歌共笑利名途,试问何时的冰释。

当然,风水之说,也许只是后人附会而已,但画桥汤家在历史上的确是钟灵毓秀,俊才辈出。仅北宋南宋319年间,画桥汤家就出了汤夏、汤乂、汤汉等十四位进士。汤汉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位。

汤汉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汤思中,嘉定四年(1211)辛未赵建大榜进士;堂叔汤千、汤巾、汤中,皆进士及第,创存斋晦静息庵学派,是南宋中期享誉江右的名儒。汤汉未及第时曾师从三位堂叔,后又拜南溪先生柴中行、西山先生真德秀为师,兼修朱、陆理学,成为名满天下的魁儒。

理宗淳祐四年(1244),汤汉进士及第,初授上饶县主簿。江东转运使赵希塈说:“汉,今海内知名士也,岂得吏之州县哉!”于是改授信州教授兼象山书院长。淳祐十二年(1252),差充史馆校勘,不久改任国史实录院校勘。

理宗由于端平年间宋军入洛惨败的沉重打击,逐渐丧失了当初勤政图治的锐气,怠于政事,沉迷于声色犬马,朝廷和后宫也出现了一批窃威弄权之徒,朝政大坏。汤汉看到朝政腐败,不顾个人安危,决心上书痛陈朝政。恰逢这年水火之灾相继,汤汉抓住这个机会,犯颜君上,向理宗上封事直谏:“臣闻任天下之大,立心不可不公;守天下之重,持心不可不敬。陛下膺皇天之眷命,受祖宗之宝图,则不当怀私恩;为天下共主,为亿兆寄命,则不当隆私亲。大臣迩臣,服休服采,皆陛下所倚仗也,则不当信私人。三省、密院者,陛下之朝廷,发号布政所从出也,则不当有私令。四海九州,土宇昄章,皆陛下之仓廪府库也,则不当殖私财。”一针见血指责理宗立心不公,持心不敬。接着,进一步指出朝政腐败的现象:“姑以近事迹之:定策之碑,忽从中出,乡未欲亲其文也;贵戚子弟,参错中外,乡不如是之放也;土木之祸,展转流毒,讼牒细故,胥吏贱人皆得藉群榼之势,彻清都之邃,乡不如是之炽也;御笔之出,上则废朝令,下则侵有司,乡不如是之多也;贿赂之通,书致之操,乡不如是其章也。”最后,毫不客气的向理宗提出警戒:“故凡陛下之所以未能任大守重,而至于召怨宿祸者,始于立心之未公,成于持心之不敬,私以为主,而肆以行之。此所以感动天地,而水火之灾捷出于数月之内也。陛下得不亟为治乱持危之计,而可复以常日玩易之心处之乎!”所论切中要害,理宗不得不为其直谏的忠心而信服,于是将汤汉升为太学博士。

宝祐二年(1254),召试馆职,升迁为秘书省校书郎。后升秘书郎,又极言边事:“今日扶危救乱无复他策,在乎人主清心无欲,尽用天下之财力以治兵。大臣公心无我,尽用天下之人才以强本,庶几尚有以亡为存之理耳。”可谓忠言逆耳,掷地有声,直刺理宗王朝的要害。

对国君敢于直谏,对奸臣更是毫不留情的斥责。董宋臣是理宗的贴身内侍,善逢迎,很得理宗的欢心。理宗晚年好女色,三宫六院已满足不了他的私欲,董宋臣引临安名妓唐安安入宫淫乐。董宋臣在理宗的宠信下,勾结宰相丁大全,恃宠弄权,不可一世,人称“董阎罗”。景定四年(1263),三年前被斥逐到保康军(在湖北襄阳)任承宣使的董宗臣,居然又被召回任内侍省押班,兼管太庙,提点内军器库,主管景献太子府事等要职。谏官和一些大臣上书竭力反对,但由于理宗的包庇、回护,竟无人能撼动他。曾上书乞斩董宗臣的文天祥,义愤填膺,上书理宗力斥董宋臣的一桩桩误国之罪。理宗不允,反而准予年仅29岁的状元郎文天祥辞职还乡。时任秘书少监的汤汉不恤一切,上本直指董宋臣为小人:“比年董宋臣声焰薰灼,其力能去台谏,排大臣,结连凶渠,恶德参会,以致兵戈相寻之祸。自古小人复出,其害必惨,将逞其愤怨,啸其俦伍,颠倒宇宙,陛下之威神有时而不得以自行,甚可畏也。”见理宗没有接受他的建议,汤汉断然以衰老不敏而自请去职,理宗却极力挽留。

度宗即位(1265),授汤汉太常少卿兼国史院编修、实录院检讨,迁起居郎兼侍读。汤汉见曾经勤奋好学、聪慧敏捷的度宗无励精图治的雄心壮志,拱手权奸,衰敝寝甚,便利用起居郎兼侍读身份,向度宗进言:“其爱身也,必不以物欲挠其和平;其正家也,必不以私昵隳其法度。政事必出于朝廷,而预防于多门,人才必由于明扬,而深杜于邪径。”这是把矛头直指专权误国的奸臣贾似道。这些政见大臣们不敢提出,怕贾似道迫害。汤汉却胆识超凡,深受正直之臣的敬爱,奸臣贾似道也奈何不了他。度宗奖其忠贞有识,让汤汉兼权中书舍人、兵部侍郎,升实录院同修撰兼直学士。汤汉见度宗无奋发之志,荒淫好色如故,非常失望,累请致仕。度宗不舍,授华文阁待制、知宁国府,赐金带。后又召为刑部侍郎兼侍读,以龙图阁待制知福州,迁福建安抚使。咸淳四年(1269)四月,汤汉三辞免刑部侍郎、福建安抚使,改知太平州、权工部尚书兼侍读,后擢工部尚书、端明殿学士。咸淳七年(1272)十一月,诏依其所请,以端明殿学士致仕,封安仁开国子,食邑六百户,赐金紫鱼袋。

历史上敢于直谏的大臣不少,但是犯颜直谏却始终得到皇上赞赏的却非常少;敢于指责奸臣的正人君子不少,但是大胆指责却没有受到奸臣迫害的却非常少。汤汉以儒入仕,为官介洁有守,恬于进取。尽管多次犯颜直谏,斥责奸臣,却没有遭受贬官打击。他洁身自好,淡泊名利,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在《自儆》诗中写道:“春秋责备贤者,造物计校好人。一点莫留余滓,十分成就全身。”他耿介廉洁,立心为公,持心为敬,恪守职责,国君于他无利可诱,奸臣于他无柄可揪。他不贪私利,不怀私恩,不留情面。元脱脱在《宋史-列传》第一百九十七儒林八中评价他“介洁有守,恬于进取”。

咸淳八年(1273)春正月己丑日,汤汉卒,享年七十一岁,赐谥文清,赠饶国公。德祐元年敕葬本乡田南香林山,今余江县大桥农场境内。有文集六十卷,包括《东涧集》、《陶诗注释》、《妙绝古今》,其中《妙绝古今》入《四库全书》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