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生,如那片洼地,

有水,便拥有一片天空,

没水,便是大地的一部分。


无数个黄昏涌来,

唯有心静时,

苍茫的暮色中,

才见,水天一色。


情狱尚未坐穿,伊人已作他嫁,

时光,恍若染指流沙。

石桥上立着的女子,

淋湿了衣襟,

烟雾撩绕中,又与谁白了头?


闭上眼睛,

半世浮华,已逝。

泪眼婆娑中,何必动容?

终将是雨打浮萍,浮生如梦。

是肉身,终将化骨为泥。


天地,愈发混沌,

抖落,一身的灰尘,

就是一生一世。

今夜有雪。

再无激情的雷声,沉重的闪电。


小巷幽深,路口,

老柳垂目。

别等沾满了夜色,

再做风雪夜归人。


围炉夜话吧!

把往事,捞出来下酒,

尚未开口,

醉意,已摧人入眠。


此时,窗外雪花飞舞,

一只鸟,无声地飞过年华。

双指间的香烟,已燃尽,

而你,却忘却了疼痛,

梦中,明日的群山,

又将出落成一首好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