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路上

       吭吭况况、吭吭况况、列车在摇摇晃晃的行进中开始我和你的西部之旅。
       那是一片神迷的地方,是古老中国文化沉淀最深的林地,是一个走在郊外随便踢一脚都要踢出古董的土地。
        西安,太多的历史,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神秘,太多可供文艺人联想与演绎圣地。
       牵着你的手在这文化的沃土里旅行,是爱的痴迷、是情的浪漫、是灵魂的皈依。
       三十后说过:人生一定要从从容容、潇潇洒洒的过,那是阅历了天真、成熟,幸运、苦难,贫困、富足,巅峰、深渊以后逐步化出的思想。
       生活,有句俗语这样说,愁是一天,乐也是一天,与其忧愁活着,不如快乐活好。
       生活不能等待上帝赐予,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不论其结果是喜是悲,是祸是福,努力过、体验过,你足可以笑可慰自已,你已经在这世界上漂亮地走过一回。
       晨光投进车窗,把睡梦中你脸部的轮廓清晰地写到我眼前,五官匀称地排列在白皙的脸庞,幽幽地睫毛黑得发亮,鼻头与嘴角的线条简单地勾勒出媚人的东方之弧,真诚而和善,温柔而娇美。
       轻轻俯下身、悄悄一吻,你动了一下,眼睛里渗出一丝湿润。


                                        乾 陵   
       八百里秦川。
       极目西北方向,苍茫烟云护卫着三座挺拔峻峭的山峰,呈北高南低之势,耸立于茫茫苍穹之中,象一位汤浴后的少妇靓着长发,头北足南,仰面躺在蓝天白云之下。
       一块块大青石板镶成的大道,马鞍形状,由低向高处的封土堆绵延。大道两旁,排列着不知什么朝代什么人斩去了头首残缺了战袍的人像,大道尽处梯极而上,一座硕大的封土堆,青松幽幽翠柏深深。堆前,乾陵碑昭示了封土堆内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座两朝帝王、一对夫妻皇帝合葬陵。李治与其夫人武则天。

       在无字碑前,你和我肃然膜拜,威震四方的大唐李氏王朝曾经让一个妃子夺了政权,这在男尊女卑及其森严的中华史上让人瞠目结舌。

      武媚人,不仅违逆了廉耻,睡了两个皇帝,还祸乱了朝纲,武周,这是华夏极其罕见的王朝,武则天,成了中华唯一一代女皇。

      据说, 这尊无字碑就是武皇刻意让臣子刻立的,是非功过让后人指点凭说吧,这在中国需要何等气概与胸襟?


       观夫武氏称制之年,英才接轸,靡不痛心于家索,扼腕于朝危,竟不能报先帝之恩,卫吾君之子。俄至无辜被陷,引颈就诛,天地为笼,去将安所?悲夫!
       昔掩鼻之谗,古称其毒;人彘之酷,世以为冤。武后夺嫡之谋也,振喉绝襁褓之儿,菹醢碎椒涂之骨,其不道也甚矣,亦奸人妒妇之恒态也。然犹泛延谠议,时礼正人。初虽牝鸡司晨,终能复子明辟,飞语辩元忠之罪,善言慰仁杰之心,尊时宪而抑幸臣,听忠言而诛酷吏。有旨哉,有旨哉!

        多少年后,古人评说,或褒或贬,自以为上述一段可窥一斑。


      起风了,天有点阴。几张照片过后,相互对视。
一幅雨雾后的山野,苍茫地摊在面前,国画,写意的。
      你紧紧拉住我的手,“走吧?”,背过身去,头上拢紧的马尾辫晃来晃去。
      心紧了一下,“走。”欢快的脚步有点儿凝重。


                                 华清宫
      骊山下,站在殷纣的历史牌坊前,身后,高高的岐山郁郁葱葱,可以闻到淡淡的松香味儿,昔日的烽火台只留下了断壁残垣。
      追忆历史的书页里响起松涛的呼啸,啸声里传出妲己那淫荡妩媚的欢笑。
      远山的红叶像燃起烽火,四面八方,千军万马飞驰勤王,最后,却是纣王为博美人开心的一笑。
       骊山见证了一代王朝的没落。
       并肩,默默地回顾历史,中国,漂亮的女人,无论是闭月羞花还是沉鱼落雁,不是薄命就是昏君的替罪羊。更多的是后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华清池前,我们沉重的脚步再没了心情去游览一个美人的澡堂。
       落日斜晖。略显破败的门坊,游人无几,沫沫缠住我的手臂,随意地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石块相连的缝隙中布满了枯黄的野草,高高的院墙被风吹日晒弄得斑驳陆离,一角塌掉的瓦檐处簇簇狗尾草胡乱地在风中摇曳。


       昔日车水马龙、笙歌燕舞的王侯场所如今都败败到门可落雀的地步,所有琼楼玉阁、朱雀红门都淹没在历史的拓片和霉烂的故纸堆里。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淘尽千古风流。。。。。。


       夕阳西下,黯淡的光线投在古老的宫殿上,风动枯草,苍凉中魅影婆娑,沫沫拉了拉衣领,缩缩脖颈四周望望,有几分胆怯“走,回去了。”
     “在看看嘛?”
     “不!”她使劲拽住我的手,急促地走出了院落。
                               西岳华山
       华山脚下有座庙,人不是很多,牵着你的手沿着甬道东望西望,你说:求一签去吧,指着有求必应匾。
我笑笑,由你拉着进了殿。
       虔诚地扔钱、合十、跪拜,抱着签筒小心翼翼地摇啊摇,获得一签,我记得好像是支中签。你的脸皱了皱,我接过签看看,笑得金花四溅,“这你也信。”
       华山上一路小雨,千尺幢、擦身岩、
       在西峰的亭子里,瑟瑟的山风冷气逼人,有雨具的没雨具的都挤在一处躲雨,我们在雨中拍了几张照片,你冷得有点发抖,我笑着看你,还走吗?
       走呀,谁怕谁?你瞪我一眼。
       拉上你,上御道、登苍龙岭,在苍龙岭顶端,穿上塑料雨衣的你气喘吁吁就地坐下,三尺宽的石极上,梯次坐满了人,陡峭的只容两人错开,有人下山,小心翼翼地理解的挪着步子。许久你将挂满雨滴的头靠在我身上,走不动了,回去吧。
       看着雨雾中的北峰,我只有顺从,雨天上山本就难为了女人。坐了一会儿,我们回头,下山。
      千古华山的石壁上,留下了我为你拍的身影。

       华山一行没有坚持爬到山顶也许就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就像她那支中签一样,人生谁能预料到兴致满满地去领略风光,却因小雨改变了路径。

      华山雨中行,是美好的旅游中最难也最让人沮丧的一节,累还未能享受到风景的壮观与惊奇,乏还没能感觉到精神的愉悦与完美。

    

    华山未及顶的遗憾,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后悔,心里留下一缕又一缕诉不清、理还乱的阴影。


                                             

                                                   古城墙

      华灯初上,挽着你的手臂,漫步在古老的城墙上。白天鼎沸的人声车声沉寂了许多,身边偶尔走过与我们一样依偎着的情侣,看看她们看看你,不由自主地揽过你的身体,让更多的亲密接触、融进心里,你瞅了我一眼,微笑凝固在眼眸上让我想起蒙达丽莎那笑。
      这是一段永恒的记忆,幸运、幸福、开心的满足成了我这一生最难忘的一章,在以后流浪的日子里,无论是寂寞黄昏还是孤独的暗夜,她都让我时时感到慰藉与温馨。


       夜空里星星闪烁,透过薄薄的夜幕,我感觉到漂浮星光里一种悲凉的味道,在这个夏季,在十三朝古都沧桑岁月叠满的内城楼墙上,雄秦、汉武、大唐,那一个帝王都无可想到,若干年后,他们的都城、他们的寝宫会沦为若干子民游玩、观赏的场所,不仅可任意行走,还可笑谈评说,卧榻之则,风花雪夜,卿卿我我,让帝皇的威仪何在,置王朝的纲常放那?
       远处,仿佛从残月淡云中传来大明宫里哀婉的琴声,若断若续。
    “终我一生,难寻太平,放不开,那命运钦定的爱情,长安细雨,沐浴著太平,大明宫景,多少宿命,回首遥望,苍穹下,众世沉浮,无常无情......
       疲惫过后,最终的远行,细雨中离去......”

                                                         2014、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