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徐淑芳   油画|刘    工

◻️◻️初冬的旅途,阴雨绵绵,于一处荷塘小憩,忽听一阵舒缓浑厚的古琴声,我的思绪被琴声牵引,在池塘上空游移,感觉冬雨中的古城墙,与周边鳞次栉比的大楼、水榭楼台朦胧中掠过眼帘,呈现出一片安静、祥和、怡情、悦心的诗意画面。

◻️◻️一阵冬风拂过,池塘里那凌乱且呈不规则几何形状的荷秆在水面上轻颤了几颤,似一首凄冷的小令,令我吟读入心,情不自禁地想起唐代诗人李商隐的一首意境清秀疏朗的诗“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这首诗末句是点睛之笔,一个“留”字意境深远,把诗人聆听雨打枯荷的声音和自己的心情变化过程蕴藏诗中,蕴涵着诗人荷塘边赏荷听雨时,一种不期而遇的喜悦。诗人“听”到的不止是那凄楚的雨声,还有枯荷秋雨的清韵而略慰稍解的相思寂寞。

◻️◻️枯荷,总给人一种残败衰飒之感,本无可“留”的价值,但却带给了诗人一种环境寂寥的灵感,加深了对友人的思念。枯荷秋雨的清韵,常人难解其中滋味,只有入心者自明。荷,从青葱岁月到果实累累再到风烛残年,那音韵怎一个“留”字能“听”尽?

◻️◻️荷,曾经是那么翠绿葱茏,明媚鲜妍。而今,在冬雨里滴答成异样的音符,这音符在音乐人的心里,或许是一曲悲喜不定的交响乐,在画者的眼里,或许就是一幅不诉离殇的绝美之画,在别的诗人笔下,或许又是一首首难以抒尽情感的诗了。

◻️◻️我无意在一池残荷前写诗,只想就着一曲琴音,休闲地小憩一会。在初冬微寒的冷风吹拂下,听着荡人心魄的琴声,心会瞬间温暖起来。我的思绪游弋在古典音乐营造的氛围中,也游历在自己与荷共鸣的心灵世界里,独自沉醉与遐思,继而感动自己。

◻️◻️一池残荷,开谢无声。寒风中,那耷拉着脑袋的莲蓬,像是迟暮的美人,掩不住岁月的痕迹。风雨中的残荷,摇曳无语。通透了,像是亭亭的荷花,不语亦生香。似乎,外界所有的纷扰,都与它们无关,它们静静地在池塘,径自盛开着,芬芳着,凋谢着。

◻️◻️一池残荷听风雨,几曲琴音入梦来。残破的荷叶,早已没有夏日的风华。出水的芙蓉,不知凋谢在哪一阵风雨中。生命如莲,昼短夜长,夜长昼短,交织成了这匆匆而短暂的一生。很多时候,放下负累,低头看看脚下的风景,放牧心情,也是享受惬意的事。

◻️◻️我想:无论这残荷枯萎成什么颜色,我总能读出一种静寂淡然的清逸,似乎这荷没处在最热闹的季节,没沐过最艳的阳光,也没有经历过最猛烈的暴风雨,它已在我的眼中,而我在它的心外。热爱生活的朋友,您是否也会在一池残荷边经过?遐想?

◻️◻️散文|徐淑芳

◻️◻️油画|刘    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