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后,只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事先声明,笔者笔下作品并非信手拈来、满口胡诌,而后有文献记载的,比如今天说的这个“恶妻烹夫案”便是记载于清代嘉庆年间文言著作《宦游纪略》之中。

话说安徽霍邱县有个男子名叫范寿子,此人家贫,早年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到了一定年龄还娶不上媳妇,窘迫之下,只好入赘邻村顾家当了上门女婿。

某日,顾家主人顾妈妈声称姑爷范寿子不见踪影,让干儿子杨三到处寻找,杨三找了好几天,始终一无所获。

儿子不见了,范老头认为是顾家害了自己儿子,于是三番五次到顾家吵闹,谁料杨三不懂得惜老怜贫,将范老头一通好打。范老头在家躺了三天才可勉强下地,愤怒之下托村里的私塾先生给自己写了张状纸,一纸状书将顾家告到衙门,求青天大老爷王宇文为自己主持公道。

王大人看过状纸之后,认为其中必有端倪,恰好衙门有个打杂的婆子与顾家是同村,王大人问他顾家为人如何,平日对女婿范寿子有无虐待?

婆子告知王大人,顾家主事人被人称为顾妈妈,这个妇人为人也算端正,至于她家上门女婿范寿子听人说因通奸纠纷被人杀死了,杀死他的人好像就是他老婆顾大姐。

王大人遂命人将顾家人全部带到公堂,当堂用了酷刑,顾大姐受刑不过,招供自己与义兄杨三有奸情,没料想这层窗户纸被丈夫范寿子捅破,杨三盛怒之下,于正月十三当晚伙同顾姓家人一块儿杀了范寿子。

王大人问范寿子尸体埋在何处?顾大姐招供杨三伙同自己的弟弟顾小二与叔伯弟兄顾三麻子将范寿子大卸八块,而后放进锅里煮成汤汁后泼到地里当了肥料。骨头部分煮成了骨渣,混入泔水之中喂了猪,煮不碎的则用火全烧了,骨灰洒进水里。

好狠的一对男女,王大人令人将有关人犯全部打了一通板子上了夹棍之后收监入狱,等待将案卷呈交上司之后,再做定夺。

当案卷到达按察使李书年手中时,李书年觉得事有蹊跷,于是赶到霍邱县亲自提审人犯。提审时,他发现所有人犯回答一致,都是脱口而出,好似背熟一般。经过多次盘问,人犯几人回答都一样,也不改口,李书年觉得事儿太可疑。于是下令将死者范寿子的父亲和顾家所有人犯全部押到省城,他要与知府高廷瑶重新审理此案。

根据案卷所写:范寿子正月十三日与妻子顾大姐、岳母顾妈妈以及小舅子顾小二等人去看花灯,灯散之后是二更,范寿子与人又打了一会小牌,回家是三更。而后被杨三和顾家人杀死,此时为四更。接着将其大卸八块熬成肉汁,此时五更。

高廷瑶认为这份案卷不实,若将肉煮成汤汁,起码需要一昼夜时间,甚至还要更长时间,四更到五更便煮成肉汁,显然时间不够。另外顾家前后左右都有邻居,打死范寿子怎能没邻居察觉,再者顾家若是煮肉烧骨,邻居为何闻不到气味?另外骨肉都毁掉了,那内脏又去了哪里?因此高廷瑶断定案卷有问题。

转天之后,高廷瑶与李书年找来死者范寿子的老父范老头,李书年对范老头说:“此案已经清楚,准备判你儿媳妇顾大姐凌迟,你亲家母顾妈妈以及她的儿子、侄子全部处以绞刑,杨三枭首示众,你看这样判他几人冤不冤?”

范老头说不冤,这些人罪有应得。李书年又说:“要是你儿媳妇一家被行刑之后,你儿子范寿子又出现了,按照大清律例,你就要偿还那五人的性命,也要判个凌迟寸剐的罪过。”

范老头听闻这番话吓得不轻,说自己只是告儿子失踪,至于儿子被杀之事是县衙审理出来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转天之后,高廷瑶与李书年再次提审顾家人犯,高廷瑶问范寿子的内脏哪里去了?一时间竟无人能回答。顾大姐这时才大喊冤枉,她说自己那些供状都是被王宇文严刑逼供下胡乱招认的,顾家根本没有杀人,丈夫范寿子正月十四日突然不见了人影,是死是活她不知道,她跟杨三并无奸情,杨三更没有伙同顾家人杀人,他们不敢喊冤,是因为衙门口威胁说谁敢翻供,就用夹棍活活夹死,还要连累后代,因此都不敢喊冤,咬牙坚称自己就是杀人凶手。

原来内中真有冤情,高廷瑶命人将霍邱县县令王宇文找来,结果王宇文不来,他手下两个衙差替他前来。其中有个衙差说自己曾经去探访过范寿子的失踪案,他曾找到过范寿子的大姑家,姑夫陈大凤说范寿子正月十五去过他家,在他家住了一夜后,正月十六吃过早饭才走。

高廷瑶命人将陈大凤传到公堂,问他正月十五日,范寿子可曾去过他家?陈大凤一口咬定范寿子没去过他家。高廷瑶命那个衙差跟他对峙,陈大凤才说出实话,他说自己曾受到过威胁,若是他说出实话,就要跟着吃官司,因此他不敢说。

此案到此已经明确,顾家并没杀人,但范寿子一日找不到,他们的嫌疑就一天洗脱不了,高廷瑶先让他们取保开释,但不许他们出县,等待随时传唤。

此案一直过去半年之后,有天早上,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子来到按察使衙门前,声称自己就是范寿子。高廷瑶马上传他上堂,他说自己家穷,因此十分自卑,见了别人有钱自己心里别扭,人穷志短没有出息,沾染上赌钱的毛病,入赘顾家之中,终日偷家里的钱去聚赌,没曾想越赌越大,欠下高利,怕别人逼债,因此正月十四从顾家溜出,跑到河南待了半年。他万没想到自己一跑竟给顾家惹了这么大的祸,于是自己跑回来投案自首

高廷瑶命人将他爹范老头和妻子顾大姐找来认人,果然此人就是范寿子。此案到这一刻才真相大白,然而令人气愤的是,最初审理此案的王宇文却一点惩罚都没受,他见势头不好,自己辞官不干了,回家养老去了。再加上花钱上下打点,此案不予追究。而顾家人受了连累,险些要了命,也只能认命,一点赔偿都没有。可恨这个范寿子,好逸恶劳不务正业,险些害了好人,真应了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