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有过想为自己过生日的欲望,而今,却异常的渴望。

  我不知道,这种期盼源自何方。莫非自己奔六了,对生活有了些许改变的萌动?莫非孤单的日子里,有了渴望亲人的关注和自己的无助彷徨?



奔六了,我不懂的事情,依旧很多。我却只想平平静静、简单的活过。

  只是想像着自己快乐了,也许就会健康;只是想单纯的参与自己喜欢的活动,挥洒汗水,体魄健硕,掩盖自己衰老的模样,尽快进入梦乡。


  而内心深处,是想有一天,我能背起已渐衰老的爹娘;是想远方的女儿,总会有一天需要我帮忙;是想啊,有一天能搀着伊人游山玩水,走向诗情画意的远方。



奔六了啊,夜里时常做梦,梦里都是早已忘记的人和事的景象。清晰的让我无法相信自己,记忆深处的储藏量。


  

从前寡言少语的我,如今变得调皮捣蛋,口无遮拦,总想往快乐的地方飘荡;


  好想浴火后能够重生,不再顾忌他人,只为自己活一次,管他喜怒哀乐,世事无常!


笑,就笑它个心花怒放;哭,就哭它个肆无忌惮,不管谁在身旁;走,说走就走,背起行囊饱览四方。

路其实不长,歇歇脚又何妨。



为自己买了一束鲜花,快乐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