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未眠,灯火影阑珊。


睡不着,期待深夜的一点半,期待深夜一点半的长途大巴,期许大巴带来的浓浓的家的味道。


这种美好的期待,多少让我内心有十二分的感动。


多少年,风风雨雨,母亲给我们带孩子,扶持家庭,父亲始终一个人,不仅顽强地挑起家庭的重担,还经营起养家的小生意。


“春节快到了,你们在北京总吃不到南方老家有营养的鸡鸭鹅蛋、土猪肉,还有自己种植的有机蔬菜,我准备了好多,明天白天托去北京的长途大巴带过去,金川就辛苦一下,夜里去车站取一下…………”


然后,父亲又是交待注意事项:孩子吃的柴鸡蛋是挨家挨户收购来的,鸡是家养的,鸭子是正宗的湖养麻鸭,所有肉类用保温箱装的不会坏,鸡蛋搬的时候要小心点。


每次仿若重复性的话语,我从不经意,对于父亲的挚爱温情也感触浅浅。


每次的特产美味到京,有时用车拉、有时肩抗、还有托人捎带的,来往北京的长途车叔叔,成为我们北京与金湖浓浓深情的见证者。


人到中年,思乡情更深、意更切,父亲也是一样。


一个在平日里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无人照料、经常凑合吃饭的老人,心儿变得越来越细微,对子女的牵挂和关心与日俱增。

由于身体原因,母亲腿脚疼痛,无法像原先那样自如行走,不仅自己着急上火,父亲还不停电话、微信表示关心,这样母亲的心情慢慢放松,脸上慢慢流露出一丝欣慰和坦然。


夜静且深,孩子的阵阵鼾声不停,最近学习紧张又忙碌,父亲最为牵挂的是他们的健康和快乐成长。


父母一辈的人,省吃俭用,他们的联系方式,也与时俱进,几乎全靠微信语音,手机几乎不花钱。


就是这样,父母亲靠着强大的动力,这强大的动力源泉来自于对子女浓浓的爱,和对北京两个小家的眷顾之情。


这种爱是无私的,手机成了每日的问候,交流,聊天,解决困难的必备神器。据粗浅估计,每天联系几个小时,一点不为过。


开车去车站的路上,车内温暖如春,窗外寒风凛冽,不由让我担心起在家凑合度日的父亲,他不冷吗?会的,南方没有暖气,肯定非常寒冷!


父亲很累,但他生活的却很快乐。


他的心里只有亲人,兄弟姐妹,小辈至亲,还得照顾爷爷奶奶。


他乐观豁达,对大家庭几十口关爱有加,是我和大家庭每一位都为之敬佩的一位好父亲,好丈夫,好兄弟,好长辈,老好人。

就是这样一位父亲,肩扛全家重担,带领兄弟姐妹,多年如一,走出了一条靠浓浓温情奠基的打不垮的、散不了的,越发进取的一个个小家庭。


家庭的几十口人,提起二爷,谁都会竖起大拇指,没有得到父亲帮助的人寥寥无几。


除了家人,父亲一个人在老家,结交了一帮好哥们。

他们一起创业,一起娱乐,一起吃饭,相互帮忙,这正是印证了那句老话:朋友约交越少,留下的都是精华。”


父亲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但又是一个包容的人,无论各种情况,与家人一起,从来以大局为重,即使被母亲埋怨,被子女误解,仍乐呵呵的,有时像个孩子。

大巴车的邹叔叔,冒着寒风,一趟一趟跑着从大巴车到站外给我运送行李,还不停地让我别进去,天太冷,不用跑那么远。


此情此景,唯有感动。


就这样,我僵直地站着,不停邀请叔叔到北京家里做客,叔叔边感谢边笑:我就希望天气不好,下大雪,那样就能去你那儿玩了。


叔叔们有很多,邹叔叔、沈叔叔……

他们的一举一动,无论是他们来北京,还是我们不多的回乡,都让我感动,他们身上自带的,正是父亲这一代人身上共有的好品质。


父亲是实在的,忠厚的,孝敬的,持家的,他的身边聚集了这么多优秀的人,虽然是小县城,但是那种朴实,那种豁达正是我们在外打拼的游子身边所缺失的。

北京的夜,那么的安静,安静的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北京的夜,又是那样的美好,美好得灯火通明,彻夜不熄。


我感慨地发出一段视频:这就是深夜两点的北京,辛苦的人仍在路上。老爸,东西已经取到,请放心!


短短的话语,包含的却是长长的敬意,是对父亲为我们顽强打拼的由衷感激。


作为子女,我们已不再年轻,早就应该独挑重担,担当起家庭的重担,而不需要父母在自己年老时,仍为我们操心劳碌、分居两地。


或许,我们永远学不会,也没有父亲做的得优秀,虽然父亲常常肯定我们,但自己在什么档位,能跑多远,只有路儿知道。

短短二十分钟路程,停稳车,父亲带来的大箱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金川家、张宇家的毛笔字,还有手机号和物品名称。


一个被我们子女称为粗心老爸的老人;一个被妻子诉说,天凉找不到被子的丈夫;一个被自己父母每天唠叨的儿子,竟然如此的细致。


老爸变了,变得越来越恋小家,越来越挂念大家,越来越努力地把自己游离于大家和小家的黄金分割点,努力做到圆满,做到大家满意。


此刻,我的内心是松软的,感动的泪水打湿了心田,也为曾经对父亲的不理解,曾经的固执己见而后悔,感到自己非常自私,也误解了父亲所做的一切。


家是什么?

家是一艘船,一艘父母为我们劈波斩浪,为我们掌舵启航的人生航母。


夜深了,月光愈来愈亮,这冬寒料峭的场景,在每一位游子心中永远的珍藏。


弯弯细月如钩,明月千里相寄,何时相聚不离?

跑了几趟,东西搬上楼,妻儿和母亲已经熟睡,再有几个小时天明,奋斗的一天又将来临,估计最早在家族群里发出问候的,应该还是远在千里的父亲。


又是一个春节前,冬日里的不眠之夜,父亲母亲辛苦了一辈子,如今也上了岁数,应该不再操心,安度晚年。


作为子女,除了感动和感恩,脑海中闪过的是他们带孙子欢愉的场景;是困于厨房无暇休闲的每一天;是我们想吃鱼圆、想吃龙虾、想吃故乡的每一道菜就能到嘴的他们的想方设法;是女儿生孩子时,你们在墙角默默跪于长椅祈祷的虔诚…………

窗外寒风呼啸,躺在床上,念着亲情,多么美好的感觉。


闭着眼睛,慢慢地想,品味着生命里那些一件件感动的事情,一幕幕亲人之间纯纯的真情,那份温情仿若昨日,相伴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