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后期:老木

出镜模特:蕾蕾,乐乐,王成都

化妆造型:芳芳美妆

策划组织:匠子社摄影机构,月光下的狼(西安)

小时候,我跟随母亲住在老家的小山村里,父亲在外面工作,家里就我和母亲二个人一起生活,老家的古道山村,一直是烟火里的尘埃,不染晦涩,不刻浮雕,不与虚华,不离平常。看不到的熙熙人群,渐行渐远的流芳花季,已散落于时光深处。山村炊烟,让流光浮动散碎的叠影。如果小路是山村的肠道,村子里的吆喝声就是一声饥饿的肠鸣。那都是各家大人喊叫着自己的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
这些声音符号,成了山村的标志。已是山村的一部分了,亲切、安详,记得哪时,我还很小,成天跟在母亲的后面,像个小跟屁虫,不管母亲在做什么。
每一次收到父亲来信的那几天,是母亲最开心的时间,一封信可以翻来覆去地的看很多遍,我开始识字其实也是通过父亲的来信,母亲在看信时,常常通过父亲写的信,会教我认识几个字。
屋子前的果树每年秋天都会结满了果实,黄橙橙的。。。总是要母亲抱起我,去摘一颗果,多年后回去一次,看到那棵果树已经年老死去了,只留下枯枝。
遥远的山村,幽深的老院,盛满世事的沧桑沉浮;褪色的石墙青瓦,在流年里继续风雨;斑驳的墙面疏影,留下年复一年的印记;轻翘的木匣檐角,凝固一个又一个的面容。它洗尽了岁月的铅华,走过了季节的撒印,透过了无尽的空朦。不语的小路,总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但它似乎也忍不住显露它埋藏了那么久的事,只有村里留守的老人们咕嘟咕嘟的吸着水烟筒,青烟缭绕的烟丝在火苗里倾诉,它在这一片天地间娓娓诉说,小村的沧桑岁月……
小路深深,红土墙垣外的的芦狄悄然深成黄褐色,荫荫地,在那一面红色土坯墙头探出枝头。风的波纹律动,如聆听,如倾诉,掀起那面黄色的布幡。我想就这样牵着母亲的手走着,走着,在一个阳光飞瀑的早晨,为一句轻唤停下来,门扉轻启,倾出一张春花灿烂的笑脸。
山村里,小路幽深狭长,用红土和鹅卵石铺陈了古朴,一条条土夹石的小路一直向山里纵深处拐着弯,村子里的小花狗在放肆嬉戏。秋雨初歇,小路里散发着熟悉的草木气息。斑驳的墙角下,长着几株旺盛的狗尾草,沾惹着几粒水珠,映在湿漉漉的小路上,矜持而得意地摇曳着。
只有轻风解读陈年事,唯有炊烟伴夕阳。我悄然离开了山村,离开了小路,目光里写满了眷恋。暗暗下决心还续步幽深弯曲的小路,寻觅小路深处的烟火。
关于摄影:我一直在路上,以匠子心,精耕细作,拍摄属于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