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本游记,名“乡恋”,顾名思义,对家乡的那份爱恋和深情。

“乡恋”可以说是人类共同而永恒的一种情结,我们这些“闯关东”的后裔,不管是少小离乡,抑或是生在他乡长在他乡,但是我们的根却永远不会忘记,虽远离故乡,心依旧爱着那片土地,不管年龄大小,都希望能够回乡看看。 老家是一个永远也忘不了的地方,无论你走多远,走多久,心中总会根植一种说不清楚的乡情。

  充满童年记忆的祖宅,还有屹立在门前的那课石榴树,碾盘,石磨。。。

       每一个记忆中的映像都能引起无数的回忆和惆怅。。。

       印象中的奶奶,梳一中国传统式的发髻,脑后别一发簪,穿一件浅灰色大襟衣裳,高高挺立的衣领在长长耳唇下,容颜秀雅,自有一股高贵气质、神态若闲、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和善,可亲,酷似舞台上的倪萍,端庄耀人,奶奶和她几乎是一般无二。

       回乡时和族弟提及奶奶,我的族弟说,如论气质,颜值,我的奶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觉得这个观点可以有,抑或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已。

山东人朴实豪爽,乐于助人。尤其是对我们寻根的后生们更是热情。

       有人帮我们找来了祖宅现在的房主,并且为我们热情的讲解。

  祖宅门前小溪,清澈透底,流水孱孱。长满了芦苇和一些水生植物。 听母亲讲,她就是在村前小溪为我们洗过洗粑粑戒子。

爷爷的四合院,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由于是海草房,受当地政府的保护。

  我妈妈的老宅位于前神堂口村,与东崮村一道之隔。

那里是我姥姥和我妈生活过的地方,她们娘俩有13间房子,自然灾害那年,买了几百元钱,换成粮食,解决当年的饥饿。

  11月8日上午,我们一行六人与族弟拴子,祭奠祖上先人。 愿先人安息,后人健康。

  此刻,过往的眸子瞭望远去,那时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心中的理想和激情,像童话般那样梦幻和美丽。。。

天外村,与青年军分道扬镳,你走你的泰山路,我坐我们的高空车,飞行了一段高山峻岭,腾龙驾雾般的来到南天门,向玉皇顶进军! 泰山,五岳之首,许多年一直挂在心里,今日终于能能亲自膜拜一把,老年同志,终于在中午12:01登上玉皇顶! 重要的是体验到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满怀! 写到这里有点懵登,不知“拉松”怎么写,请问陈嘟嘟,“拉松”=“报片”吗? 咸盐吃多了,只看结果,不介意过程。

  祝贺戴墨镜的青年军,明知泰山险,却要徒步行,我们向你们学习,学习你们那种大无畏的浪漫精神!

结束语

        “乡恋”自驾游,跨过渤海海峡,穿越了齐鲁大地,领略了燕赵风光,登上了长城“天下第一关”。

城楼上鸟瞰祖国河山锦绣,城下已为我们摆上了山珍海味,珍馐美馔。

让我们再一次的感谢陈嘟嘟的胜友,穷奢极侈的號鷉大餐。

再见了,亲爱的朋友!愿你事业有成,健康如意!

19日清晨,马达轰鸣,阳光撒下一片金色的晨辉,高速路旁的秋叶飞驰而过,天边飘来了五个字 “家乡欢迎你”。

此次“乡恋”历时14天,游览了约20多个景点,行程3425公里,海运89海里,驾车3264公里,绕渤海一周,返回原点.共计费用17000多元钱。

我们姊妹三家,最大的年龄70周岁,最年少的56岁,我们这一辈已经进入了老年时代。

虽然我们芳华已逝,但“心龄”不老,以不老之心,敬往昔岁月。不忘初心,珍爱时光。跟上新时代,享受新生活!

2019年11月26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