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薄薄的凉覆盖了所有的葱茏。若,我是风儿,是不是可以一直薰香明媚?经年,恰似一朵花开的温柔。眉间心上的烟火,被岁月的沉香熏染成一抹琉璃色。任人生碾转,风华几度,依旧拈花浅笑不语。一如,那年那月那时的那一份初见。

采一米阳光,将复苏的风景铺开晾晒。经过时光的沧桑,早已沉淀成一抹永恒的温婉,在云水深处安静的生长。流年的光阴,含笑带泪,如初识的灿烂,依旧风情万种。纵使风霜雨雪掩埋所有的痕迹,亦从容不语。

落叶的清香,熏染着眷恋的目光。匆匆而过的白马,惊扰一池青梅往事。我在一滴晕开的淡墨里,浅舞流年。拾取一片淡淡泛黄的秋叶,将一叶知秋的美丽,夹在初冬的扉页。用禅心温润,用墨香滋养。待来年风起时,和草木一起葱茏。

眉间的心事,瘦了又瘦,终是等不到新月变圆。从油纸伞下走来的女子,用未曾更改的初衷,守护着邀约。红尘的烟火,早就被我们写旧。残荷听雨的清影,开始在一笺荷色小楷里冬眠。

沿渠清唱,没有你怎谱成曲?采菱入诗,怎堪文字微凉,捂不暖别后哀伤。琉璃,心绪。千忆千念,可否能抵达渴望的蒹葭水岸?转身才知,总有一些渴望念念不忘,却只适合放在心底。总有一些人,等了又等,却始终无怨无悔。

生命,若一场俗世烟火,极致着生活的悲欢。静水流深处,疏影,暗香。几度花飞落,几度霜染白。一诺,倾情了万水千山意蒙蒙。若流年暗换,许我醉一场你侬我侬。斟一杯岁月的酒,等你赴前世走散的翩鸿。

纠结的往事,不管是喜是忧,不管是对是错,花自飘零水自流。经历过所有的沧桑,是否还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呢?世事,早已归入风尘。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等待,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爱,所以爱,总能抵达想去的天涯。

经年,你许下的一场繁华烟火,在浅冬的魂魄里依旧绚烂成景。看,轩窗外,草木亦知寒冷,我们又何尝不是!相识的路口,一直流淌着淡淡的暖意。那是我在秋的尽头,种下一枚爱的种子。收集一路的阳光,已足够温暖一冬。

 真想,就这样。守一窗暖阳,盈一怀温婉,撒一路浅笑。然后,不经意间就和你,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看到无字。就这样,把岁月过老,任双鬓染了斑白。

一段雪落,在初冬乍寒的凉里薄了又薄。瘦尽的枝桠,残留着昨天花开过的气息。一湾眉心,触动一弦清音。我终是无法为诗词的韵脚,找到一处合适的留白。那么,就种一炉烟火,暖爱。

是前生相约,还是今生再见?我忘记了你的儒雅。亲切的熟悉,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份重逢。若某年某月我们还会再相逢,就请捎来我最爱听的歌。红尘陌上,许我缄默爱你。写一笺花开无怨,书一笔等你无悔。任忧伤,流逝水云间。

 若,时光可以折叠。就让我将所有忧伤和等待折起,慢慢淡泊成从容安然。天涯相依的执念,已无须再多言。生命如隙,你来或者不来。我一直都在这里,你一直在心里。

为你守一份绵绵烟雨,写尽红尘水墨,写尽一生丹青。一袭盛梦,是我一生想要到达的地方。执笔落墨,只与你一路风尘,不负岁月,不负你我。一直一直,与你魂梦相牵。

 花事已过,我在霜露的枝头,等一缕阳光,将经年遗留的潮湿晾干。想,捻一缕深秋留下的韵,叩响初冬的平仄。已初遇之名,醉写千里邂逅的诗行。

若时光的不语,可以倾城红尘素念。那么,允我研一池水墨,端坐时光的长廊,安静等你。等你,于淼淼彼岸,踏歌而来,一起面对春暖花开。

摄影:梦涛  豹哥  芳华

出镜:落红如雨  梦涛  芳华  

后期:落红如雨

拍摄地点:孟州市人民公园

文字:琉璃疏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