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潜意识的深处

我梦想有一座金灿灿的城池

这梦一般的城池

支撑我从乡村走向城市

苦苦追寻 风雨穿行

走过的脚步就倔强的从未想过回头

多年来我在寻找一种语言

一种无需大声呼喊

只需一个简单的表情

就有人能懂的语言

可事到如今

这种语言依然在靠吼的方式传达

当目光遇上目光

总有泪珠闪现

所有的语言以最低分贝的功率

在空间弥漫

被泪浸透

碎裂一地

当语言无关于唇

有时是幸福的

有时是痛苦的

生活的繁重告诉我

是我的奢求过多

如果只是简单的想要有一片晨光

那么在每一次睁开睡眼后都是幸福的一天

沉默是一条冰封的河

淅沥的秋雨

犹如陈年老酒

淋湿我的衣服浇灭所有的记忆

我爬进房间滚地而睡

窗帘很严,灯无光

突然想大声呼喊

谁能帮我把灵魂的黑夜赶跑

可最终还是

用沉默压制了瞬间的冲动

记忆里的那朵小花

还在盛开吗

我用斧头劈开头颅

用无力的手搜索残存的美好

好像还在。。好像还在

那朵花不再像冰凌那样脆弱

它以高傲倔强的姿势存在着

此刻躲在唇内的熟悉的名字

我再也无法脱口而出

还不是冬天

只是一点雨

我好像让雪密封了一样寒冷

手脚冻僵

思维停滞

惟一只有一双眼珠

还能看着眼前晃动的事物

这事物无关于人

。。。。。。

就永远无关于人吧